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88章:但这次,我失言了!
    陆小川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么一个理儿!

    这个世界上,只有刘冠和陆小川两个人知道,赵旭被囚在密室里。陈小刀那帮人,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消息?

    “少爷,那你说他们在那里捣鼓下水管做什么?不会是想挖地道,挖进来吧?”

    “哈哈哈哈!......”刘冠大笑了起来,说:“小川啊!小川!亏你能想得出。这几百米的距离,你有听到机器作业的声音吗?难道他们靠手挖?另外,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赵旭被关押在这座房子的牢室下面。别杞人忧天了!你派人去瞧瞧,是不是赵旭那帮人都在附近盯着?”

    陆小川觉应了一声,派人出去查看了一番。

    结果,正和刘冠推测的那样,除了陈小刀在附近之外,另外还发现了残剑,以及马家四兄弟。

    当陆小川将这一结果报给刘冠之后,刘冠得意地说:“怎么样?我就说他们借着修水管的名义,在附近盯着我们!?一定是上次搜查了一遍,不死心,全天侯对我们盯视。”

    “那用不用给他们点颜色看看?”陆小川问道。

    “先不用!让他们盯着去吧。反正折腾的是他们,我们正好以逸待劳。还是研究研究怎么进行下一步吧?对了,刚才陈小刀那小子不会认出你了吧?”

    “有可能!”陆小川紧皱起眉头,说:“陈小刀这小子心细缜密,可是被誉为全国第一神探。我能瞒得过别人,但不一定能瞒得过他。”

    “那你最近还是不要出门了。趁着赵旭这小子不在,我再调一些人手过来!”刘冠说。

    “也好!”陆小川点了点头。

    囚室里,赵旭尽量让妹妹赵念休息。

    约摸四个小时光景,就给她灌输一点内力,让她苏醒过来。

    反反复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赵旭因为喂食赵念鲜血的原因,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

    如果不用鲜血喂食赵念,以赵旭打座修习“易筋经”,至少能维持七八天的时间,应该没有问题。可人身体血液的数量是有限的,失去了鲜血后,让赵旭的脸色变得愈发苍白。

    这样下去,赵旭最多只能撑过四五天。也不知道在这四五天的时间里,能不能获得救援。

    如果自己死了,孩子该怎么办?老婆该怎么办?

    赵旭脑海中想得最多的,还是老婆和孩子?

    李晴晴肚子里刚刚怀了双胞胎男孩儿,赵旭甚至都没看过尚未出世的孩子。

    不行!

    我不能死。

    赵旭情绪在陷入低谷的时候,重新燃烧起求生的意志。

    赵旭开始不再乱动,而是没事儿的时候就习练“易筋经”,开始静心养气,保持体力。

    以前修练“易筋经”的时候,赵旭总感觉小腹丹田之处,很快就会变得充盈。就好像是一个容器,只能存储那么多的内力。可随着不断修练“易筋经”,他渐渐发现,丹田的禁锢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只有突破了丹田的禁锢,那么人体丹田存储内力的位置,就会变成一汪水潭。到时候用得时候,就会取之不用、用之不竭。

    这一发现,不禁让赵旭欣喜若狂。除了照顾妹妹赵念之外,全身心投入到修炼“易筋经”的内功之中。

    已经过去两天了,在吴用不眠不休的工作下,距离目标距离只剩下短短的五十米。

    还别说,别看吴用只用一把洛阳铲,但他挖出来的洞,又快又工整。后面,有陈小刀雇佣的工人,帮着运送泥土。

    农泉见吴用累得够呛,本想帮着挖,可挖了几下,上面就坍塌下来。

    吴用从农泉手中接过洛阳铲,笑着说:“泉哥,还是我来吧!打架你在行,挖洞找机关这类的本事,你可不如我。”

    “你小子还能撑得住吗?”农泉憨声问道。

    “放心!就算我不眠不休,我也要把赵先生救出来。”吴用瞧了一眼,双手多出的水泡。

    好久不干这个行当了,以前的老茧都退去了,得重新结一层老茧才行。

    若不是赵旭出手救了吴用的妹妹吴曼,兄妹二人还在过着糟心的生活。所以,别看吴用滥赌,但对赵旭却是心存感激。

    农泉对吴用问道:“吴用,还有多久能挖到?”

    吴用累得气喘虚虚地说:“还需要大半天的时间吧!你们帮我做好后备工作就行,我自己来。”

    只见吴用拿着洛阳铲,飞快地铲着土。

    洛阳铲在吴用的手中,轻巧无比,一铲接一铲的泥土,被吴用抛向后面。

    农泉在旁边指挥着工作,不住将泥土一筐一筐运出去。

    囚室里!

    赵念变得越来越虚弱无力。

    赵旭将赵念抱在怀里,对赵念说:“小念,你要坚强!出去后,哥哥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哥哥!我真得好像不行了。可我很高兴,自己有个哥......哥哥!”赵念小脸上扬溢着一抹凄美的笑容。

    “不会的!我们一定能够出去的。”

    “哥哥!你不要再用你的血喂我了。你帮我找到妈妈,别再凶爸爸,别再凶我妈妈好吗?”

    “我......”

    赵旭神色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哥哥答应你,不再凶爸爸了,也不再凶你妈妈了。”

    “你真得是一个好......好哥哥!我喜欢叶......叶子,要和她做朋......朋友......”

    赵念坚持说完最后一句话,小头一沉,直接晕死过去。

    “小念!小念!”赵旭对怀中的赵念不住地唤道。

    他再次将赵念的身体扶坐好,单膝抵在赵念的背心处。将内力输到赵念的体内,可赵念除了还有气若游丝的呼吸之外,内功已经对赵念毫无起色。

    赵念已经高烧数日了,孩子又小。能坚持到现在,全凭赵旭用内力和鲜血在维持她的生命。

    赵旭知道,妹妹赵念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一刻。

    若是失去妹妹赵念,那么接下来就该轮到自己了。

    绝望!无助!

    就是此刻赵旭现在最真实的写照。

    自己就算有万贯家财有什么用?就算武功盖世有什么用?

    人,只有活在当下,珍惜眼前的一切,人间才值得!

    赵旭的眼泪抑自不住泪流满面,喃喃说道:“晴晴,我对不起你和孩子!我知道,你和孩子会在家等我回来。但这次,我失言了!”

    就在这时,耳畔忽然传来土方“沙沙”的声晌。

    就听农泉的声音传了过来。

    “吴用,还要多久啊?”

    “快了!应该马上就到了。”

    农泉对吴用调侃着说:“你快改外名字吧!吴用,吴用!挖个洞还要这么久?真是没用。”

    “泉哥,我都快要累死了,你就少说两句吧!”

    赵旭听到农泉和吴用的声音后,大喜过望,循声来到囚室的一处地方,不住地呼喊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