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59章:盅术传人
    赵旭留在华怡的医馆里,让华怡对父亲赵啸天观察了许久。确认赵啸天的伤势没问题后,这才让农泉和血饮,将赵啸天和刘文茵送回到了“御福园!”

    华怡的办公室里,华怡见赵旭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儿,出声询问道:“你为什么不把你爸留下来?他留在赵家,只会让他更危险。”

    赵旭抬头苦笑了一下,说:“他有他的使命!我不该去干涉他的生活。”

    “那你不怕他有危险吗?”

    “怕有什么用,这是他自己选择得路!”赵旭抬头瞧了华怡一眼,说:“甚至于,他今天替刘文茵挡下那一剑,我都觉得是他之前精心设计好的。”

    华怡闻言微微蹙起了秀眉,不解地问道:“赵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爸怎么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去挡你那一剑?”

    赵旭沉吟着说:“他知道我会对刘文茵下手,也有可能是他和刘文茵一起商量好的。不过,这只是我自己的猜测。”

    “不会吧!那一剑要是稍有差池,就会要了他的命。你爸不会拿他的性命去赌吧?”

    赵旭凄然一笑,说:“可惜,他赌对了!”

    赵旭不由想起,父亲赵啸天对他在纸上写得“盅毒”的事情。对华怡询问道:“对了,华医生,你会不会解盅毒?”

    “盅毒?”华怡摇了摇头,苦笑道:“就算我医术厉害,也不是万能的。会盅毒的人,可是比邪医还要厉害。邪医只是养养毒虫罢了,可盅毒是一种上古巫术。这个东西邪门的很!”

    “那你知道,谁能解盅毒吗?”赵旭一脸期待的神色,对华怡追问道。

    华怡想了想,说:“盅毒最早发源于云疆一带。什么事情,想要根治,必需去源头寻找答案。所以,想要解盅毒,去云疆一带的发源地,才有希望。谁中了盅毒?”

    “赵家的人,全部中了盅毒。这就是西厂能控制赵家的原因。西厂的人,会定期给他们解药。除此之外,根本无药可解。”

    赵旭也没瞒着华怡。

    华怡和赵旭两人是过命的交情。

    华怡在听说赵家的人全部中了“盅毒”之后,不由惊得花容色变。

    这种古老的盅术,现代仍有传人。

    擅于养盅者,并非全是心思歹毒之人。但有少部分邪术传人,用这种邪术为非作歹。

    华怡对赵旭说:“赵旭,此事非同小可!可能需要你亲自去云疆一趟。我之前去过一次云疆,偶遇过一对十几岁的小女孩儿,亲眼目睹过盅术的神奇。现在这对小女儿孩儿,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小了吧!”

    “一对小女孩儿?”赵旭闻言皱起眉头。

    华怡笑了笑,说:“以前是十五六岁的少女,现在应该二十几岁了吧!应该叫姑娘了。”

    “华医生,这两人能解盅毒吗?”

    “应该可以!”华怡点了点头,说:“我只记得她们的名字一个叫做金珠,一个叫做银珠,只有这些信息了!是在一个寨子里碰到的。现在盅术的传人非常稀少,你可以顺着这个线索去查一查。”

    “那等我忙完对付赵家的事情吧!”

    “还是得尽快才行,你也可以先托朋友查一查。到时候,如果有时间,我和你一起去吧!”华怡说。

    如果能得到华怡的同行,赵旭对寻到金珠和银珠这两个姑娘还有些把握。否则,茫茫人海,他只知道这两个姑娘的名字,寻找起来,不谛于大海捞针。

    赵旭和华怡谈完以后,怕老婆李晴晴太过担心,就开车回到了家。

    李晴晴一直在家里等着赵旭,见赵旭回来了,立马迎了上去。

    “赵旭,你爸叫你去做什么?”李晴晴关切的表情溢于言表。

    赵旭一言不发,坐到了沙发上。

    见赵旭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李晴晴来到沙发上,坐到了他的身边。

    “倒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啊。”李晴晴急声问道。

    “我和他动手了,把他刺伤了!”赵旭说。

    “什么?”

    李晴晴闻言花容变色。

    “你们不是要好好谈谈吗?怎么一言不和就动起手来。”

    赵旭也没有隐瞒,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在听到,赵旭一剑洞穿了赵啸天胸膛的时候,李晴晴吓得俏脸惨白。直到听说,赵旭给赵啸天输血,华怡帮着医好了赵啸天,这才放心下来。

    “那你爸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李晴晴追问道。

    “至少要养上十天左右吧!”

    赵旭叹了口气,脑海里想着父亲赵啸天用纸笔写得赵家的人中了盅毒,以及赵家宝藏的事情。

    赵旭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有想到,赵家的宝藏就在临城。并且,藏在了李战的墓地。

    连他都想不到赵家的宝藏之地,更别说那些厂狗了。

    赵旭打算晚上的时候,再将这些事情告诉李晴晴。

    李晴晴在听说赵啸天被赵旭刺得身受重伤,说:“赵旭,我都劝你不要动手了,你怎么就不听呢?万一,这一剑稍有差池,将你爸刺死了,你......”

    李晴晴简直不敢去想这个可怕的后果!

    万一发生这样的事情,恐怕赵旭将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万幸的是,赵啸天只是身受重伤,并没有性命之忧。

    赵旭叹了口气,说:“我也没想到,他会为刘文茵那个女人挡下致命的一剑。刘文茵原本就是西厂的人,死不足惜。可他居然为了那个女人,挡剑!”

    “你也别怪你爸了!再怎么说,他和刘文茵已经结婚几年了。如今,还有了赵念。如果你真得杀了刘文茵,那赵念怎么办?”

    “我......”

    赵旭一时间为之语结。

    他当时在气头上,哪想过这么多的事情。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还是太鲁莽了。

    赵旭也是一个为人父母之人,他恨不得一剑结果了刘文茵。可真得杀死了刘文茵,自己就会开心吗?

    会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吗?

    想到赵念,有可能会失去母亲变成孤儿,赵旭心里非旦没有一丝高兴的情绪,反而有一种针扎般的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