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320章:极其危险的信号
    半个小时左右,陈小刀匆匆赶了过来。

    血饮已经向陈小刀说明了情况。所以,陈小刀进屋后,先是打量了楚女一番。

    “小刀,你帮我问问她关于西厂的事情!”赵旭对陈小刀说。

    楚女鼻里“哼!”了一声,说:“你们别痴心枉想了,我什么也不会说得!”

    陈小刀笑了笑。

    他走到楚女的近前,楚女目露惊恐的神色,说:“你要干什么?”

    陈小刀伸手点了楚女身上的穴道,令她身体暂时动弹不得。

    然后,从身上的衣兜里,拿出一块怀表。

    陈小刀手拎着怀表,在楚女面前晃了晃。

    楚女的眼神瞬间被摇动的怀表深吸了,她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直到眼神涣散,恍若一副痴呆的样子。

    陈小刀对赵旭和血饮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开口对楚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楚馨香!”

    “你在西厂司职什么职位?”

    “银字号,上女!”

    听了这些稀奇古怪的名词,赵旭和陈小刀同时锁起了眉头。

    陈小刀是全国第一神探,不仅一手飞刀出神入化。办案、审讯这样的工作,对陈小刀来讲,也是信手拈来得事情。

    “你们西厂的老大是谁?”赵旭问了句。

    “不知道!”

    赵旭皱了皱眉头,对楚女接着问道:“你们在临城对赵旭还有什么计划?”

    “我们会先对赵旭的商业上下手,如果在商业上不成功,会在他必经之地,埋炸弹炸死他!”

    赵旭、陈小刀和血饮听了神色大骇!

    这些厂狗真得是无所不用其极,居然想出这种恶毒的法子。

    陈小刀对楚女问道:“临城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负责?”

    “一直是刘冠负责,他要是不在,由我来负责!”

    “你们在临城一共有多少人?”

    “一共三十一人!”

    赵旭仔细算了下,那天去“龙岭”的时候,干掉了十几个。这次在“金潭御府”又收拾掉了十几个,算上逃走的几个,也差不多了。

    看来,西厂在临城的势力,除了赵家的势力之外,基本上被与解了。不过,只要刘冠回来,随时会带来大批高手。

    赵旭沉吟了一会儿,对楚女问道:“赵家的卧底是谁?”

    “赵啸......”

    楚女刚说了两个字,突然口吐鲜血,倒下身亡。

    赵旭上前一探楚女的鼻息,一脸疑惑的表情,对陈小刀问道:“小刀,她怎么死了?”

    陈小刀在思索着,想了想,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楚女也中了盅毒。西厂应该是用盅毒控制着大批高手。”

    就在陈小刀和赵旭说话的功夫,楚女的脸色已经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血饮指着楚女的脸,目露惊骇的神色,对赵旭说:“赵先生,你快看楚女的脸!”

    赵旭和陈小刀向楚女一瞧,只见楚女原本年轻漂亮的脸,瞬间苍老了几十岁,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谁也无法解释这怪异的事情。

    “少爷,你给华医生打个电话,或许她能知道!”陈小刀对赵旭建议道。

    赵旭点了点头,拨打了华怡的电话。

    当赵旭向华怡讲明了情况之后,华怡告诉赵旭,这是一种“疳盅”的盅毒。在活着的时候,容貌不会发生改变。但实则上,大脑除了神经之外,早已经被盅毒蚕食。人死了之后,就会立刻衰老。

    楚女之所以说到赵家卧底的名字就死亡,是被人种植了记忆。

    这是“神榜”高手,才有的能力。

    听了华怡的解释后,赵旭被惊得目瞪口呆。

    倒不是对“盅毒”有所忌惮,而是从华怡的口中,侧面证实了西厂有“神榜”高手的存在。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华怡告诉赵旭,处理尸体的时候,要穿隔离服。否则,身体素质差的人,容易遭到盅毒的侵袭。

    赵旭立刻打电话给“平泰医院”的宋子桥,向他简单说明了情况。让他立刻派人穿隔离服来,将楚女拉去火化。

    赵旭对血饮吩咐说:“血饮,切忌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你亲自盯一下,一直到楚女火化完成!”

    “明白!”血饮点了点头。

    二十多分钟之后,一辆医院的120救护车,来到了“月潭湾!”

    宋子桥怕中途有差错,亲自跟过来了。

    见到楚女死的惨状,医院人员差点儿没呕吐出来。

    不过,在医院的时候,各种离奇的死亡见得多了去了。

    赵旭暗中叮宋子桥,不要让人把这事儿散播出去。让宋子桥必要的时候,给医护人员封口费。

    反正楚女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也没有人能认出她来。

    将楚女的尸体抬走后,陈小刀对赵旭问道:“少爷,你是明天要去云疆吗?”

    “对!”赵旭点了点头,说:“这件事情不能拖了,必需尽快进行!”

    “那赵啸义怎么办?”陈小刀问道。

    “华医生说她一会儿过来!我最担心的是,在这期间三叔的盅毒会发作。不过,华医生似乎这段时间研究出来一款药丸,好像能暂时封住盅毒,延缓盅毒发作的日期。”

    “幸好有华医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赵旭叹息了一声,说:“这也是我为什么必需去云疆的原因。此事耽搁不得,必需尽快解决了赵家的事情,才能摆脱西厂对赵家的钳制。到时候,再铲除赵家的内鬼,联手赵家的啸天集团,一起对付西厂。相信,能彻底将西厂的产业击垮。如果西厂失去了财富,他们的势力离分崩瓦解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赵旭拍了拍陈小刀的肩膀,说:“走,小刀!陪我看看三叔去。”

    陈小刀“嗯!”了一声,跟着赵旭来到了赵啸义所在的房间。

    赵啸义被折磨的不成样子,还在沉沉睡着。

    等了一会儿,华怡姗姗来迟赶了过来。

    华怡见赵啸义还在睡觉,示意赵旭不要打扰赵啸义。

    三人到客厅里的沙发上聊了起来。

    大约下午两点多钟,赵啸义因为肚子饿了,才悠悠转醒。

    他一脸茫然地打量着周围,自言自语道:“我这是在哪儿?”

    赵旭听到动静,带着陈小刀和华怡走了过来。唤了声:“三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