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70章:对赵家的折磨
    刘冠对刘文茵怒吼道:“刘文茵,你是不是和赵啸天结婚了,就忘记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你给我滚开,否则我今天连你一起收拾。”

    “你敢!”刘文茵厉声吼道。

    “来人!”刘冠喊了一声。

    房间里纵出两个男人,两人的太阳穴凸鼓,一看就是修练内功的好手。

    “把大小姐给我抓起来!”

    两人躬身应了句:“是!”,直接向刘文茵扑了上去。

    刘文茵扑上前去,和这两人打了起来。

    三人在房间里厮打起来,拳脚相加,“嘭嘭!”之声不绝于耳。

    刘文茵功夫虽然不错,却不是眼前两人的对手。五十招之后,就已经显露败象,被其中一人一腿扫倒在地。

    未等刘文茵重新站起来,两人同时扑上,一左一右压住了刘文茵的胳膊,将刘文茵给制服住了。

    刘冠从身上拿出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鼓,赵啸天、赵啸仁、赵啸义、赵啸智、赵啸信看了之后,脸色纷纷大变。

    “不要!”刘文茵失声尖叫道。

    刘冠冷笑了一声,手指在小鼓上轻轻弹了弹。

    鼓的皮面发出了“咚!咚!”沉闷的声晌。

    赵啸天兄弟几人,同时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几人口中同时惨叫连连,身体佝偻翻滚着,腹内疼如刀绞,又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啃咬。

    “刘冠,你给我马上停下!”刘文茵冲着刘冠怒声吼道。

    刘冠走到刘文茵的面前,扬起手臂,一巴掌狠扇在刘文茵的脸上。

    “我亲爱的姐姐!不是我刘冠不念姐弟之情,是你太不争气了。老爸说了,女人的心比起男的来,还是心太软了。所以,老爸让你回刘家,不需要你留在赵家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用留在赵家了,以后赵家的事情,我刘冠一人说得算。还有,你手上的解药早就没了,只有我刘冠有赵家的解药。所以,你救不了赵家。姐姐,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刘冠冷声笑道。

    “你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我!”

    刘文茵极力挣扎着,可她的双臂被身边的两人治得死死的,根本动不得分毫。

    刘冠伸手捏住刘文茵的嘴巴,冷声说:“姐姐,你最好老实些。别逼我动你和赵啸天的孩子。你知道我的行事风格,只要我想做得事情,没人能阻止得了我。”

    刘文茵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她狠狠瞪着刘冠,却又无可奈何。见赵啸天兄弟几人躺在地上不住痛苦的翻滚,心里在滴血。

    刘冠松开刘文茵后,缓步踱到了赵啸天几个兄弟的身边。

    赵啸天兄弟几人还兀自躺在地上不住翻滚着,身上早已经被冷汗湿透。

    这种痛不欲生的滋味儿,赵啸天真是受够了。

    如果不是为了赵家的族人,如果不是为了赵家的血脉,赵啸天宁可一死了之。

    刘冠在赵啸天的身上踢了两下,冷声说:“慢慢享受吧!如果受不了,可以爬到我这里来,我会给你们解药。”说完,走到座位上,从雪茄盒里抽出一支雪茄,翘着二郎腿抽了起来。

    赵啸天兄弟几人,痛得身上每个毛孔都在打颤,甚至连说话的时候,牙齿都是上牙碰着下牙。

    身上的痛楚非旦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

    他们身体中的可是“盅毒”,这种古老的邪术,根本不是普通人的血肉之躯都能抵挡的。

    赵啸信第一个受不了了,声音发颤,喉咙里艰难地挤出一句话。

    “我......我想要解......解药!”

    “想要解药就过来拿!”刘冠吐了一口烟,眯着眼睛说。

    赵啸天喉咙里艰难地说道:“老......老六,不......不要放弃!”

    赵啸信没有听赵啸天的话,调整过身体后,费着九牛二虎之力,向着刘冠一步一步艰难地爬去。

    短短几米的距离,可对赵啸信来说,不谛于漫漫长路一般。

    身上的汗水,早已经浸湿了衣衫。只要使劲拧,都能拧出水来。

    爬到刘冠的脚下后,赵啸信抬头瞧着刘冠,说:“解......解药!”

    刘冠伸出一只脚,眼神里满是戏虐的眼神儿,冷笑着说:“把我的皮鞋舔干净,我自然会给你解药。”

    刘文茵对赵啸信喊道:“老六,坚强些!不要听他的话。”

    赵啸信仿佛充而未闻一般,伸出颤抖的手,捧住了刘冠的皮鞋,竟然真得伸出舌头,去舔刘冠的皮鞋。

    “卖力点!”刘冠厉声喊道。

    赵啸信心里屈辱的不行,可他实在受不了身上的苦楚,对着刘冠的鞋子仔细舔了起来。

    舔了一圈后,赵啸信喉中艰难地说:“解......解药!”

    刘冠一脚将赵啸信的头踩在了地上,怒目圆睁,怒声说:“不是说你们赵家的人,个个很有骨气吗?原来都是孬种!”

    “赵啸天,你看到没有!你的亲弟弟,来舔我的鞋子,还在向我下跪求饶!只要你说出赵家的藏宝之地,藏在什么地方,我立马给你们解药。”

    赵啸天一声不吭,身体蜷缩在地上,不住颤抖着。

    “说不说?”

    刘冠在赵啸信的身上狠踢了两脚,赵啸信口中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你......你不要枉费心机了,我是不......不会说得!”赵啸天道。

    刘冠一脚将赵啸信给踢开。

    他上前又将赵啸智一把抓了过来,对赵啸天威胁道:“赵啸天,我就不信你铁石心肠,能看着你这些兄弟,个个受难!”

    刘冠抓起赵啸智,一连在他的脸上连扇了数个耳光,不仅把赵啸智的眼镜打飞了,更是把脸打肿胀成了猪头。

    “杀......杀了我!”赵啸智说。

    “想得美!”刘冠气得将赵啸智扔在地上。

    赵啸智上前一把搂抱住刘冠的腿,张口向刘冠的腿咬了过去。

    “啊!”

    刘冠痛得叫了一声,低头一瞧,小腿的一块肉被赵啸智咬了下来。

    “你找死。”

    刘冠一脚踢在赵啸智的身上,将他踢了出去。

    噗通!

    赵啸智的身体结实撞在了墙上,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