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85章: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么久?
    吴用这小子生性好赌,否则也不能将家业败光了。.兄妹二人来到临城之后,吴用仍死不悔改,去赌场耍钱,被赵旭知道后,狠狠收拾了一通,这才斩断了吴用去赌场的念头。

    不过,吴用这小子平常无所事事,赵旭只是花钱养着他,平日里游手好闲,呆又呆不住。偶尔去了一次“斗狗”的地方,就一发不可收拾。

    闲来无事,总是去“斗狗”。

    一来二去“斗狗”也没斗出个名堂,但吴用却乐此不疲,总比天天宅在家里强。

    在去“临府家园”的路上,农泉给吴用打了电话,连拨了数次,吴用这小子也不接电话。

    平日里,农泉收少收拾这个吴用。所以,吴用对农泉非常忌惮。要是知道农泉打来得电话,肯定会接。只是手机装在裤袋里,一不小心弄成了静音的模式。所以,压根儿就没听见。

    当农泉和残剑赶到“临府家园”吴用居住的地方,敲了半天门,也没有人开,打吴用这小子的电话,他又不接。

    这可把农泉给气坏了!恨不得见到吴用,狠狠收拾他一顿。

    农泉是个糙汉子,一时间没了主意,问残剑怎么办。

    残剑知道农泉性格暴躁,出声安抚说:“农泉,你先别急。我给李总打个电话。”说着,掏出手机,拨打了李晴晴的电话,讲明了情况。

    李晴晴听过后,说:“残剑,你和农泉先在那里等一下。我打他妹妹吴曼的电话问一问。稍后给你回电话!”

    “好的!”残剑随之挂断了电话。

    李晴晴拨通吴曼的电话后,出声询问道:“小曼,你哥怎么不在家啊?”

    “他可能去狗厂了吧!”

    “狗厂?什么狗厂?”李晴晴追问道。

    吴曼解释说:“我哥不知道最近怎么喜欢上狗了,说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准备养条狗。所以,没事儿就往狗厂跑。”

    “狗厂在哪儿?”

    “在西环路上!我听他打电话的时候听到的。但具体在哪个狗厂,就不知道了。晴晴姐,你找我哥有事吗?”吴曼心中一动。平时,李晴晴只和自己谈工作上的事情,很少会问及她哥哥吴用。

    李晴晴随口回了句,“找你哥有点事。你安心工作吧!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李晴晴立即把信息反馈给了残剑。

    残剑听了之后,对农泉招呼说:“农泉,我们去西环路。”

    “去西环路做什么?”农泉一脸憨相地问道。

    “找吴用啊!”

    农泉“哦!”了一声,两人匆匆上了车,向着西环路驶去。

    西环路一带,有个比较有名的畜类交易中心。各种牛、马、羊啊,大多在这里贩卖。

    除此之外,附近也自发形成了一些零散的猫、狗交易中心。

    当农泉和残剑赶到西环路之后,残剑带着农泉挨个贩狗的地方找了起来。

    连找了数家,也没有找到吴用这小子。

    这可把农泉急坏了,赵旭被封压在密室之下。多耽搁一分钟,就会多一分危险。

    就在这时,农泉耳边隐隐传来了吴用的声音。

    残剑的内功不如农泉。所以,并没有听到。

    “农泉,我们再去别处找找。”残剑说。

    “等一下,吴用就在附近!”农泉的耳朵动了动。

    农泉又辩认了一会儿后,对残剑说:“跟俺来!”

    残剑急忙跟上农泉,向着不远处一个彩钢房走了过去。

    推了一下门后,见里面是锁着的。农泉一脚踢在了门上,将门给踢掉在地。

    两人进了房子里,见里面聚集了一堆人,正在吆喝着什么。而嗓门儿最高的那个人,正是吴用的声音。

    这帮人似乎赌眼红了,“吴用!”农泉喊了一嗓子。

    农泉这一声,不谛于炸雷一般,震得里边的人耳朵嗡嗡作晌。

    吴用转头一瞧,见是农泉和残剑后,吓得魂飞魄散,撒腿就跑。

    赵旭明令禁止吴用去赌场,他闲着实在无聊,这才来赌狗。

    赌狗其实就像古代斗蟋蟀一样,是一种变相的赌博。一般开赌的人,弄一些好狠斗勇的狗。例如比特斗牛犬、藏獒、这类凶猛的狗类,就是押哪只狗会获胜。

    这种斗牛、斗狗之类的赌博,是近代兴起的赌博方式。

    吴用慌不择路,向后门跑了过去。

    可刚跑了没多远,就被农泉给追上了。

    农泉上前一把揪住吴用,怒声吼道:“吴用,你又来赌钱了?”

    “泉哥!你别跟赵先生说,我只是手痒了,来小赌一把。”

    “你是不是找打!”农泉扬起胳膊就要打吴用。

    残剑出手将农泉的胳膊拉了下来,说:“农泉,先办正事要紧!”

    农泉松开吴用,狠狠瞪了他一眼,沉声说:“等回去再收拾你!”

    残剑对吴用说:“吴用,快跟我们走!赵先生出事了。”

    “什么?”吴用听了大吃一惊。急声问道:“残剑,赵先生怎么了?”

    “上车说!”残剑道。

    吴用点了点头,跟着农泉和残剑匆匆向门口奔去。

    上车之后,吴用急声问道:“残剑,赵先生究竟出什么事了?”

    “他被封压在一座房子的地牢之中。你不是擅长盗墓吗?这次要靠你救赵先生了。”

    吴用这才知道,农泉和残剑来找自己的目的。

    回到“月潭湾”之后,陈天河已经将“金潭御府”的房屋建造设计稿弄到手了。

    孔老爷子指着其中一座房子,对吴用说:“赵旭就被关押在这座房子里。我们会在距金潭御府150米处,以水管破裂维修为名,展开维修工作,来配合你的行动。从维修处,到这座房子,从上面的比例尺来看,至少有近六百米的距离,你需要多久能到赵旭那里?”

    吴用想了想说:“这要看土质情况,要是西北土质,我一天挖得很快。不过东北土质,会遇到一些石块之类的东西。就算我不眠不休,也要三天之久。”

    “三天?”

    众人听了无不大惊失色。

    从赵旭昨夜失踪来算,这已经过去近十二个小时了。再撑三天,也就是小四天之久。

    赵旭是习武之人,这四天倒是不置于饿死。可赵念也在地牢里,她一个小孩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么久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