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306章:我帮不了你这个忙
    赵旭离开后,赵啸天把自己一个人反锁在房间里。说想自己一个人静静,不让任何人打扰他!

    赵啸天来到卫生间,展开赵旭给他的字条一瞧,上面写道:“我去寻盅毒的解药,等我!”

    短短的十个字,却让赵啸天眼前一亮。

    将字条撕碎冲进马桶里后,老半天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赵旭是赵家的希望,只有赵家族人解了身中的盅毒,赵家才有出路。

    他站在窗前,目光眺望向远处。

    赵啸天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知道儿子赵旭去寻盅毒的解药,会历尽千辛万苦。但他相信赵旭,一定不会辜负自己所托。

    “小婉,我欠你和小旭的!”

    “文茵,我也欠你和小念的!”

    “如果还有机会,我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弥补这一切!......”

    赵旭回到月潭湾的家里,并没有说自己出去做什么了。

    既然赵旭没主动谈这件事情,李晴晴和影子都没询问。

    晚饭过后,赵旭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给陈小刀打了通电话,向其询问云瑶的事情。

    陈小刀告诉赵旭,云瑶的情绪暂时是稳定下来了,只是不时还会碎碎念,念叨着小悔的名字。

    赵旭对陈小刀安慰了几句,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翌日!

    上午九点钟,赵旭接到了九堂兰心打来得电话。说赵家除了赵啸义和赵啸仁之外,其它人都已经离开了临城。

    “我知道了!”赵旭随之挂断了电话。

    父亲赵啸天的离开,让事情变得愈发扑朔迷离起来。

    他走了!

    这一走,前途未卜!

    这一走,或许是父子之间的最后一次见面!

    西厂肯定不会放过赵啸天!

    想到这儿,赵旭从衣兜里摸出包烟来,点燃一支抽了起来。

    天公不作美,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影子走到赵旭的身边,问道:“想什么呢?”

    “我爸离开临城了!”赵旭说。

    影子在赵旭对面的石凳上坐了下来,他感慨着说:“赵旭,我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说真心话,我还是很羡慕你的。”

    “羡慕我?”赵旭一脸惊诧的表情,瞧着影子。

    影子点了点头,说:“我父母死得早,就算我想孝尽他们,也不可能了。你至少还有你爸。无论他怎么样,我相信他还是爱你的!”

    赵旭从未听过影子谈论过他的身世,没想到影子的身世比自己还要凄惨。

    “所以,我很珍惜和安茹的感情。相比生死,痛苦算不了什么。你们暂时的分离,或许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

    赵旭拍了拍影子的肩膀,以示安慰。

    这时,赵旭的手机适时晌了起来。

    见是二叔赵啸仁打来得电话,赵旭微微皱起眉头。

    他对影子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随后接了起来。

    “二叔!”赵旭接起电话后,唤了一声。

    就听赵啸仁急声问道:“小旭,赵家的守护戒子是不是还在你的手上?”

    赵旭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否认道:“上次三叔来临城的时候,我已经将戒子交还给三叔了。”

    “老三没把戒子还给你吗?”

    赵旭听赵啸仁的语气非常着急,追问了一句:“你三叔盅毒发作了!是西厂的人干得。如果不将赵家的守护戒子交出来,老三有可能会没命。”

    “二叔,我手中没有赵家的守护戒子。再者说,你们也说了,我们现在是敌对关系。就算我有赵家的戒子,也不会拿出来救人的。”

    “你......”赵啸仁听了赵旭的言语,明显被这番话震惊到了,惊呼着说:“那可是你亲三叔啊!赵家虽然把你逐出了门第,但你的这几个叔叔,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难道你就眼睁睁的见死不救吗?”

    “对不起,我帮不了这个忙!”赵旭直接挂断了电话。

    赵啸天对赵旭说过,赵家兄弟中,只有四叔赵啸礼和五叔赵啸智能信得过。

    赵啸仁、赵啸义以及赵啸信这三人里面,倒底谁能信得过,还是一个未知数。

    御福园!

    赵啸义抱着肚子躺在地上疯狂地打滚,盅毒发作后,疼得他死去活来。昔日硬郎威严的一面,荡然无存。

    赵啸仁对一个面着轻纱的女子,说:“我刚刚给赵旭打过电话了,你们也听到了,他说赵家的戒子不在他的手中。求求你们,赐给老三解药吧!”

    “跪下来,求我!”女子冷声说道。

    噗通!

    赵啸仁直接跪在了地上。

    “爬过来!”女子说。

    赵啸仁向女子爬了过去。

    女子一脚踩在赵啸仁的脑袋上,说:“把我的皮鞋舔干净,我就给你三弟赵啸义解药。否则,他就会肠肚溃烂而死。”

    “二哥,不......不要......”

    赵啸义痛不欲生,见女子百般折辱自己兄弟,喉咙里艰难发出几个字。

    “老三,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赵啸仁捧着女子三寸金莲的小脚,在女子的鞋子上舔了起来。

    在赵啸仁舔到一半的时候,女子一脚将赵啸仁踢翻在地上,鼻中哼了一声,说:“一群没用的东西!”说着,甩下一丸解药,步履匆匆离开了。

    赵啸仁赶紧拾起解药,帮着赵啸义喂食了进去。

    服过解药后,赵啸义身上的痛楚很快消失殆尽。

    “二哥!你为了我......”赵啸义声音哽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赵啸仁拍了拍赵啸义的肩膀,凄然一笑,说:“老三,在生命面前,荣辱得失又算得了什么。我们只不过苟且偷生活着罢了!你是好样的,直到最后也没有吐露出钥匙在小旭那里。”

    “我没说过钥匙在小旭那里啊!”赵啸义一惊,瞧着二哥赵啸仁说。“二哥,钥匙真得被我弄丢了!”

    “老三,你不会连我也要瞒着吧?”

    “二哥,我真得没瞒你!”

    “好啦!我们不谈这件事情。”赵啸仁说:“现在整个临城的赵家,只剩我们两人了。如果任务失败了,定然难逃厂狗的责罚。还是商量商量下一步的行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