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77章: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赵啸天在电话里听到女儿赵念惨叫连连,咆哮着吼道:“刘冠,你个畜牲,你倒底对小念做了什么?她可是你的外甥女啊!”

    “不!在我眼里,她只是赵家的人。”刘冠拿起电话,瞥了一眼在地上打滚的赵念,一脸冷漠的神色。

    “你倒底对她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让她吃了泥鳅,中了泥鳅盅而已。”

    一听女儿也中了盅毒,赵啸天一拳锤在桌子上。

    他怒声对刘冠吼道:“刘冠,你给我听着,休想用我女儿来威胁我,我是绝不会告诉你赵家宝藏下落的。你要是敢动小念一根汗毛,我赵啸天大不了和你鱼死网破!”

    “赵啸天!你还没那个资格!难道你当真是铁石心肠吗?只要你说出赵家宝藏的下落,我现在就给小念解药。否则,她将永远活在痛苦之中。”

    刘冠见自己用赵念来威逼赵啸天,赵啸天仍然不肯吐露赵家宝藏的下落,气得火冒三丈。

    赵啸天深知,一旦将赵家藏宝之地,告诉了刘家。那么不仅女儿赵念的命保不住,就连赵家族人的命,也未必保得住。

    想到女儿赵念正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赵啸天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眼泪成河流了下来。

    “小念,爸爸对不起你!”

    赵啸天不想再听女儿的惨叫声,直接将手机关机了。

    事情到了这个局面,已经不是赵啸天能够左右的了,他只能寄希望于儿子赵旭。

    许久不曾吸烟的赵啸天,从屋子里翻出了半包香烟。

    他点燃一支站在了窗前。

    窗外,乌云密布,眼见就要下雨了。

    赵啸天一边抽着烟,一边在想着心事。

    赵旭已经得知了赵家的藏宝之地,也知道了整个赵家的族人中了盅毒,受制于西厂。

    之前,赵啸天就跟陈天河叮嘱过,除非赵旭的公司能做到世界五百强,又或者修为达到天榜修为,才能告诉他真相。

    只是让赵啸天意外的是,赵旭的武功修为,已经跻身于天榜前十名。

    宴宾楼!

    当赵旭带着农泉等人赶到餐厅的时候,金中、马宇和鲁玉琪早已经等在了那里。

    窗外适时下起了雨!

    天气预报,原本报是晚上九点钟有雨来着,这才七点钟,就已经下起雨来了。

    金中见到赵旭后,对赵旭笑着调侃道:“你小子可以啊!再晚上一点,就要挨浇了。”

    “这雨一直从月潭湾那边,下到了市中心这边。”

    “月潭湾那边开始下雨了吗?”

    “下了!”赵旭说。

    金中拉着赵旭,指着餐桌上一条足有八九斤重的胖头鱼,说:“怎么样,这鱼不错吧?”

    “你们钓的?”赵旭目露惊色。

    在他的印象中,“柳潭”那个地方,似乎没有这么大的鱼。

    “对啊!”金中笑了笑,解释说:“今天,柳老爷子见我们喜欢钓鱼,今天带我们去了丰市。那里有个水库,我们在水库里钓的。”

    “我说呢。柳潭那个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鱼!看来,今天有口福了。”赵旭笑了笑。

    众人落座后,都开始品尝这条八九斤重的大鱼。

    不得不说,“宴宾楼”的厨师,做菜的确有水平。将金中钓到的这条大鱼,炖的味道十分鲜美。

    众人尝过这后,赞不绝口!

    金中见赵旭、农泉等人只顾吃菜,却很少喝酒,好奇地问道:“阿旭,你们几个怎么不喝酒?”

    赵旭没敢当着金中和马宇的面,说晚上有行动。否则,要是被鲁玉琪这丫头听见,这丫头肯定会跟着去。

    赵旭才不想带着鲁玉琪这个拖油瓶行动。便对金中说:“一会儿我们要去办些事情。所以,不能多喝酒!”

    “你们要去办什么事情?”鲁玉琪出声问道,目光向赵旭望了过来。

    赵旭回了句:“男人之间的事情!阿中,一会儿吃完饭,你先把小琪帮我送回去。”

    赵旭对金中使了一个眼色,金中立马答应下来,说包在他的身上。

    鲁玉琪心虽有不甘,想和赵旭一起去瞧瞧他们做什么。可赵旭已经下了命令,她一个姑娘家,不敢冒然行事。就算有办法脱离开金中,以赵旭几人的身手,早就不知去向了。

    她打算回去问问李晴晴,看赵旭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金潭御府!

    刘冠从密室里走了出来,回到内厅后,让人把陆小川唤了进来。

    “少爷!有事吗?”陆小川进来后,坐在刘冠的身旁,出声问道。

    刘冠手指头在桌上弹了几下,对陆小川说:“小川,赵恒已经向赵旭那小子通风报信,说赵念落在了我的手里。赵旭肯定会来营救赵念,你吩咐下去,让人做好准备。”

    陆小川一听,神色大变,对刘冠说:“少爷,赵旭那小子的功夫已经是今非昔比。他手下那帮人,个个生龙活虎,如果硬拼的话,我们可不是对手。”

    “我知道,我又没让你和他们硬拼。只是让你陪他们演场戏!”刘冠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得意地笑道。

    陆小川不解地问道:“少爷,你都把我说糊涂了。倒底是什么意思啊?”

    刘冠信心满满地说:“我故意将赵念抓来,目的就是引赵旭这小子上钩。不管他派谁来,你们都只许败,不许胜。我们的目标是赵旭这小子,只要赵旭亲自来营救赵念,到时候我就放下这密室的封龙石,就可以将赵旭那小子困死在密室中。只要除掉赵旭这小子,那么旭日集团自然不攻自破。到时候,你想杀陈小刀,还不是手到擒来。”

    陆小川听了大喜,向刘冠竖起了大拇指,说:“少爷高明!”

    “不是我高明,而是我早已经看穿了赵旭这小子的弱点。别看他和赵家吵翻了天,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实际上,他还是在乎赵家,在乎赵啸天的。”

    “那你确定,他会来救赵念吗?”

    “确定!”刘冠点了点头,站起来向窗边走了过去。

    窗外,仍然下着雨,隐隐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刘冠喃喃说道:“难得是个,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小川,不管他们是今天来营救赵念,还是明天来营救赵念。即刻去准备吧!这一次,我们一定要灭了赵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