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316章:危机VS陷井
    金潭御府!

    赵啸义被吊了起来,赤着上身,被打得伤痕累累。

    楚女两条修长的美腿叠落在一起,举止悠雅拿起一杯茶喝了起来。

    “楚姐!这家伙嘴硬,还是不招。”

    “给他贴个标签!”楚女说。

    “好咧!”

    一个身材粗壮的汉子,从旁边的火盆里拿出一个红通通的铬铁。

    赵啸义目露惊恐之色,没想到楚女这个女人,看起来一副柔弱的模样,实则上蛇蝎心肠的狠毒女人。

    楚女瞧着赵啸义说:“赵啸义,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说出赵家守护戒子的下落,就可以免遭这皮肉之苦。否则,这铬铁一旦沾上你的身体,将是一生都洗不去的耻辱!”

    “来啊!”赵啸义厉吼一声,对楚女说:“我这条命早就不属于自己了。与其当你们的傀儡,不如给老子来个痛快!”

    “哟!”楚女身姿款款站了起来,冷笑了一声,说:“没看出来,你赵啸义还挺男人的!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刚强。”说完,将手里茶杯的水,泼在了赵啸义的脸上。

    “给我行刑!”楚女下了命令。

    精壮汉子手持着铬铁,对着赵啸义的胸前,印了下去。

    就听赵啸义“啊!”的一声惨叫,一股烟雾升起,空间里瞬间充斥着焦糊的味道儿。

    “楚姐!赵啸义晕死过去了。”汉子向楚女汇报道。

    楚女冷声说:“我还以为他有多刚强呢!”

    说着,拿起手机对着赵啸义伤痕累累的身体,一番拍照。

    楚女拍完后,将照片发给一名手下,说:“去把照片洗出来,交给旭日集团的韩珉。”

    “知道了!”手下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旭日集团!

    韩珉正在和张子石、叶扎,还有宋依霜谈供货合作的事情。

    秘书小雯手里拿着一叠照片,匆匆走了进来,对韩珉汇报说:“韩副总,有人让我把这叠照片交给你。”

    韩珉接过秘书小雯递来的照片一瞧,脸色勃然大变。

    韩珉让张子石、叶扎和宋依霜在办公室里等他,到了外面拨通了赵旭的电话。

    “少爷,赵家三爷出事了!”

    赵旭正在家里准备去“云疆”的事宜,接到韩珉的电话后,问道:“韩珉,出什么事了?”

    “你看!”

    韩珉将照片,给赵旭传过去了几张。

    看过照片后,赵旭紧锁起眉头,对韩珉说:“让人把照片给我送来!”

    “知道了!”韩珉应了一声。

    半个小时后,赵旭收到了照片。

    他一张张看过之后,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心中仿佛有一团火,随时要爆炸开来。

    对手让人把赵啸义的照片送过来,明显引自己上钩。

    不管赵啸义是不是厂狗的卧底,就凭他把赵家的守护钥匙还给自己,就值得自己去救。

    赵旭在思索着对策,该如何去营救赵啸义。

    这明显是一个局,自然不可能像上次那样冒险行事。

    想了半天,终于被赵旭想出个好点子来。

    他把从孔老爷子那里拿来的令牌找了出来。

    这两个令牌,一个是东厂的“梅花令牌”,一个是西厂的“剑武令牌”。

    这回令牌,倒是可以派上作用。不过,得让一个人和自己同行。

    思来想去,赵旭觉得血饮倒是个适合的人选。

    赵旭急忙将血饮唤了过来。

    血饮来了之后,对赵旭恭敬施礼说:“赵先生!”

    赵旭点了点头,对血饮问道:“血饮,你的病情最近怎么样了?”

    “好多了!华医生说,我服过你的血,能控制病情发作的时间。在这里,血浆稳定,已经很久没有发过病了。”

    “那就好!血浆的事情,我都已经交待下去了。会定期给你供应!我要出去救一个人,可能会有危险,你和我去怎么样?”

    血饮拱手对赵旭说:“赵先生对我有之遇之恩,就算赴汤蹈火,我也万死不辞!”

    赵旭拍了拍血饮的肩膀,笑道:“没那么严重!”

    他仔细瞧着血饮,说:“不过,你得装扮一下!走,和我去楼上。”

    四十分钟左右,赵旭和血饮完全变成了两个人。

    小保姆周颖买菜刚回来,见到家里有两个陌生的男人,不由大吃一惊。

    “你们是谁?”周颖拿起手机,正要打电话报警。

    就听赵旭的声音晌了起来。

    “小颖,是我!”

    “赵先生?”周颖走上前,见赵旭扮做一个很帅气的男人,仗着胆子盯着赵旭问道:“你真得是赵先生?”

    赵旭伸手一抹,一张人皮面具落在了他的手中。

    “当然是我!这里戒卫森严,怎么可能让别人闯进家里?”赵旭笑了笑,重新戴上了特制的人皮面具。

    “你在家里守着,农泉他们一会儿会带孩子回来,我带血饮出去办点事情。”赵旭说。

    小保姆周颖这才知道,另一个人是血饮假扮的。

    当赵旭戴起面具的刹那儿,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周颖看得啧啧称奇,若不是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相信。

    赵旭假扮的是杨兴。

    他已经确认杨兴是“东厂”的人,这次利用杨兴的身份去救人,正好可以转移西厂的视线。

    要是东厂和西厂能狗咬狗打起来,就更好了!

    赵旭特意从熊兵那里要了一辆普通的黑色迈腾轿车,将车牌摘了之后,想查也无从查起。

    赵旭亲自驾车向“金潭御府”驶去。

    虽然是下午四点多钟,但天色将晚,夕阳已经落下去了。

    落日的余晖,渐渐收起了光芒,黑夜的气息弥面而来。

    赵旭拿得是东厂“梅花令牌”,血饮扮得是西厂的人,是一块“剑武令牌”。

    早些年,孔老爷子斩杀过东厂的万奉和西厂的屠傲,这两块令牌分别是属于二人的。

    赵旭没见过屠傲,自己扮做杨兴,把血饮扮做一个看起来面貌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

    赵旭将车停好后,对血饮问道:“血饮,没问题吧?”

    血饮点了点头,说:“赵先生,放心吧!我能应付得来。”

    “那好!我们进去吧!”

    两人打开车门,向着“金潭御府”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