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42章:让我赵家一力承担吧!
    “御福园!”

    刘文茵正在屋子里修剪盆栽。

    她和赵啸天结婚后,最喜欢做得事情,就是养一些小动物,和侍弄花花草草。

    不得不说,刘文茵修剪盆栽的手艺着实非凡,三盆绿乔木,一盆秋海棠,在刘文茵的手里,不到十五分钟,就修剪的极具观赏性。

    赵啸天来到刘文茵的身边,说:“文茵,都到临城了,还闲不住啊?”

    刘文茵嫣然一笑,说:“正因为太闲了,才做这些事情。你身体怎么样了?”

    “好多了!”赵啸天道。

    刘文茵放下手中的工具,瞧着赵啸天说:“啸天,我有些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

    “临城的局势复杂,远不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你知道刘冠生性阴险,这次由他来做这件事情,我担心你们赵家会......”

    赵啸天打断了刘文茵的话,说:“我们赵家托你的福,能苟活到现在已经是赚来的了。小旭已经成家立业,小念也一天天的长大。我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你心中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吗?啸天,他们的势力太恐怖太强大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隐居山林算了。”

    “文茵,你既然了解我,就知道我不可能一走了之。倒是让你为难了!”

    “我没事!从我选择跟你的那天开始,我早将生死置之度外。虽然我知道,在你心目中,我永远替代不了秦婉的位置,但能和你做这么多年的夫妻,已经心满意足了!”刘文茵眼神含情脉脉地瞧着赵啸天。

    只是赵啸天的神情,恍若一座冰山一般,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

    看到赵啸天这副神情,刘文茵心中感慨:“就算万年的冰,也该融化了!”可她知道,就算自己人和赵啸天在一起,但他的心还是属于秦婉的。

    “妈妈!”赵念推门跑了进来。

    刘文茵看到女儿赵念好像哭过,对她问道:“小念,你去哪里了?”

    “舅舅带我去见赵旭哥哥了!可是赵旭哥哥他好凶。”

    刘文茵和赵啸天对望了一眼,两人脸上均呈现出凝重的神色。

    刘文茵弯下腰,对女儿赵念问道:“小念,你舅舅真得带你去见赵旭哥哥了?”

    “嗯!我还看到叶子了呢。妈妈,叶子长得好可爱,我要和她做朋友!”

    “不行!”刘文茵断然拒绝道。

    这时,刘冠推门走了进来。笑着说:“哟!一家三口还真是其乐融融啊!姐,我把小念给你送回来了。”

    刘文茵瞥了刘冠一眼,对赵啸天说:“啸天,你带小念去别处转转吧!我有话对刘冠说。”

    赵啸天点了点头,拉着女儿赵念的手离开了。

    在赵啸天离开后,就听“啪!”的一声,刘文茵一巴掌掌掴在刘冠的脸上。

    刘文茵的功夫远高于刘冠,近距离的猝不及防之下,刘冠被打了个正着。

    “姐!你干嘛打我?”刘冠一脸茫然地问道。

    刘文茵瞪着刘冠,说:“刘冠,谁让你带小念去见赵旭的?”

    “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早晚要相认得嘛!”刘冠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有病啊?”刘文茵冲着刘冠厉声吼道:“我的事情,你少插手!告诉你,要是还有下次,别怪我不念姐弟之情。”

    “哈哈哈哈!......”

    刘冠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刘文茵瞧着刘冠问道:“你笑什么?”

    “刘文茵,你怕是嫁给赵啸天,被他同化了吧?别忘了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他们赵家是五大家族的人,而你是西厂刘家的人,老爸之所以同意你嫁给赵啸天,是为了将五大家族一网打尽,将五大家族和沈公的财产,全部据为己有。可你这些年,你除了给赵啸天生个孩子,你都干了什么?看来,赵啸天还是老当益壮,能够让你得到慰藉。”

    “你!......”

    刘文茵扬起胳膊,准备再给刘冠一耳光。

    这次,刘冠早有防备,伸手握住了刘文茵的手腕。

    刘冠松开刘文茵的手腕后,冷哼了一声,说:“哼!刘文茵实话告诉你吧?爸,早就对你心生不满了。如果你还不能取得赵家的宝藏,那么将命令我对赵家动手。另外,我要告诉你,爸已经取消了你的一切特权。以后赵家所有的事情,由我一人做主。”

    “你胡说!”刘文茵对刘冠怒叱道。

    刘冠冷笑了一声,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剑武令牌”,上面写着“代主”两字。

    “刘文茵见到令牌,还不速速跪下!”刘冠手持令牌,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对刘文茵出声喝道。

    见到令牌,刘文茵噗通一声,跪在刘冠的面前。

    刘冠对刘文茵冷声说:“刘文茵听令!我命你三个月内,必需查到赵家藏宝之地。否则,厂规侍候!”

    “刘文茵接令!”刘文茵面呈恭敬之色,恭声回道。

    刘冠收了令牌,对刘文茵说:“姐,我也不想令我们姐弟不快,但赵家的事情,你一拖再拖,老爸就算不追究你,但那些老家伙早有怨言了。你还是尽快从赵啸天口中,套出赵家宝藏的下落吧。否则,我可要行使令主的职权了。”

    刘文茵站了起来,贝齿咬着红唇,一言不发。

    刘冠摇头叹息了一声,随之离开了房间。

    十几分钟之后,赵啸天来到了房间里。

    他见刘文茵坐在沙发上,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皱起眉头问道:“文茵,发生什么事了?”

    刘文茵抬起头,瞧着赵啸天说:“刘家的那帮老家伙坐不住了,如果赵家不说出宝藏的下落,有可能会对赵家动手。”

    赵啸天神色一脸的平静,说:“这一天早晚会到来得!文茵,你知道我的底线和原则,我是不会将赵家的宝藏之地说出来得。”

    “可你就不怕赵家被他们杀戮殆尽吗?”刘文茵瞧着赵啸天问道。

    赵啸天笑了下,说:“天若要亡我赵家,就算我交出赵家的宝藏,也同样会亡我赵家。天要佑我赵家,我相信一定会逢凶化吉的!文茵,你为我们赵家做得已经够多了。接下来,无论有什么样的暴风雨,都让我赵家一力承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