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315章:他与众不同
    第二天,赵旭带着张子石、叶扎和宋依霜,去了九爷的“养年阁”

    “养年阁”是西堂的兰心在打理着。

    接到赵旭的电话后,兰心就让厨房去备菜了。

    几场春雨过后,梨树、杏树,已经开出了几许新绿。

    青草已经从黑土里钻了出来,呈现出生机盎然的样子。鸟的鸣啼、潺潺流水,构成了一副初春的画卷。

    “养年阁”假山、拱门、园林,处处都独特匠心。不得不说,九爷的这个地方,座落在山畔,真得是个宜居之所,连呼吸的空气,都觉得比市里的新鲜。

    兰心帮着赵旭招待着张子石、叶扎、宋依霜一行人等。

    王雅单独把赵旭叫到一旁,一张俏脸冷若冰霜,盯着赵旭问道:“你是不是故意在躲着我?”

    “大小姐!我天天在忙赵家啸天集团的事情,忙得焦头乱额的,哪有时间躲你。”

    “那你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吗?”王雅一脸委屈地说:“我都不敢给你打电话,怕对你造成骚扰。可我......”

    “小雅!小雅!”格格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王雅把要说得话,生生咽了回去。

    格格来到近前,瞥了一眼赵旭,笑吟吟地说:“原来你在这儿啊?那边有个马场,走!我们骑马去。”

    格格拉着王雅的玉手,对赵旭说:“赵旭,我把小雅先借走了哟!”

    赵旭总感觉这话有点不对味儿,什么叫借走了,又不是自己的!

    在去马场的路上,格格对王雅劝道:“小雅,你还想着赵旭呢?我就不明白了,你的条件那么好,找什么样的公子哥找不到,干嘛非得守着一个已婚男人?”

    “赵旭他与众不同!”王雅说。

    格格不以为然地说道:“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还不都是两只眼睛一张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不遍地都是。”

    “格格,你还没遇到喜欢的男人,要是遇到了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人,你就知道了!”

    “人家赵旭和李晴晴那么恩爱,他们两个根本不可能离婚。你还在傻等着什么?”格格生气地说:“你啊!平时看着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钻到爱情的牛角尖里了呢。”

    “我也想忘了他,可我试了很多次,还是做不到!”

    “如果你真的想忘了赵旭,我倒是有个办法!”格格站在王雅的面前,眨了眨眼睛,一副鬼精灵的样子。

    “什么办法?”王雅轻蹙眉头问道。

    “你们王家搬去阳城吧!只要你和赵旭不相见,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忘了他。”

    “你这是什么办法嘛!临城是我们王家的根,我爸是不会离开临城的。他年岁大了,需要人照顾,要是我嫁不出去,就一陪着我老爸。”

    “真是浪费了一个好资源!我要是男的,肯定追求你。”格格在王雅的胸上,偷摸了一把。

    “啊!你个臭格格,给我站住!”王雅向着格格追了过去。

    望着王雅和格格离去的背影,赵旭从衣兜里摸出烟,点燃一支抽了起来。喃喃说道:“小雅!我不见你,就是不想让你越陷越深。你会有个好归宿,我赵旭配不上你。”

    这两天,“御福园”的赵家出奇的平静。

    赵啸义站在院子中,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他虽然是现赵家的家主,却和一个傀儡无异。

    身后晌起脚步声,赵啸义回转过头,见是二哥赵啸仁走了过来。

    “二哥!”赵啸义向赵啸仁打了声招呼。

    “老三,想什么呢?”

    赵啸义向屋子里的方向瞟了一眼。

    赵啸仁会意,叹了口气,说:“楚女叫我们了!走吧。”

    赵啸义“嗯!”了一声,跟着赵啸仁走向楚女所在的房间。

    见赵啸义和赵啸仁来了,楚女一双冷冰的眸子,在两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赵啸义,你要多久才能将旭日集团击垮?”楚女盯着赵啸义问道。

    “快得话,要三个月到六个月吧!慢得话,可能六个月到一年吧!”

    “什么?”楚女冷笑了一声,说:“你们最好少给我耍花样儿。告诉你,留给你们赵家的时间不多了。”

    “赵旭现在的实力,可不仅仅是旭日集团那么简单。难道你没听说,连杭城的马家都在帮他吗?还有,连L省的张子石,和滨城的宋依霜也来了。如果我猜得不错,赵旭是想借阳城商会的力量和滨城商会的力量,来瓦解我们断了他的合作伙伴!旭日集团已经向解约的合作方发出律师函了,光是违约金,就要赔付一大笔。这无形中,又给赵旭增加了资产。”

    “别跟我说那些废话!我的耐心中有限的,别忘了你们的儿子还在我们的手中,取你们的狗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立马重新给我规划攻击旭日集团的方案,我要在一个月内,就要看到旭日集团元气大伤,三个月内倒闭破产。如果做不到,留着你们赵家这些窝囊废,也没什么用了!还有......”

    楚女说到这儿,瞥了赵啸仁一眼,说:“赵啸仁,你先出去!我有话对赵啸义讲。”

    赵啸仁瞧了赵啸义一眼,见赵啸义点了点头,这才走了出去。

    楚女手中多了把锋利的匕首,抵在赵啸义的脖子上。

    赵啸义大吃一惊,感觉锋利的刀刃,一点点在切进自己的皮肤。

    一丝鲜血,顺着赵啸义的脖子流了下来。

    楚女盯着赵啸义冷声问道:“赵啸义,你倒底把赵家的守护戒子弄哪儿去了?”

    “我早和你们说过,在回去的时候,被人打劫了!”

    “你糊弄鬼呢?”楚女冷笑了一声,说:“之前有刘文茵庇护着你们赵家。现在刘文茵自己都成阶下囚了,你以为你们赵家还能过上舒坦的日子?是不是又把戒子给了赵旭那小子了?”

    “我从赵旭那里取回来的,又怎么可能还给他!你们不会就这点智商吧!”

    楚女一脚踢在赵啸义的腿弯处,赵啸义身体不由自主“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啪!.....”楚女赏给了赵啸义一记晌亮的耳光,冷声道:“既然你拒不招出来,那我就来测测赵旭会不会救你这个三叔!”

    “你要做什么?”赵啸义吃惊地问道。

    楚女冷笑道:“你马上就知道了!”说着,一掌刀砍在赵啸义的后颈处,赵啸义“闷哼!”一声,瞬间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