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454章:药王谷
    骆炎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摇摇晃晃朝赵旭和方清悦所站的位置走了回来。

    站在方清悦的面前,骆炎嘴角露出一副凄惨的笑容,对方清悦笑着说:“老婆,你看见没有,我不是窝囊废!以后只要有人敢欺负你们母女,不管打不打得过,我都会和他们血拼到底。”

    说完,眼前一黑,身体向后垂直倒了下去。

    “骆炎!”方清悦大吃一惊。

    赵旭眼疾手快,及时出手扶住骆炎。

    这时,华怡也走了过来。

    她替骆炎诊过之后,对方清悦安慰道:“放心吧!他只是不经常锻炼,体力有些透支,精神力也处在强弩之末,休养上两日,就能够痊愈的。”

    华怡从身上取下银针,在骆炎胸口的膻中穴扎了一下。

    很快,骆炎悠悠转醒过来。

    他醒来后,见到方清悦一脸关心的表情望着自己。

    骆炎对方清悦说:“老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如果我以后还是不上进,你就和我离婚。你就再相信我最后一次!”

    方清悦内心挣扎犹豫了一番,咬着嘴唇似乎很难做决定。

    华怡见方清悦神色犹豫,知道她对骆炎还有感情,出声劝道:“妹子,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两人在一起靠得是缘份。你们来民政局离婚,如果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情,恐怕这婚已经离了。既然,你老公肯为你出头,就说明你们缘份未尽。给他一次机会,就等同于给自己一次机会。”

    方清悦原本就有意原谅骆炎,趁此机会,对骆炎说:“好吧!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我就再相信他一回吧!请问您夫妻二人贵姓?”

    华怡见方清悦把自己和赵旭误认为了夫妻,羞得她顿时臊红了脸。

    她正想开口解释,就听赵旭说:“我姓李,她姓花。”

    赵旭说自己姓李,是想用老婆李晴晴的姓氏。华怡姓“华”,和“花”是同音。

    他担心华怡和对方解释越多,只会遭到对方的怀疑。索性装扮下去。

    如此一来,也好遮人耳目。

    方清悦对华怡和赵旭邀请说:“两位,如不嫌弃的话,请移步到寒舍吃顿便饭如何?”

    赵旭和华怡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华怡笑道:“那就打扰了!”

    两人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再瞧瞧能不能从骆炎的身上挖出线索。

    赵旭开车载着华怡、骆炎夫妇回到了骆家。

    方清悦对骆炎说:“骆炎,你出去买点菜,我一会儿在家烧饭。”

    华怡本想叫赵旭买点擦伤药回来,可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说了声:“你顺便帮我买点药回来!”

    赵旭会意点了点头,跟着骆炎来到了附近的菜市场。

    两人来到菜市场后,赵旭见骆炎带着他兜兜转转只问价,就是不买菜。

    他见骆炎一脸的窘色,问了句:“你是不是没钱了?”

    骆炎面露尴尬的神色,说:“李先生,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些钱。等我赚钱了,再还给你。”

    赵旭从身上掏出钱包来,见里面只有三千多块钱,自己留下一百,其它一并给了骆炎说:“这些钱你先拿去用吧,我去药店买药,一会儿这里集合。”

    拿到钱后,骆炎对赵旭感激涕零地说:“谢谢!谢谢!”

    他们夫妻二人要请赵旭和华怡吃饭,可是身上却没有钱。最后,饭钱还得让赵旭出这个钱。

    好在,方清悦不知道这件事情。

    赵旭买完药在路口等了一会儿,只见骆炎手里拎着两大袋的东西走了回来。

    “走吧,李先生!”骆炎高兴地说。

    赵旭点了点头,跟着骆炎回到了骆家。

    骆炎将东西交给了老婆方清悦,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几块钱的烟来。倒出一瞧,正好里面还有两根。

    他顺手递给了赵旭一根,问道:“李哥,抽烟吗?”

    赵旭见骆炎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从之前的“李先生”转变成了“李哥!”。

    他接过骆炎递来的香烟,点燃后自己抽了起来。然后,把火机扔给了骆炎。

    “李哥,你能不能教我几手功夫,我想和你学武?”

    “咳咳咳!......”

    赵旭被烟呛得一阵猛烈咳嗽了几声。

    “兄弟,我不收徒弟。而且,你已经过了学武的最佳年龄,以你这个年岁再练武,恐怕三十五岁以后,才会有所成就。”

    “我就是想和你学几招,够保护我老婆和女儿就行。”

    “这样啊!”赵旭手托着下巴想了想,说:“教你几手功夫倒是可以。不过,我最近时间紧,在云城盘桓几日,就要马上离开。所以,时间上不行啊。你也知道,学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骆炎见赵旭不肯教他学武,脸上写满了失望的神色。忽然脑海里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上次不是问我爷爷的事情吗?”骆炎瞧着赵旭问道。

    赵旭皱了皱眉头,说:“你不是说你爷爷已经去世了吗?”

    “是去世了!”骆炎叹了口气,说:“我爷爷要是健在的话,我骆家也不至于落魄如此。你不是问盅毒的事情吗?这件事情我知道。”

    “你知道?”赵旭听了面露喜色,急忙对骆炎问道:“那快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骆炎点了点头,说:“我爷爷是药材商,懂些医术,最喜欢去药王谷采药。有一次,他采了黄精和一株千年何首乌。可是遭到别人的暗算,被人下了盅毒,把他采的药给抢跑了。幸好,一个女人救了我爷爷。”

    “药王谷?女人?”赵旭的眉头紧锁起来。

    “对!”

    骆炎说:“那个药王谷的珍贵草药非常多,只是时常有猛兽出没。但干我们药材这一行,是富贵险中求。我爷爷之前,就采到了两株五百年的何首乌,换了一大笔钱,我们骆家才崛起的。”

    骆炎叹了口气,说:“不过,现在我们骆家落魄了。我打算重操掉业,去药王谷走一遭。若是有幸,遇到几味名贵的药材,我们骆家就翻身了。要是不幸死在药王谷,倒也解脱了。只希望我老婆再嫁个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