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50章:你们赵家的宝藏,就藏在临城吧?
    赵啸天摇了摇头,叹息道:“小旭,别太意气用事,年轻人刚愎自用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少给我摆这些人生大道理!”赵旭情绪激动地说。

    在说话的同时,他的耳朵动了动,已经察觉到附近有人在监听。

    高手!

    这是赵旭对监听人的定义。

    赵旭对父亲赵啸天使了个眼色,示意附近有人。

    赵啸天微微晗首,冷声说道:“既然,你固执己见,那就别怪赵家对你不客气了。”

    赵旭冷笑了两声,说:“看来,你们已经打定了主意,又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我。”说完,打开包房的房门气冲冲走了出来。

    适时碰到从另一间包房走出来的李晴晴,赵旭上前拉起老婆李晴晴的手,说:“晴晴,我们走吧!”

    赵啸天、赵啸仁、赵啸义和赵啸智站在二楼的包房窗前,目睹着赵旭、李晴晴和农泉乘车离开后,许久才收回了目光。

    赵啸义刚想张嘴说话,只见赵啸天伸手摇摆了一下,说:“我们也回去吧!”

    众人“嗯!”了一声,起身离开了宴宾楼!

    在回去的路上,李晴晴见赵旭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轻轻碰了碰他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赵旭摇了摇头。“农泉,前边停一下!”

    农泉应了一声,将车缓缓驶向路旁停了下来。

    赵旭对农泉吩咐说:“农泉,你立刻悄悄返回宴宾楼,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你的踪迹。刚才,我在宴宾楼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息,这人武功不弱。要是碰上,引到它处和他交手试探一下。”

    农泉一听,高兴的眉飞色舞,急忙点头应道:“少爷放心吧!俺这就去。”

    “别鲁莽,要是打不过。记得保命要紧!”

    “少爷,你也太小瞧俺了。”

    灯光下,农泉的声音犹在耳边,人已经在数米开外。

    李晴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她来到赵旭的身边,说道:“看来,他们已经布好了局!”

    “不!还没有。”赵旭说。

    赵旭转过身来,对李晴晴说:“晴晴,今天他对我说了个忍字。既然如此,明显时机未到。”

    “是他们的时机未到,还是我们的时机未到?”

    “有可能都没到!”赵旭笑了笑。“走吧!我们回车上说。”

    赵旭坐到了驾驶位置,李晴晴则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李晴晴在听了赵旭与赵啸天会面的讲述后,微微蹙起秀眉,沉吟了半晌说:“你爸对你写了个忍字,可难道就让你一直等下去?”

    “不能!”赵旭一边开车,一边说:“晴晴,难道你忘了这句话的下半句。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只是倒底要忍到什么时候,我相信他心里自然有个衡量的标准。”

    月潭湾!

    赵旭回来后,一直在“观景台”的位置等待着农泉。

    一个多小时后,农泉迈着大步走了回来。

    农泉眼尖,离着老远,就看到“观景台”站着的人影是赵旭。

    他几个纵跳,快速向“观景台”这边奔了过来。

    到了赵旭的近前后,他对赵旭汇报道:“少爷,我在宴宾楼里里外外寻觅了好久,也没有发现你说得那个人。”

    赵旭“嗯!”了一声,点了点头,对农泉说:“辛苦了!你回去休息吧。”

    “少爷,你既然察觉到了,为什么不亲自出手啊?以你的身手,那人定然逃不了。”

    “还远未到我出手的时候,那样只会打草惊蛇。”

    “哦!......”

    农泉挠了挠头,粗声说:“下次要是让俺碰到这个兔崽子,一定好好收拾他!”

    赵旭笑了笑,拍了拍农泉的肩膀,道:“放心吧!该让你出手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出手的。回去休息吧!”

    “好咧!那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农泉说完,迈着大步步履潇洒离开了。

    赵旭从衣兜里摸出一包烟,点燃一颗抽了起来。

    夜风袭来,吹乱了赵旭的发型。

    他努力让自己清醒着。

    这一次,看似是自己“旭日集团”和赵家“啸天集团”的一次火星撞地球般的商业碰撞。实际上,隐在暗中的那只手才是可怕。

    西厂已经控制了赵家。

    赵家里有人早已经有生了叛心,包括赵啸仁、赵啸义和赵啸智,这里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尤是个未知数。

    一切的一切,都在向未知的方向发展。但不管是西厂也好、东厂也罢,他们的目的就是五大家族的人,以及各自家族的财富,乃至沈万三的那笔财富。

    御福园!

    赵啸天一个人在房间里正在喝着红酒,房门突然传来了一声“咔!”的轻微开门声晌。

    赵啸天的目光向门口望去,只见刘冠开门走了进来。

    见进来得人是刘冠,赵啸天脸上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随后便恢复如常。

    “原来,是你特意把你姐支开的。”赵啸天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酒,慢条斯理地说道。

    刘冠哈哈一笑,说了句:“怎么,你就不奇怪,我怎么会有你们房间的钥匙?”

    “在这个世界上,我还真想不出来,有什么事是你们刘家做不到的。”

    “还算你有些自知之明!”刘冠阴恻恻冷笑了两声。

    他拉过一张椅子在赵啸天对面坐了下来。

    拿起桌上的酒瓶,见赵啸天喝得只是一瓶国产张裕红酒。

    “我说姐夫,你这品味降低了啊!在国外的时候,你可是只喝波尔多的红酒。”

    “别叫我姐夫!我担不起这个称呼。”赵啸天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说:“人无论到哪里,要懂得入乡随俗!”

    刘冠眼神里流露出一丝锋芒,盯着赵啸天说:“赵啸天,你可是个聪明人。不过嘛,这么多年了,你们赵家还没有交出赵家藏有的宝藏,我老爸可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你最好把赵家的藏宝之地说出来,当保你赵家人的生命无忧。否则,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另外,上次赵啸义从赵旭那里取得赵家的守护钥匙,却说中途弄丢了。我姐呢,极力为你们赵家开脱,但我这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不管这戒子是在你们赵家手里,还是在赵旭的手上。如果我刘家得不到,你们赵家也别想好过!别忘了,你们赵家几十条人的命,在我刘家的手里。”

    刘冠将面孔凑到赵啸天的面前,冷声说:“赵啸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赵家的宝藏,就藏在临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