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76章:你这个畜牲!
    金潭御府!

    这个简称为“金潭”的小区,和施浪下榻的“溪梦园”一样,是一处私人府邸。

    金潭御府的真正老板,其实是杭城刘家旗下某个地产机构。所以,刘冠来到临城之后,下榻在了“金潭御府”。

    金潭御府宅院的一间密室里,赵念对刘冠嚷叫道:“舅舅,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刘冠一进来,就被赵念吵得不行。

    他皱着眉头,骂咧咧地说:“妈的!吵什么吵?”

    赵念冲着刘冠的身边,对着他的手咬了下去。

    “啊!你这臭丫头。”

    刘冠吃痛,一巴掌将赵念扇了出去。

    赵念娇小的身体,不受控制跌飞出去,摔在地上,胳膊擦破了皮。

    小丫头今年才五岁,哪受过这么粗暴的对待,“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两天,刘冠正在为赵家的事情心烦呢。

    赵家的“啸天集团”输了官司不说,京城施家传来消息,和京城张家发生了争势,两家已经势同水火,暂时没有精力腾出时间来支援他们刘家了。

    马宇和金中这两个小子,一直呆在临城,明显是给赵旭来撑腰的。如果任由赵旭继续壮大下去,将会对他们杭城刘家直接构成威胁。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赵旭武功高强,在杭城的时候已经初露端倪,不将其商业势力击垮,对刘家来说终将是一场噩梦。

    刘冠缓步朝赵念走了过去,将倒在地上的赵念扶了起来。

    他从衣兜里拿出一支棒棒糖,递给了赵念,笑着哄道:“小念,刚才是舅舅不好!舅舅给你棒棒糖吃。”

    “我不吃!”赵念倔犟地将刘冠递来的棒棒糖,给拨弄掉了。

    刘冠眼神闪过一抹杀机,平和了一下心态,笑着说:“怎么,生舅舅的气了?”

    “你带我去找妈妈,我就不生你的气。”赵念嘟囔着小嘴儿,气鼓鼓地说道。

    “你妈妈回外公家了!”

    “外公?”赵念一脸天真的模样儿,望着刘冠问道:“外公长什么样子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

    “他啊!......”

    刘冠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尴尬地说:“就是那个样子喽!小念,你知不知道你们赵家的宝藏藏在哪里?”

    “宝藏?”赵念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刘冠听了之后,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还以为能从赵念这里能得到“宝藏”的线索呢。

    “那你给你爸爸打个电话吧!”刘冠说。

    “舅舅,那你带我去见爸爸行吗?”赵念稚声地问道。

    “不行!”刘冠说:“你爸爸把你妈妈气跑了,我们不能轻易原谅他。”

    “他们吵架了?”

    “对!吵得可凶了呢。”刘冠在编织着谎言。

    刘冠拿出手机,拨通了赵啸天的电话号码。

    晌了几声后,电话里传来了赵啸天急迫的声音。

    “刘冠,你把我女儿弄哪去了?”赵啸天厉声对刘冠问道。

    “爸爸!”

    电话里传来了赵念的声音。

    “小念,你在哪儿?”赵啸天急声问道。

    “爸爸!我和舅舅在一起呢。舅舅说,你和妈妈吵架了,还把妈妈给气跑了。你们为什么要吵架啊?”赵念听到赵啸天的声音,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转。

    “小念,爸爸和妈妈没有吵架!你妈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到时候爸爸带你去找她。”

    “嗯!那你一定要说到做到。爸爸,我想你了!”

    听到这儿,赵啸天声音变得哽咽起来,说:“小念,爸爸也想你!你放心,爸爸会救你出来的。”

    这时,刘冠从赵念的手中拿过手机,冷声说:“姐夫,你们父女的对话,还真是感人啊!只要你说出赵家的宝藏之地在哪,我就放小念回去。否则,我有的是办法,慢慢折磨你们。”

    “你这个畜牲,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早晚会遭到天谴的!”

    “天遣?”刘冠哈哈大笑了起来,“赵啸天,没想到你还信这个?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知道实力就是王道,胜者为王!我们杭城刘家就是天,你又让我如何遭到天谴!看来,不给你加点戏,你是真不配合啊!我倒要看看,你赵啸天究竟是不是铁石心肠?”

    “你......你要干什么?”赵啸天心里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别急,你呆会儿就知道了!好好听着。”

    刘冠说完,将手中放在了桌上,对赵念唤道:“小念,肚子饿了吧?”

    赵念摸着瘪瘪的肚皮,眼泪汪汪地说:“舅舅,我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舅舅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赵啸天一听刘冠要喂女儿赵念东西吃,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在电话里急声喊道:“小念,不要吃!千万不要吃。”

    赵念真得饿了,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如果不是要见妈妈刘文茵,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只见刘冠拿出两个小盒子,一盒是米饭,另一盒是炖煮的泥鳅。

    赵念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过泥鳅,指着小盒里的菜,对刘冠问道:“舅舅,这个是什么菜啊?”

    “是泥鳅,是一种很好吃的鱼!可好吃了,吃吧!”刘冠眼神里闪过一抹狠毒的神色。

    赵念实在是饿坏了,拿起米饭先吃了起来。

    赵啸天在电话里不住地叫着:“不要吃,不要吃!”

    可赵念离电话的距离较远,只能听到电话里声若蚊昑的声晌,根本听不清赵啸天在说什么。

    刘冠给赵念夹了条泥鳅,说:“小念。只要你好好吃饭,舅舅就带你去找妈妈。”

    一听刘冠肯带自己找妈妈,赵念夹起泥鳅美美吃了起来。

    赵念一心想找妈妈,又吃了两条泥鳅。

    她肚子实在是太饿了,感觉这个叫“泥鳅”的鱼,还挺好吃的。

    其实,刘冠给赵念的“泥鳅鱼”,就是一种叫做“泥鳅盅”的盅毒。是将泥鳅浸在竹叶和盅药的水中,即形成了有毒的泥鳅,再煮熟后,便成了“泥鳅盅”。

    云疆一带,早在远古的时代,属于荒蛮之地。这里魑魅魍魉横行,很多古老的部落,诞生了许多的异俗。

    食“泥鳅盅”的人,盅毒发作的时候,会感到腹内有泥鳅在来回窜动。有的时候会上冲喉头,有的时候会直达肛门,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就听赵念吃着吃着,突然“啊!”的惨叫一声,娇小的身躯翻滚在地上。口中惨叫连连,不住地呼救道:“舅舅,我肚子疼......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