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319章:除了招供,别无选择!
    赵啸仁让人在“金潭御府”的附近,监视着里面的情况,但不许进“金潭御府”。

    先后有人从“金潭御府”里逃了出来。

    直到赵旭、血饮带着赵啸义和楚女上了一辆无牌照的车,赵啸仁的手下,立刻向他做了汇报。

    “二爷,三爷被人救出来了!”

    “谁救出来得?”赵啸仁急声问道。

    “没看清!”

    “跟踪他们,一定要弄清对方的身份。”

    “明白!”

    赵旭已经感知到有人在附近监视着。不过,这个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旦上车之后,别人想追上他,在临城还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上车后,赵旭一脚油门轰了下去。

    车子引擎发着咆哮的声音,瞬间驶离了当场。

    赵啸仁派去的人急忙驱车追了上去,可是拐了几条街之后,就将人给追丢了。

    “二爷,我们没跟上,被甩掉了!”手下向赵啸仁汇报道。

    赵啸仁气得骂了句:“一群废物!走吧,我们去金潭御府瞧瞧。”

    赵啸仁带着赵福刚来到了“金潭御府”,见里边死伤了十几个人。有的死于枪伤,有的死于掌毙。

    就连武功高强的楚女也不见了!

    “金潭御府”里死的人,都是西厂派来的武者和保镖,赵旭和血饮并没有伤及无辜。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不能惊动官场。

    赵啸仁第一时间让人封锁了消息。

    刘冠已经接到了手下人的电话,说东厂的杨兴带人劫走了赵啸义、掳走了楚女,并杀害了西厂十几条人命。

    前两天,为了打探赵旭替李战迁坟一事,西厂已经折戟了一批好手,如今又死了十几个。虽然不是西厂的精锐,可也是西厂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人。

    刘冠怒不可遏,先是打电话给东厂的杨兴,晌了好久,也不见有人接听。然后,又把电话打到了赵啸仁那里。

    赵啸仁见是刘冠打来得电话,吓得手打了个哆嗦,差点儿连手机都摔在地上。

    “喂!”

    “赵啸仁,在我回去之前,临城对战旭日集团的事情,由你来负责!要是你毫无建树,就等着肠肚溃烂而死吧!”

    “我......”

    刘冠打断了赵啸仁的话说:“立即派人寻找楚女,全城搜寻赵啸义。重点排查赵旭的府邸!”

    “刘少,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以赵旭在临城的能量,可不是我们能够望其项背的。”

    “你傻啊!不会派人盯着他。有什么风吹草动,记得第一时间向我汇报,若是敢有所隐瞒,你等着先给你儿子收尸吧!”说完,挂断了电话。

    刘冠又尝试着给杨兴打电话,可是接连拨了两遍,还是打不通。气得他直接给杨兴发了条信息,留言说:“杨兴,你小子是不是想死?敢动我西厂的人,你活腻了你!立刻把赵啸义和楚女交出来,否则你们东厂也甭想好过!”

    月潭湾!

    赵旭开车进了“月潭湾”后,吩咐熊兵从九堂增派人手,加强“月潭湾”的警戒。

    熊兵领令,立刻从九堂兰心那里要了一下人手。

    赵旭并没有把赵啸义带到家里,而是带到了小区里的一个空房子。

    整个“月潭湾”的住宅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是有钱人购买得豪宅,而另一部分是豪宅中的豪宅,也就是赵旭居住的“观景台!”

    自从赵旭发现五族之中的“萧家”,也住在这里,他就让韩珉重新将园区做了规划。连同萧家,一起规划到了保护范围之内。

    这部分被保护的区域,叫做“湾阁!”,也就是水上楼阁之意。

    这里从“月潭”引过来一部分水,修建的人工湖泊,是整个“月潭湾”最好的美景。不过,富人区那边的景致也不错。只是和赵旭居住的“观景台”以及和萧家住的“湾阁”比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在“湾阁”这边,韩珉高价回收了不少的房子。如此一来,不仅能保护萧家的安全,也彻底能做到,将整个小区隔离开来。

    把赵啸义扶到一张床上后,赵旭让熊兵,急忙去喊园区的私人医生。

    一个空房间里,楚女仍然昏迷未醒。

    赵旭的手法力道很重,拿捏得又刚刚好。不到时辰,楚女是不可能转醒的。

    “她快醒了!”赵旭对血饮说。

    两人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血饮对赵旭问道:“赵先生,你打算怎么做?”

    “对她逼供!血饮,你去给小刀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好!”血饮转身走了出去。

    赵旭为了防止楚女报复自己,趁她还在昏迷的时候,废了她的武功。如此一来,就不怕楚女捣乱了。

    过了片刻,楚女悠悠转醒过来。

    当她看到面前的人是赵旭的时候,不由大吃一惊,几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赵旭,怎么会是你?”楚女瞪着赵旭冷声问道。

    赵旭冷笑了两声,反问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他从衣兜里摸出烟来,点燃一支抽了起来。

    楚女在脑海中快速连接着画面,忽然醒悟过来,问道:“杨兴和你是一伙的?”

    赵旭听到这话,差点儿笑喷了出来。

    这个楚女还真是故作聪明,也太自以为是了!

    赵旭顺势点了点头,对楚女说:“不错!杨兴是我的人。”

    楚女听了目露惊骇之色,她终于知道杨兴为什么会出手救赵啸义了。

    楚女暗运功力,想挣脱开赵旭的钳制。这一运气,当下脸色大变,丹田处居然像“沙漏”一般,无法凝聚一丝的气息。

    并且后腰椎的部位传来阵阵锥心的疼痛!

    “你......你废了我武功?”楚女瞪着赵旭尖叫道。

    赵旭吐了一口烟雾,笑呵呵地说:“留着你的一手武功,只会为非作歹,助纣为虐。当然要废了你的武功!”

    “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既然是西厂的人,又深受刘冠的信任。想必对西厂一定很了解吧!只要你把知道的西厂事情全部说出来,我就放你走!”

    “你做梦!像你这种卑鄙无耻之人,我凭什么相信你?”

    赵旭冷笑着说:“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除了招供,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