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444章:你为什么会知道秦家的暗号?
    华怡陪着“五财神”聊了一会儿,叮嘱他调理身体该注意的事宜。

    秦渊将赵旭单独叫了出来,两人站在一株桉树下。

    “赵先生,你怎么会知道秦家的对接暗号?”秦渊盯着赵旭问道。

    赵旭早知道秦渊会有此一问,笑了笑说:“我之前救过一个姓秦的先生,是他告诉我的。说以后若是遇到秦家人,只要说出这副对联,对方就会好好招待我。算是报答我吧!”

    “哦?姓秦的人?”秦渊一副吃惊的表情。

    这副对联,只有他们秦姓一脉的人才会知道,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既然,那位被施救的人姓“秦”,定然是秦氏家族的人无疑。

    “赵先生,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秦渊急声问道。

    “真名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有个绰号,叫做秦七爷!”

    “七爷?”秦渊眼神闪过一抹震惊的神色。

    赵旭一直在观察着秦渊的表情,自然捕捉到了这一细节。

    秦渊握着赵旭的手,激动地说:“赵先生,你能不能给我描绘一下那个叫秦七爷的容貌?”

    赵旭简单对秦渊描述了一番。

    秦渊听了之后,激动地说:“是他!是他!要是家父知道七爷还在,一家会很高兴。”

    “秦先生,难道这个七爷是你们的亲戚?”赵旭故意问道。

    “对对对,是亲戚!”秦渊留了个心眼儿,并没说秦七爷和自己的父亲是亲兄弟。

    “那七爷现在怎么样?他还健在吗?”

    “健在!只是......”

    “只是什么?”秦渊紧张地问道。

    “七爷被奸人所害,双腿齐膝而断,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

    秦渊呆怔了半晌,口中喃喃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秦渊沉默了一会儿后,突然拉住赵旭的大手,说:“赵先生,你随我进来见家父。”

    赵旭跟着秦渊重新进了房间。

    当“五财神”听说,赵旭救了“秦七爷”,还知道秦家接头的对联暗号时,并没有露出兴奋的神色。

    他一脸严肃的神色,炯炯的双目盯着赵旭问道:“我了解老七这个人,就算你救了他。他也不可能告诉你秦家的对接暗号。你究竟是什么人?”

    秦渊听了大吃一惊!

    看来,自己的资历还太浅了,差点儿被赵旭蒙混过去。

    赵旭也没有想到“五财神”人老精明,自己企图蒙混过关,居然失败了。

    他内心挣扎了一番,倒底要不要告诉秦五爷实情。

    秦渊一双眼眸中泛出寒意,盯着赵旭和华怡二人厉声说:“你们虽然对我秦家有恩,但来历不明,倒底是什么人?如果不说实话的话,那不别怪秦某不客气了!”

    赵旭想了想,对秦渊说:“秦先生,这里说话安全吗?”

    秦渊点了点头,说:“放心,绝对安全!”

    赵旭目光落在“五财神”的身上,出声问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是秦家五爷吧?所以,叫做五财神。”

    秦五爷身体轻轻晃动了一下,显然“秦五爷”这个名号,已经好久不用了。

    “你......”

    秦五爷刚想说话,只见赵旭伸手抹下脸上的面具,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一张儒雅帅气的面孔,出现在秦五爷和秦渊的面前。

    华怡见赵旭卸下了面具,也伸手抹下了面具,露出一张标准漂亮的脸蛋儿。

    这......秦五爷和秦渊被惊得目瞪口呆。

    秦五爷父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人居然是假扮的。

    秦渊看到赵旭真正的容貌后,惊呼道:“你......你是小旭?”

    一听这亲昵的称呼,赵旭已经确认“五财神”和秦渊,正是五外公父子。

    “舅舅,是我!”赵旭笑了笑。

    秦渊上前紧紧搂抱住赵旭,激动地泪流满面,不住拍打着赵旭的背部说:“好小子!好小子!你瞒得我们好苦。”

    “爸!他是小婉的儿子小旭啊。”秦渊对父亲秦五爷激动地说。

    “二哥的后人?”秦五爷激动地嘴角轻颤着。

    噗通!

    赵旭在秦五爷的面前跪了下来,给秦五爷磕了个晌头,恭敬地说:“小旭见过五外公!”

    “好孩子,快起来!起来。”秦五爷老泪纵横,激动地不能自已。

    秦渊上前急忙将赵旭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赵旭被赵家逐出了门第,这件事情已经在全球媒体上公开过了。所以,秦五爷一直有关注赵旭的情况。

    后来,见赵旭在临城发展得很好,也想去和他相认。奈何,秦五爷身体抱病,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才没有去临城和赵旭相认。所以,赵旭在恢复本来面貌后,秦渊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赵旭。

    赵旭站起来后,秦渊上下打量着他。不住拍打着赵旭的臂膀夸赞道:“好小子!”

    赵旭急忙将身边的华怡介绍给了秦五爷和秦渊。

    当秦渊得知,所谓的“兰小姐”是真正的华怡时。握着华怡的手,激动地说:“华医生,真是太谢谢你了!有你替我父亲治病,我放心!难怪你们能一眼就认出那个假的华医生。”

    华怡莞尔笑了笑,说:“我也没想到,会有人冒充我的名号,在外行医。也怪这人倒霉遇到了我们。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们事先并不知道,五财神就是秦五爷。之所以想出手替五财神诊治,还是五财神平时施善,给自己种得善果。”

    “华医生,您过谦了。您才是菩萨心肠。若不是你,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对了,你们怎么会来云城?”

    赵旭和华怡对望了一眼。

    赵旭说:“五外公,我也不瞒你们。赵家出事了,赵氏族人全体中了西厂的盅毒。我们是来云疆寻找盅术后人的。您既然一直久居云城,认不认识盅术传人,又或者知道关于盅术传人的消息?”

    “盅术?”秦五爷陷入了沉思,说:“早些年,我认识一个卖药材的商人。他去过云疆深处,我听他说中过盅毒。不过,这个商人破产了。我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云城?”

    终于有了关于“盅术”传人的线索,赵旭激动地问道:“那这个药材商人叫什么名字?”

    “叫骆向阳!对了,阿渊知道,就是原来的向阳药业。”

    “骆家啊?”秦渊说:“骆家自从破产之后,现在生活的确过得很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