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56章:我才不要这样的坏哥哥!
    刘冠带着赵念出现在赵旭的视野中。

    赵念快速奔跑了过来,见赵啸天胸前插着短剑,胸前的衣襟早已经被鲜血染红。

    她伤心“呜呜!”哭了起来。

    “爸爸!你不要死,不要死!......”

    赵啸天面色苍白如纸,嘴角流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虚弱无力地说道:“小念你......你放心,爸爸是不会死......死的!”

    赵念来得时候,刚巧看见赵旭将短剑插进了父亲赵啸天的胸膛。

    她虽然年小不懂事,但也分得清,谁是凶手。

    赵念小手向旁边站着的赵旭推了过去,哭兮兮地说道:“你这个坏哥哥!为什么要杀爸爸?我咬死你。”说着,张嘴向赵旭的手咬了下去。

    赵旭并没有躲闪,任由赵念咬着自己。

    那一口尚未长齐的牙齿,对赵旭来说,根本不疼不痒!

    当“鱼肠剑”插进赵啸天胸膛的那一刻起,赵旭的大脑一直处在短路的状态下。

    他万万没有想到,父亲赵啸天会为刘文茵挡下了致命的一剑。

    刘文茵将女儿赵念拉到一旁,一张俏脸上,早已经泪流满面。

    “小念,那是你哥哥!你不要怪他。”

    “不!他是坏人,我才不要这样的坏哥哥。”赵念一双黑亮的小眼睛,狠狠瞪着赵旭。“妈妈,爸爸会不会死?”

    “不......不会的!”刘文茵心里早已经没了主意,大脑处于一片空白。

    刘冠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冷冷看着这一切。

    赵旭回过神儿来后,瞧着父亲赵啸天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替她挡剑?”

    “你......你不能杀她!”赵啸天虚弱无力地说。

    赵旭急忙弯下腰来,查探父亲赵啸天的伤势。见“鱼肠剑”已经贯穿了赵啸天的身体,顺着剑体流下来鲜血,早已经将地上染红。

    赵旭眼珠子红了起来,沉声说:“你还欠我妈的,也欠我的!你不能死!”说着,弯腰抱起赵啸天。

    赵啸天的伤势严重,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救治,肯定有生命危险。饶是如此,也不能保证赵啸天会度过危险期。

    赵旭暗运内力,透过他的掌心,内力输入赵啸天的体内,用内力护住了赵啸天的心脉。

    只要人的心脏还在跳动,以华怡的医术,就有治好的可能。

    赵旭抱着父亲赵啸天,对刘文茵说:“我带他去治疗!”

    “好!”

    刘文茵泪眼婆娑抹着眼泪,点了点头。

    刘冠上前拦住赵旭,冷声说:“你不能带赵啸天离开这里!”

    “滚开!”赵旭瞪着刘冠怒声吼道。

    刘冠被赵旭的气势所慑,硬着头皮说:“你要带赵啸天离开这里,不用他流血而死,我就可以轻易让他死掉。”

    “我让你滚开!”赵旭再次厉声吼道。

    赵旭眼露杀机,别说是刘冠,就算是天王老子此刻挡在他的面前,赵旭也不会买帐!

    刘文茵对刘冠说:“刘冠,你闪开!让他走。”

    “可是......”刘冠面现犹豫之色。

    “闪开!”刘文茵厉声吼道。

    刘冠这才极不情愿让开了道路。

    赵旭瞧了刘文茵一眼,抱着父亲赵啸天健步如飞,奔出“御福园!”

    赵念摇了摇刘文茵的手臂,哭着问道:“妈妈,哥哥他把爸爸带哪儿去了?”

    “哥哥去救你爸爸了!小念,我们走。”

    刘文茵刚要拉走女儿,却被刘冠一把将赵念抢了过去。

    “舅舅,你弄疼我了!”赵念哭得更厉害了。

    刘文茵冷眼瞧着刘冠叱声问道:“刘冠,你倒底想干什么?”

    刘冠冷笑着说:“姐,别说我信不过你。赵啸天生死未卜,赵念可是赵旭同父异母的妹妹,其价值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吧?”

    “你把小念还给我,休想拿她做人质!”刘文茵向刘冠扑了上来。

    刘冠硬和姐姐刘文茵拼了一掌,趁着反震之力,带着赵念向后飘了数米。

    刘文茵刚想追击,两条人影先后扑了上来。

    当刘文茵和对方对了一掌后,“轰!”的一下,刘文茵被击得倒飞出去。

    一个头陀模样的人,对刘文茵施了一礼说:“大小姐!你再对少爷出手,请恕我们对你无礼了!”

    “你们!......”

    刘文茵知道打不过面前二人,鼻里不由“哼!”了一声,对刘冠怒道:“刘冠,你要是敢伤小念一根汗毛,我饶不了你!”

    “姐,你想什么呢?我可是小念的亲舅舅啊!小念这么可爱,我怎么会伤她。”刘冠阴侧侧地冷笑道。

    刘冠使劲挣扎着,哭喊道:“舅舅,你放开我,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刘文茵心里牵挂着赵啸天的安危,知道刘冠铁了心要用女儿当人质。出声对女儿安慰道:“小念,你先跟着舅舅,我去看看爸爸!”

    “妈妈,我也想去看看爸爸!”赵念稚幼的声音传了过来。

    刘文茵一狠心,扭头向着门外快速纵了过去,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纷洒在空中。

    在通往华怡医馆的道路上,赵旭驾驶着一辆奔驰大G,疯狂地奔驰。不断超过一辆又一辆的车!

    他一边开着车,不时回头瞧着仰躺在后排座位上的赵啸天。见赵啸天虽然呼吸微弱,但还好有呼吸。这让赵旭放心不少。

    这个时候,时间就是金钱!所以,赵旭一路将车开得飞快。

    “你千万不能死!我还没和你好好谈谈呢。”

    “还有!你欠我妈很多,必需去她的坟前忏悔,你不能死!”

    赵旭一边开车,一边对父亲赵啸天变相的激励。

    与此同时,他给华怡打了电话,说父亲赵啸天受伤了。让华怡为自己开辟一条绿色通道。

    华怡在电话中,对赵旭简明问了赵啸天的伤势。

    一听赵啸天的胸膛,被剑贯穿!

    华怡大惊失色,对赵旭追问道:“赵先生,你父亲是什么血型?”

    “A型!”

    “我这里A型血没有了,你快打电话让平泰医院帮我调一部分A型血的血浆过来。”

    赵旭一听,立马又给“平泰医院”的院长宋子桥打电话,让他用最快的速度,将A型血的血浆,送到华怡的医馆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