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94章:投城
    韩珉在办公室里,一边盯着公司股价的盘面,一边在等待着赵啸信。

    咚咚咚!

    敲门声晌起后,秘书带着赵啸信走了进来。

    韩珉抬起头,见赵啸信脸上贴着创可贴,明受被人打过的样子,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韩副总,赵啸信先生来了。”秘书小雯对韩珉汇报道。

    赵啸信毕竟是赵旭的六叔。

    韩珉站起来,对秘书小雯说:“小雯,你去给赵先生沏杯茶进来。”

    “好的,韩副总!”小雯转身走了出去。

    韩珉走到赵啸信的面前,见此人五十多岁的年龄,和赵啸天眉宇间有几分相似。笑着招呼道:“赵先生,不知您今天来有何贵干?请坐吧!”

    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赵啸信叹了口气,说:“韩珉,我知道公司虽然是小旭的,但实际上是你在管理。实不相瞒,我今天来的目的,是想来投奔贵公司。”

    “投奔我们?”韩珉脸上惊诧的表情一闪即逝。笑着说:“赵先生说笑了。你们赵家可是将我们少爷逐出了门第。现在啸天集团和旭日集团可是敌对的关系,你这个时候来投奔我们,我可是怀疑你的目的不纯啊?”

    韩珉半开着玩笑,对赵啸信直言不讳地说道。

    “哎!要不是走投无路,我又怎么可能到小旭的公司来工作。我在赵家实在受够了!就算是死,也不想留在赵家。”

    “可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我家少爷,去说这件事情?”

    “小旭他不会答应的。”

    “那你认为我就可以答应你吗?”韩珉笑了笑,只是嘴角的笑容,有些耐人寻味。

    赵啸信说:“我也不瞒你。赵家的啸天集团,其实是被一个更大的势力秘密控制了。小旭是从赵家分割的财产。我想做你们的卧底,来帮你们对付啸天集团。如此一来,就等同于帮了小旭,也等同于帮了赵家。只是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小旭知道,是我在暗中帮他。”

    韩珉见赵啸信一脸恳切的神色,神色间有几分犹豫。

    “赵先生,谢谢你的好意。只不过这件事情容我想想!”

    “怎么,你不会还怀疑我吧?”

    “我不是在怀疑你,而是我们旭日集团不需要这么做,一样能度过这场危机。”

    “可他们已经对小旭的公司动手了。不仅在金融市场打压你们,也在瓦解你们的合作伙伴。恐怕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收到各个合作伙伴的解约书。他们是想致小旭于死地,不给他翻身的机会。”

    韩珉能执掌“旭日集团”,自然聪明过人,能力出众。否则,陈天河也不能放手大权,将公司全权交给韩珉来打理。

    韩珉早就有想到,“啸天集团”会这么做。只是这一天,会迟一天、早一天来罢了。

    “这样吧!容我想想,再答复你!”韩珉说。

    赵啸信点了点头,说:“应该的!你们可一定要做好准备。这次,不仅是赵家,那个暗中的势力也出手了。这只是开胃菜,硬菜还在后面呢。”

    这时,秘书小雯端着茶走了进来,对赵啸信恭声说:“赵先生,请喝茶!”

    “谢谢!”赵啸信站了起来,对韩珉说:“韩副总,我先回去了!我的电话已经被他们监控了,你能给我张你的名片吗?方便我联系你。”

    韩珉拿了一张自己的名片,递交到赵啸信的手上。

    “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再见。”赵啸信说完,昂首阔步离开了办公室。

    望着赵啸信离去的背影,韩珉久久才收回了目光。

    韩珉紧皱起眉头,心里揣测着各种可能。

    来到赵旭所在的办公室后,韩珉将赵啸信的来意讲给了赵旭。

    赵旭听了之后,双眉紧锁起来。

    他不禁想起父亲赵啸天对他说过,除了四叔赵啸礼和五叔赵啸智之外,不要相信赵家任何人。

    现在六叔赵啸信要来和他合作,来个里应外合,瓦解“啸天集团”。听起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可谁又知道这其中倒底有没有猫腻?

    “韩珉,你怎么看此事?”赵旭对韩珉问道。

    “少爷!我们和啸天集团刚刚交锋,赵啸信就来投城。我怀疑他目的不纯。不过,他做得事情,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才会让我犹豫。”

    “你说得对!”赵旭点了点头,说:“我清楚我六叔的性格。他除了脾气暴躁之外,性格非常直爽,是一个敢想敢做的人。要说他暗中帮我,我是相信这一点的。可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出要帮我的忙。我也怀疑这其中有诈,你随机应变吧!”

    “知道了,少爷!”韩珉点了点头。

    马宇和金中明天就要离开临城,回到各自的公司。所以,赵旭这一天,都在陪着两人。

    晚上,宴宾楼!

    赵旭带着老婆李晴晴,宴请马宇和金中。

    韩珉、鲁玉琪、农泉、残剑、血饮、黑狼和马家四兄弟一同坐陪。

    马宇和金中来临城已经有些时日了。如今反攻的大计已定,但这盘棋需要以“旭日集团”为马首是瞻。

    旭日集团的职责,是正面牵制“啸天集团”,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正是此意。

    “阿中、马少!这杯酒,我敬你们。”赵旭率先举起酒杯说。

    金中和马宇分别举起酒杯。

    赵旭说:“再相见之日,就是我们胜利之时!”

    马宇笑道:“那你要这么说,我真得迫切希望我们再次相见的日子了。”

    “哈哈!好久没打过这样的硬仗了。这次,就让我们轰轰烈烈打他一回,相信必定载入近代商战史的史册。”

    “干杯!”

    “干杯!”

    众人举起杯来,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要是在古代,直接就把碗摔了。是一种古代很流行的喝酒方式,叫做“摔碗酒!”

    金中觉得不过瘾,说:“下次,我们来个摔碗酒,那种大碗酒喝起来才叫爽!”

    “好啊!到时候把子安兄和苏政两人也叫上。怎么说,我们现在也是五杰了。相信我们在一起,一定能闯出番名堂。”马宇道。

    赵旭又举起杯酒,对农泉等人说:“感谢各位兄弟,齐心协力营救我。这杯酒,我敬你们!”

    农泉等人也纷纷举起杯来,和赵旭痛饮了一杯。

    就在这时,“宴宾楼”的经理匆匆走了进来,走到赵旭的身边,说:“赵先生,刚才有个人让我把这张纸条交给你。”

    赵旭接过纸条展开一瞧,脸色微微变了变,对众人安抚着说:“你们先喝酒,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去去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