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317章:嫁祸杨兴
    当赵旭和血饮走到“金潭御府”的时候,门口的保安对两人喝道:“站住!”

    血饮怒喝一声,“瞎了你的狗眼!”说着,上前一脚踢翻了保安。

    血饮将手里的令牌一亮,对保安说:“进去通报,说我和杨先生,要见你们的话事人。”

    见到令牌后,保安连滚带爬进了“金潭御府”

    当楚女听说,有人手持令牌气势汹汹找上门的时候,不由紧锁起眉头。

    “是什么颜色的令牌?”

    “银色!”

    令牌一共分为三种颜色,金色、银色和铜色。等级高的人,才会拥有金色令牌,就算是楚女,也只不过是拥有银色令牌。

    这个人拥有银色令牌,也就是说和楚女的职位相等。

    “立刻通知我们的人,埋伏在左右。再让他们两个进来吧!”

    “是!”保镖应了一声,转身匆匆走了出去。

    她一直在等赵旭来救赵啸义,结果没等来赵旭,反倒是等来“西厂”的人。

    这人武功高强,必需做好防范才行。

    楚女打开抽屉,将一把枪别在了裤腿里的腿环上。

    长裙一盖,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

    没过多久,手下带着赵旭和血饮两个人走了进来。

    当楚女看到赵旭的假扮杨兴后,不由露出吃惊的神色,唤了句:“杨先生!”

    赵旭倒是听农泉说过,和他交手的是一个女人,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年轻。

    看样子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眼神冰冷,身上散发着一种冰魅之气。

    这种气息,是手上杀过人,看淡生死的人,才会拥有的气息。

    赵旭“嗯!”了一声,没想到女人会认识杨兴。

    转念一些,这些厂狗经常聚会。杨兴身为东厂厉害的高手,自然会受到其它势力的关注。

    赵旭没敢多说话,担心暴露自己。

    他有自信,从形象和身形上不会露出什么破绽。但对赵旭来讲,声音是个软肋。

    楚女见血饮扮得人是个面生的中年男人,她在“西厂”从不见过此人。目落不由落在了血饮的身上。

    “你是何人?”

    “对,我就是何仁!”

    楚女皱起眉头,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机,冷声道:“你耍我?”

    血饮解释说:“我姓何,叫何仁。仁义的仪!你要说我耍你,不知从何说起?”

    楚女差点儿被血饮气吐血了,没想到会有人叫这个名字。

    血饮拿出来令牌,对楚女说:“你应该认识这个吧?”

    “我瞧下!”

    血饮直接将令牌扔到了楚女的手中。

    楚女看过之后,见令牌上面写着“屠傲”两个字。

    她自然听过“屠傲”的名头,只是屠傲消失六七年了,西厂的人都认为屠傲死了。但这令牌百分之百是真得。

    楚女将令牌重新扔给血饮,问道:“你是屠傲的什么人?”

    “我是他徒弟!屠前辈,让我来找一个叫刘冠的人。”

    “刘冠他不在,回杭城去了!你找刘冠什么事?”楚女盯着血饮问道。

    赵旭咳嗽了几声,对楚女说:“是这样的!我在省城遇到了何兄弟,知道他是屠傲的徒弟,就带他来临城来找你们了。”

    “杨先生,你的嗓子怎么了?”楚女见杨兴的声音粗里粗气的,眼神狐疑地在赵旭身上扫来扫去。

    她瞧了半天,也没有瞧出问题来,可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

    “前两天感冒了,没事!”赵旭摆了摆手。

    血饮对楚女说:“我师傅让我来跟着刘冠来做事!”

    “那你师傅现在在哪儿?”楚女盯着血饮问道。

    “他在......”

    血饮话还没说完,直接向楚女冲了过去。

    楚女大吃一惊,急忙向后退去。赵旭脚踏狂云步法的“闪”字袂,忽然出现在楚女的身侧。

    楚女大骇,挥起一掌向赵旭拍了过去。

    赵旭和楚女对了一掌,他内功深厚,一掌将楚女震得翻飞出去。

    血饮及时赶上,和赵旭两人配和的天衣无缝,凌空一脚踢在楚女的的肩上。

    楚女同时面对赵旭和血饮两大高手,又遭两人突然发难,被打得身受重伤。

    落地后,楚女从裤腿的环带上拔出枪来,就听“砰!”的一声,打向扑来的血饮。

    血饮在楚女掏枪的那一刻,身体中途来了个变线,及时避开了楚女的枪击。

    咻!

    一把匕首射向楚女。

    楚女“啊!”的一声惨叫,持枪的手腕中了一刀,手中的枪跌落在地。

    这时,房门嘭的一声被推开,十几个人能了上来。

    血饮迎上前去,挡住了涌进来的人。

    赵旭射中楚女后,身体一闪,人已经到了楚女的近前。

    接连几脚踢向楚女,楚女闪避了几招。最后一脚没被开,被赵旭一脚踢在墙上!

    这一脚势大力沉,都快把楚女的身体撞散架了!

    赵旭从地上拾起枪,用枪抵在楚女的脑袋上,冷声说:“别动!否则,我现在就开枪打死你。”

    “杨先生,你们东厂和我们西厂井水不犯河水,你这是......?”

    “少废话!我听说你们抓了赵啸义,想引赵旭上钩。告诉你,我和赵旭有不共戴天之仇,不允许他死在别人手里。”

    “你这......”楚女说:“待我抓到了赵旭那小子,再交给你杨先生处置,不是一样的吗?”

    赵旭见血饮一个人,对付这十几个人有些吃力。毕竟,这其中有不少是西厂的好手。他对楚女说:“让他们住手!否则,我现在就开枪打死你。”

    “都住手!”楚女高声喝道。

    众人纷纷撤出战圈。

    血饮急忙撤到赵旭的身边。一来,可以尽快平复紊乱的气息;二来,可以做为赵旭的贴身保护。

    楚女对血饮说:“何先生,你既然是要来效力于西厂的人,那为什么要帮着东厂做事?”

    血饮哈哈大笑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说:“我也不瞒你!其实,我师傅消失这么多年,是改投东厂了。我是替杨先生来办事的,你现在懂了吧?”

    赵旭就是想嫁祸给杨兴,好让“东厂”和“西厂”狗咬狗。反正,西厂的屠傲已经死被孔老爷子杀死了,死无对证之下,就算是西厂也奈何不了他们。

    赵旭用枪抵着楚女的脑袋,伸手点了她的气海穴。

    这个穴道一旦被封住,内力会暂时使用不出来,就等同于暂时瘫痪了楚女的武功。

    “带我去见赵啸义,赵旭这个人必需我杨兴亲自来解决!”赵旭对楚女厉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