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447章:又断了线索
    骆炎对老婆说:“老婆,我不想离婚。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

    “可你当初是怎么承诺我的?”骆炎的老婆反问道。“你说会给我幸福,会让我和丫丫过上幸福的日子,可在骆家破产后,你每天不是酗酒买醉,要么就是做事半途而废。我鼓励过你,也给过你机会。可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

    “丫丫,我们走!”骆炎老婆带着女儿,就要离开。

    “等一下!”骆炎出声叫住老婆。

    赵旭瞧着骆炎,只见他的手指动了动。

    紧接着,骆炎抄起手中的木棒走到其中一个地痞的身边。

    抡起棒子狠狠砸在了地痞的身上,“草你妈的!让你们欺负老实人。”

    接连几棒打得地痞抱头求饶,“骆哥,别打了!别打了!”

    骆炎似乎变得亢奋起来,抡着棒子又在其它三人身上狠砸了几棒。

    当看到其中一人的脑袋,被自己打得流下鲜血时,骆炎目露惊恐的神色,喃喃说道:“血!血!......”

    他扔下手中的木棒向老婆奔来。

    “老婆,你看到没有,我动手打了他们!”骆炎说。

    骆炎老婆一脸冰冷的神色,对骆炎说:“骆炎,我和你夫妻一场,一直盼着你能做个真正的男人。这个家我呆不下去了,也不会让丫丫再委屈下去。明天上午十点钟,我们民政局办离婚吧!”

    “妈妈,你不要和爸爸离婚。”叫丫丫的女孩子,抱着妇人的腿说。

    妇人瞧了女儿一眼,说:“你要是想和你爸一起生活,那就留下来和你爸在一起好了。”说着,转身愤而离开了骆家。

    “妈妈!”

    丫丫向妇人追了过去。

    等到骆炎追出去的时候,他老婆带着女儿丫丫,打了一辆出租车已经乘车离开了。

    赵旭和华怡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副场面。

    华怡走到赵旭的身边,说:“现在怎么办?”

    赵旭耸了耸肩,说:“这件事情只能靠骆炎自己,旁人帮不上忙。”

    华怡叹了口气,说:“哎!没想到一个好好的家,说散就散了。”

    赵旭联想到了自己在李家做上门女婿那几年的日子。

    那个时候的自己,虽然过得很颓废,被人叫做“窝囊废”,是因为自己没有从母亲去逝的阴影中走出来。可这个骆炎则不然,似乎骆家破产对他的打击很大。以致于做事没自信,做起事来畏首畏尾。

    如果骆炎自己不能过自己这一关,那么这个人真得废了。

    骆炎一脸垂头丧气走了回来。

    他瞧了赵旭和华怡一眼,赵旭刚想开口和他说话,只见骆炎把赵旭和华怡当空气一般,神色黯然径直回到了家中。

    赵旭皱了皱眉头,对躺在地上哼哼呀呀的几个地痞,出声喝道:“怎么,你们还没打够,想赖在这里不肯起来吗?”

    几人一听,连滚带爬,一脸狼狈的样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匆匆向外走去。

    “站住!”赵旭出声对几个地痞喊道。

    为首之人,颤声对赵旭问道:“先生......我们把骆家的东西都放下了,求您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吧?”

    “骆家欠你们老板多少钱?”

    “二十多万。”

    “怎么欠得?”赵旭问道。

    “这个......”为首的地痞神色有几分犹豫。

    赵旭厉声喝道:“说!”

    这一声厉喝,听在几个地痞的耳中,不谛于晴天霹雳一般。

    “骆炎他向我们老板借钱创业,欠......欠的钱。”

    “借钱创业?”赵旭闻言眉头紧锁起来,问道:“你们老板是放高利贷的吧?骆炎他借你们老板的本金是多少?”

    “五......五万。”

    “欠多久了?”

    “两年!”

    “两年五万本金,你们让人家还二十多万,这不是高利贷是什么?”

    赵旭对地痞冷声说:“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把骆炎的债务给免了。否则,让我知道你们还在打骆家的主意,我会亲自找上门来。听见没有?”

    “听......听见了。”

    “滚!”

    这一声“滚!”,听在几个流氓地痞的耳中。如同美妙的仙乐,几人慌里慌张逃离了骆家。

    几个地痞离开后,赵旭对华怡说:“走吧,我们进屋瞧瞧!”

    华怡“嗯!”了一声。

    赵旭一只手提着液晶电视,华怡帮着拿了几个小件的东西。

    当进了骆家后,不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除了赵旭手里的电视,和华怡手里的几个小件物品。骆家只有一些基本的厨房灶具这些东西。家里连个衣柜都没有,更别说一些像样值钱的大件物品了。

    足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赵旭见骆炎在家里收拾东西,要出去的样子,出声问道:“你要出去?”

    “对,我要去把你老婆追回来!”

    骆炎说完后,目光定格在赵旭和华怡的身上,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你叫骆炎吧?”赵旭问道。

    “对,我是骆炎!”骆炎点了点头。

    赵旭心中暗喜,对骆炎说:“你的爷爷是不是向阳药业的骆向阳?”

    之前,骆家在“云城”风光过。所以,赵旭知道“骆向阳”的名字,在骆炎看来,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骆炎叹了口气,说:“你既然知道我是骆家的人,就应该知道我骆家已经破产了。两位是来看我骆家的笑话吗?”

    “不是,我们是想见见骆老爷子。请问,骆向阳老先生在什么地方?我有事向他咨询。”

    “你们要见我爷爷?”

    “对!有些事情,要亲自问问骆老先生。”

    骆炎说:“如果不是因为你们出手帮过我,我一定会认为你们在消遣我。我爷爷他已经死了。”

    “死了?”

    赵旭和华怡闻言大吃一惊。

    这刚从秦五爷那里,得到了“盅术传人”的线索,没想到骆向阳老爷子已经死了。

    骆炎点了点头,说:“我爷爷两年前患了癌症。你们也知道我骆家早就破产了,我连医药费也付不起,错过了治我爷爷的最佳良机。”

    “那个,我听说云疆一带,有人会盅术。你听没听你爷爷说过,关于盅术的事情?”赵旭不甘心地追问道。

    骆炎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我没听爷爷说过关于盅术的事情。不过,云疆一带早些年,倒是盛行过盅术一说,只是我没有亲眼所见。两位先这样了,谢谢你们帮了我。我着急出去要把我老婆追回来,失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