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43章:冲突
    赵旭从幼儿园离开后,去陈天河的“临苑”坐了一会儿。

    秦三爷、秦四爷、秦七爷、秦九爷见赵旭来了,个个显得非常开心。

    陈天河对赵旭问道:“少爷,老爷来了,你知道吧?”

    “知道!”赵旭点了点头。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和他见面?”陈天河问道。

    赵旭说:“我答应周末和赵家人会面。”

    “那你和老爷还是找个机会好好谈谈吧!千万别冲动。”陈天河担心地说。

    “放心吧,陈老!我自有分寸。”

    秦九爷听了之后,不由鼻里哼了一声,说:“小旭,和这样的负心汉还有什么好谈的。赵啸天这小子要是敢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陈天河笑呵呵地对秦九爷劝道:“九爷,还这么大的火气呢。你都知道我们家老爷另娶刘文茵的真相了,就别跟着瞎掺和了。”

    “可就算赵啸天他为了赵家,他对不起小婉,终究是事实!”秦九爷气呼呼地说道。

    “这......”

    陈天河一时间为之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赵旭出声道:“好啦!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但这是我和我爸之间的事情,你们还是别跟着掺和了。”

    秦三爷点了点头,说:“老九,小旭说得对!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还是让小旭自己处理这件事情吧。”

    赵旭和秦家几个老爷子聊了许久,方才离开了陈天河的府邸。

    临走时,秦七爷对赵旭叮嘱说,让他没事儿的时候,把李晴晴和孩子带过来。没事多陪他们聊聊天。

    人老了,心里总是会感到孤独!

    陈天河对这点身有体会。

    虽然他住着超大的别墅,不愁吃、不愁穿的,帐户里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可房子越大,反而会让人心生孤独。

    自从秦家几个老爷子住在这里后,陈天河每天和几个老爷子聊聊天、喝喝茶、下下棋,晚年的生活愈发过得多姿多采。

    陈天河现在的身份很尴尬,他已经是赵旭这边的人了,不便再出手帮赵啸天。但他知道,这次赵家大多数人来临城,绝不是打场官司那么简单。

    只怕,这是一场暴风雨的前奏!

    赵旭离开“临苑”后,刚坐上车,准备去找金中等人。

    这时,金中的电话适时打了过来。

    赵旭对金中问道:“阿中,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们在什么地方?”

    “阿旭,出事了!你快来净林湾这边。”

    “出什么事了?”赵旭急声问道。

    “张子安和施浪打起来了!双方各有损伤,你快来吧!”

    “好,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赵旭开车向“净林湾”风驰电掣赶了过去。

    “净林湾”距离“月潭湾”不远,金中等人闲来无事,跑到“净林湾”来钓鱼去了。

    净林湾这一区域,有天然的湖泊。平时的时候,临城有不少人跑到这里来钓鱼。

    当赵旭驾车赶到“净林湾”的出事地点后,只见两伙人还在互相谩骂着。

    幸好没被媒体记者看到,要是看到京城施家的公子哥和京城张家的公子哥,不仅大打出手,还对峙谩骂,明天的头条新闻,肯定是这一版。

    赵旭将车停好后,快步朝出事地点走了过去。

    鲁玉琪见赵旭来了,急忙跑了过来。

    “喂!施浪那小子找茬打架,你快出手教训教训他。”

    赵旭瞪了鲁玉琪一眼,说:“你这丫头别整天就知道打架,能和平解决,干嘛要打架。”

    “就施浪那德性,你还惯着他做什么?我都恨不得上去胖揍他一顿!”鲁玉琪噘着小嘴儿,不服气地说道。

    赵旭带着鲁玉琪走到近前,这才发现双方的保镖各有损伤。施浪和张子安身上也各有拳脚印,显然两人一言不和也动手了。

    让赵旭感到生气的是刘冠这厮也在!

    现在,赵旭看到刘冠这厮,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老爸赵啸天娶了刘文茵,刘冠又是刘文茵的弟弟。

    这都什么事儿嘛!关系属实有点乱。

    见赵旭来了,双方停止了争吵。

    赵旭见张子安的嘴角都破了,心里动了怒声,出声问道:“子安兄,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子安回道:“我和阿中、马兄、苏政来这里钓鱼,可施浪说这里被他们施家承包了。我和施浪吵了起来,再之后双方就动手了。”

    刘冠瞧着赵旭冷笑着说道:“赵旭,你虽然是临城商会的会长,但你还不至于管天、管地、管空气吧!净林湾刚刚被水城集团承包了,而施浪是水城集团的股东之一。现在,施浪不让你的朋友在这里钓鱼,没毛病吧?”

    “水城集团承包的?”赵旭皱起了眉头。

    “当然!”刘冠一副神态倨傲的神态。

    赵旭拿起手机,打给“旭日集团”的韩珉,让他立刻着手查这件事情。

    五六分钟过后,韩珉给赵旭打来电话。说,“水城集团”的确承包了“净林湾”这一区域。并且,该集团还是商会成员之一。

    得到韩珉的肯定答复之后,赵旭盯着刘冠和施浪说:“我刚打电话查过了,水城集团的确承包了这一水域。”

    刘冠哈哈大笑,得意地说:“这就对吧!凡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既然,净林湾这一区域是水城集团承包的,那么施浪不让张子安他们在这里钓鱼,也无可厚非吧。”

    赵旭点了点头,说:“的确无可厚非!只不过,据我了解,好像是你们先动的手。你们先动手打人,这就是你们的不是了!现在,我朋友的嘴角被你们打破了,你们是不得得给我个说法?”

    “给你个屁说法!没看,我也被张子安给打了。”施浪气愤地说道。

    赵旭向施浪一瞧,只见左眼窝位置,被打了一拳,一副“乌眼青”的样子,比起张子安来,可是凄惨多了。

    赵旭负着双手,缓步朝刘冠和施浪二人走了过来,冷声说:“不让我们钓鱼,大不了我们走了就是了,或是赔你们的钓鱼钱。但你们先动手打人,今天这事儿不给我说法,你们怕是走不了了。”

    刘冠知道赵旭的身手了得,眼露惊恐的神色,颤声说:“你......你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