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38章:五行针VS五鬼针
    秦渊的目光望向假的华怡。

    女人挑了挑眉毛,说:“好啊!不过,我行医有个习惯,不喜旁人在场。所以,在我给五财神行医的时候,先请他们出去吧!倘若治不好,再请二位出手也不迟。”

    这话说得不卑不亢,倒也得体。

    秦渊对赵旭说:“赵先生,请和兰女士,先移步到偏房稍等。偏房有茶水、瓜果点心,自会有专人侍侯。”

    赵旭和华怡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才女,带赵先生和兰女士到偏房等侯。”秦渊对一个漂亮女孩子说道。

    两人本想看看这个假的华怡在耍什么花样。可人家答应出手比医术,倒也不急于这一时三刻揭开假华怡的面目,跟着一个圆脸有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姑娘,到了偏房。

    美女叫秦才女,是秦渊的女儿。

    秦渊膝下一儿一女,儿子叫秦才良,女儿叫秦才女。

    秦才女年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看起来十分贤淑、文静。

    秦才女人如其名,是个真正的才女。

    琴、琪、书、画,样样精通。这要是生在古代,绝对是妥妥的一枚大家闺秀。

    秦才女对赵旭好奇地问道:“赵先生、兰小姐,你们真得是华医生的朋友吗?”

    华怡对这个秦才女的印象还不错,微微一笑,说道:“就算我们说是华医生的朋友,又有什么用?你们家主根本不信任我们。”

    “这事儿也怪不得我爸。我父亲为了我爷爷的事情,急得焦头乱额。华医生名声在外,自然是求贤若渴。”

    “你父亲?”赵旭皱了皱眉头,瞧着秦才女问道:“刚才那个叫秦渊的人是你父亲?”

    “正是!”秦才女对赵旭施了一个万福,说:“两位好像不是本地人?”

    “哦,我是苏城人士,兰小姐是南省人士。”

    赵旭老家是苏城人,自然有苏城的口音。后来,去了北方生活,又学会了北方的普通话。所以,别人很难判定,赵旭究竟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

    华怡的口音属于中原一带,也就是现如今的“H南省”,但普通话说得比较好,只是在说一些偏僻生词的时候,会露出“南省”口音。

    秦才女“哦”了一声。

    “你们真得不认识那个华医生吗?”秦才女问道。

    “不认识!”赵旭和华怡同时摇了摇头。

    “奇怪!”

    秦才女蹙起秀眉,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秦才女留在房间里,陪着赵旭和华怡聊了一会儿。

    通过简单的交谈,赵旭和华怡都觉得这个叫秦才女的女孩子,人非常不错。

    一阵匆碎的脚步声传来,赵旭的目光向门口望去。

    就听一声“砰!”的开门声晌,管家大力推开了门,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小姐,不......不好了,老太爷他......他不行了。”

    “什么?”

    秦才女听了大吃一惊,急忙奔出了屋外。

    赵旭和华怡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五财神”。也就一盏茶的时间,就传来了噩耗。不用说,一定是和那个假的华怡有关。

    赵旭带着华怡也急忙奔到了内宅。

    只见内宅里,地上有几摊醒目的鲜血。

    华怡定睛一瞧,只见床塌之上,一个面容枯瘦的老者,奄奄一息。

    赵旭护着华怡来到了近前,两人这才看清楚“五财神”的模样。

    一看“五财神”的容貌,赵旭微微皱起眉头。

    他敢确信,在这之前百分之百没见过“五财神”,可这个人却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华怡一把抓住假华怡的手腕,冷声问道:“你为什么对他施了五鬼针?”

    “你居然识得五行针?”女人对华怡反驳,说:“五财神,心阳虚损,只有五行针能治他。他自己体虚承受不了五行针的针力,关我什么事?”

    “放开华医生!”女人身边,一个长相粗广的汉子,挥掌向华怡的胸前拍来。

    “啪!”

    赵旭护住华怡,一掌将其汉子击退。

    汉子连连退了五六步,方才拿稳了脚步。反观赵旭,如双脚钉了钉子一般,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假华怡和汉子大吃一惊,没想到赵旭的功夫这般高强。

    赵旭和华怡配戴的都是普通面具。所以,两人看起来毫不起眼。

    华怡紧扣女人的手腕,说:“你这根本不是五行针,而是五鬼针。五鬼针虽然也是对应人的心、肝、脾、肺、肾,但针法截然不同。你骗骗外行人还可以,根本骗不了我。”

    秦渊一听,急忙对华怡问道:“兰小姐,你说她是故意施针害得我父亲?”

    “不错!五鬼针一旦刺下,神仙难救。”

    华怡话音刚落,就听“噗!”的一声,“五财神”再次口吐了一口鲜血,居然一命呜呼了!

    “爸!”

    “爷爷!”

    秦渊和秦才良、秦才女,分别喊叫道。

    女人趁着众人不注意,一只手里拿出银针,向华怡的眼睛刺来。

    华怡闪身一避,一掌拍在女人的身上。

    女人“啊!”的一声惨叫,身体连连后退。

    和女人同来的汉子,伸手扶住女人。

    女人没想到,华怡会功夫,才一不小心着了道儿。

    “咻!”

    “咻!咻!”

    女人手腕一扣,一蓬银针从指缝中飞了出来。

    赵旭上前护住华怡,衣袖一扫,一股罡风击飞,将飞来的银针,全部击落在地。

    就听“啊!”的一声,秦才女中了银针,旋即晕倒在地。

    秦渊大惊,大声喝道:“来人,抓住他们!”

    门外,七八个保镖冲了进来,汉子拉着假华怡的手,向外闯去。

    这人是个生猛汉子,不过功夫看似刚猛,但武功招式威猛有余,致命不足。

    以赵旭的眼力,一眼就能瞧出,这人大概处在“地榜”五百名左右的水平。

    这若是以赵旭之前的水平,“地榜”的人,绝对算是高手了。如今,赵旭已经是“天榜”第二人,自然不会把这个汉子放在眼里。

    赵旭见汉子和保镖们杀得惨烈,虽然挨了几下,保镖那边已经倒下去了三人。

    赵旭脚步一动,人已经到了汉子的近前。

    汉子正全力应对拦截的保镖,身后陡然传来一股大力的罡风。

    还没等及时闪躲,背心处传来一阵大力,汉子口中“啊!”的一惨叫,人像断了线的风筝,向外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