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58章:赵家的秘密
    华怡的医馆里,赵旭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一言不发。

    农泉走过来,对赵旭说:“少爷,赵家的人和刘冠他们都走了!”

    “嗯!你和血饮先守在外面。”赵旭对农泉吩咐说。

    “知道了!”

    农泉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刘文茵坐在椅子的另一边,她心里在牵挂着赵啸天的安危。

    赵旭虽然近在咫尺,但她有自知之明,没敢和赵旭搭话。

    过了许久,急救室的门打开,华怡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

    赵旭立马迎了上去,对华怡急声询问道:“华医生,我爸他......”

    华怡微微一笑,说:“放心吧!命保住了。”说完,从赵旭的身边经过,来到刘文茵的身边,说:“你就是刘文茵吧?”

    “你好,华医生!”

    刘文茵知道给赵啸天救治的人是华怡,也早听说华怡是个神医,只是没想到华怡风姿绰绝,这般年轻!

    华怡点了点头,对刘文茵说:“赵先生让我唤你进去!”

    刘文茵很有礼貌说了声,“谢谢!”,从赵旭身边经过,进了急救室。

    赵旭脸上流露出失望的表情,没想到父亲赵啸天被救过来后,最想见的人居然不是自己。

    华怡似乎瞧出了赵旭的心思,走到赵旭的身边,说:“赵先生,你跟我来!”

    赵旭点了点头,跟着华怡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华怡对赵旭说:“赵先生,我刚才在给你爸医治的时候,发现他体内被人安装了窃听装置。这种装置是目前世界上先进的一种窃听器,造价不菲。我本想替你爸从体内取出来,但你爸坚持不让取。你应该明白,这其中的原因吧?”

    赵旭被华怡这番话惊得瞠目结舌,没想到厂狗这帮人,丧心病狂地将窃听器植入到了父亲赵啸天的体内。

    赵啸天一定是担心被厂狗察觉,才不肯让华怡帮着取出藏在体内的窃听器。

    “你父亲对你有话说,我已经帮他准备好了纸和笔。所以,在里边,不该问的事情,你千万不要问!”华怡对赵旭叮嘱道。

    赵旭点了点头,对华怡说:“华医生,谢谢你!”

    “你就别和我客气了!不过,我想不明白,就算你和你父亲之间有着恩怨,但还没到要下重手的地步吧?你怎么会对他下这么重的手?”

    赵旭也没对华怡隐瞒,说:“我这一剑原本是要刺向刘文茵那个妖女的,是他替刘文茵挡下了那一剑!”

    华怡“哦!”了一声,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这事儿关系到赵旭的家事,华怡不便再刨根问底了。

    华怡对赵旭说:“刘文茵应该马上出来了,你去走廊处等着吧!”

    赵旭点了点头,起身出了华怡的办公室!

    华怡对赵旭的情况非常了解!

    她没想到,赵啸天会为了刘文茵,而挡下这致命的一剑。如果,赵旭的剑稍有差池,那么赵啸天定然会命陨当场。

    赵旭在走廊等待着,心里一直在想父亲赵啸天体内藏着窃听装置一事。

    赵啸天宁可继续把窃听装置藏在体内,也不愿意被厂狗发现他体内的窃听装置被取了出来。而赵啸天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赵家!

    大约七八分钟过后,刘文茵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走到赵旭的面前说:“你爸唤你!”

    赵旭点了点头,迈着大步进了抢救室。

    抢救室里的病床上,赵啸天的胸口缠着绷带。但没有深度见红,应该是华怡的止血药起到了作用。

    赵旭见父亲赵啸天脸色无比苍白,心里感到非常愧疚。

    “对不起!”赵旭艰难地从口中挤出了三个字。

    赵啸天轻咳了两声,眉头紧锁,道:“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如果这一剑,能减少你对我的恨意,我宁可你一剑杀了我。”

    赵旭一阵无语,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赵啸天动了动手指,赵旭见他的手指,轻轻碰了碰被单下的纸和笔。

    赵旭急忙从被单下,取出了纸和笔。

    赵啸天给赵旭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

    他握着笔,在纸上写道:“赵家的人,全部中了西厂的盅毒!”

    赵啸天平常写得字体非常工整漂亮,可是因为失血过多,刚刚被抢救过来,再加上没正确地握笔铺纸,纸页上面的字迹看上去非常的潦草。

    赵旭大惊失色,没想到“西厂”,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控制了整个赵家。

    盅毒,是云疆一带独特的秘术!

    在古代,“痋术”、“盅术”、和“降头”,被称之为三大巫术。发源于,一些古老的部落里。

    到了近代,依然有这类的新闻出现。只是赵旭,从未经历过这么玄奇的事情。

    骤然听到赵家的人,全部中了“盅毒!”。

    短暂的震惊过后,赵旭急忙在纸上写道:“你中的什么盅毒?”

    “金蚕盅!”赵啸天在纸上写道。

    “可有解法?”

    “目前无药可解!只能定期服用他们给的解药。”

    赵啸天和赵旭这对父子,不断在纸上,一个问着,一个答着。

    赵旭不时出声假意对父亲赵啸天抱怨几句,以免让监听之人,洞察出来。

    在得知赵家被西厂控制的真正原因后,赵旭在纸上写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盅毒的解药!”

    赵啸天一双眼神里,流露出希冀的光芒。在纸上再次写道:“去取回赵家的宝藏!将啸天集团吞并在你的手里。”

    “赵家宝藏在哪儿?”赵旭在纸上写道。

    赵啸天写道:“李战的墓室!就是赵家宝藏的入口。赵家的守护戒子,就是开启宝藏的机关钥匙。”

    看到父亲赵啸天的回答,赵旭脸上流露出震惊的表情。

    恐怕就算赵旭想上无数个日夜,也猜不到赵家的宝藏,居然藏在李战的墓地。

    赵旭在纸上回道:“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赵家只有你四叔和五叔能信得过,不要信赵家任何人!”赵啸天再次在纸上写道。

    赵旭点了点头,随后将赵啸天写过纸的字,卷起来插进了香烟盒里。

    收起纸笔后,赵旭对躺在床塌上的父亲赵啸天说:“如果你不去向我妈坟前忏悔,我是不会原谅你的!”说完,迈着大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