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49章:忍
    李晴晴陪赵旭来赴赵家的家宴,饭菜虽然美味,但食在嘴中却是索然无味。

    她哪有心情吃饭,一直担心赵旭和赵家的人吵翻。幸好,赵旭克制住了自己,没和赵家的人摊牌。

    不再聊赵家“啸天集团”的事情后,赵啸义把话题引到了李晴晴的身上。让她讲了讲和赵旭最近的生活过得如何。

    这顿饭别提吃得有多压抑了,好不容易熬到饭局的结束,这让李晴晴暗中舒了一口气。

    吃完饭后,赵旭率先站了起来,说:“我和晴晴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吧!”

    赵啸义出声道:“小旭,用不用我派车送你?”

    “不用,农泉在这里呢。”赵旭搀着李晴晴的胳膊站了起来,说:“晴晴,我们走吧!”

    两人转身刚要走,就听赵啸天出声道:“等一下!”

    赵啸天站了起来,对赵旭说:“小旭,你跟我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李晴晴挣脱开赵旭的大手,柔声说:“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赵旭点了点头,跟着赵啸天走了出去。

    刘文茵对李晴晴笑了笑,说:“晴晴,我们能去隔壁房间聊聊吗?”

    “嗯!可以。”

    李晴晴之所以选择留下来,目的就是想趁赵旭不在,和刘文茵聊一聊。

    刘文茵拉着李晴晴的手,到了隔壁的房间。

    两人落座后,刘文茵妩媚一笑,说:“晴晴,你长得真好看!”

    “谢谢!”李晴晴嫣然一笑。

    “听我小妹若烟说,你和她是朋友?”

    李晴晴点了点头,说:“若烟很率真,我很喜欢和她交朋友。只是没想到,她是你的妹妹。”

    “我小妹生性喜爱胡闹,没惊扰到你们吧?”

    “没有!若烟挺好的。”

    两人一问一答,婉如多年未见的姐妹。

    李晴晴盯着刘文茵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刘文茵脸露尴尬的神色,论年龄她和赵旭还有李晴晴的年纪相仿。可是论辈份,足足比赵旭和李晴晴高上一倍。

    “你就叫我文茵吧!”刘文茵说。

    李晴晴点了点头,对刘文茵说:“文茵,我从赵旭那里听说了他父母和你之间的事情。”

    刘文茵苦笑了一下,“你心里一定在笑话我吧?”

    李晴晴摇了摇头,说:“那倒没有,倒是很佩服你这种敢爱敢恨的女人。可能一万个女人中,也只有你刘文茵能做到。”

    刘文茵听出来,李晴晴话中暗藏讥讽的意味儿。

    刘文茵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在小旭的心目中,我是一个坏女人的形象,认为我抢了他爸爸。以致于,秦婉死的时候,赵啸天没在她的身边。”

    “难道这不是事实吗?”李晴晴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我李晴晴从来不反对婚姻自由,但我做事会禀着一个原则,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就算你和赵啸天真得情投意和,可你为什么不能等秦婉死了之后,再和赵啸天在一起。你想过,秦婉和赵旭当时承受了多大的打击吗?”

    “我能想到!”刘文茵凄然一笑,说:“晴晴,我约你过来,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谈是谁对还是谁错?我只想说,小旭是个可怜的孩子,也是一个幸福的孩子。可怜是因为,过早的失去了母亲,失去了母爱;幸运是因为,他遇到了你。”

    “我这个做后妈的,没有尽到一天责任。所以,我想拜托你,好好照顾他。”刘文茵说。

    李晴晴没想到,刘文茵会对自己讲出这番话。

    “就算你不叮嘱我,我也会把他照顾好。他外表很坚强,面对敌人可以不畏惧任何的强敌;可他也有脆弱的一面,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或是想秦婉的时候,赵旭就如同受伤的一匹狼。我比你更懂他,所以不会让他再受伤!”

    刘文茵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所以,小旭是个幸运的人。晴晴,有些事情,我不便对你讲,也不能对你讲。至于,小旭是恨我也好,在心里骂我也罢!我刘文茵一并接受就是了。”

    “怎么,你感到自己很委屈?”

    “只要他心里痛快,我宁愿背负骂名。”

    “难道你这样的女人,不应该骂吗?”李晴晴站了起来,情绪激动地说:“文茵,正如你所说,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或是什么心思。但你真得伤害到了赵旭和他的母亲秦婉!你有罪。”说完,头也不回离开了房间。

    李晴晴离开后,刘文茵凄然一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或许这就是她选择这条路的代价吧!

    另一间包房里,赵旭和赵啸天两人静坐了很久。

    赵旭见父亲赵啸天只是盯着他,一言不发。他从衣兜里掏出烟来,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

    “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赵啸天出声问道。

    “从离家后,来到临城开始,就开始吸烟了。”赵旭回答道。

    “你心里还在怪我吧?”

    “我不想和你聊这个问题!”赵旭吐了几个烟圈,瞧着赵啸天说:“你有话还是直说吧,晴晴还等着我呢。”

    赵啸天又沉默了一下,仔细盯瞧着赵旭。

    赵旭被父亲赵啸天瞧得心里发毛,不知道他老盯着自己看,做什么?

    半晌,赵啸天才说了句:“你真得长大了!”

    赵旭说:“你找我过来,不会只和我说这个吧?”

    赵啸天给赵旭使了一个眼色,意在提醒赵旭,有人在监视他们。

    赵旭秒懂,故意说:“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静坐,如果你想和我聊公事,还是去旭日集团找我吧!”

    赵旭在说话的时候,是故意掩盖父亲赵啸天的行径。

    因为,他有注意到,父亲赵啸天用茶杯里的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忍”字。写完后,对赵旭点了点头。随后,就伸手擦掉了!

    赵啸天起身站了起来,对赵旭冷声说:“你别以为分得了赵家的财产,就能斗过赵家。要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还是太年轻了!”

    赵旭故意说道:“难道你没听过年少轻狂这句话吗?如果你们赵家还是执意要收购我的旭日集团,那我们还是法庭上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