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38章: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赵旭仔细向周围凝神静听着,倾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有人在周围。

    “可能走了吧!”赵旭说。

    李国龙叹了口气,说:“我爸为赵家辛苦了大半辈子,但他从来无怨无悔过。还说他在赵家工作的那些年,是他人生在过得最有意义的时光。”

    “爸!这都是老黄历的事情了,还说这些做什么。”李晴晴说道。

    李国龙摇了摇头,说:“我以为,你爷爷他从赵家离开,从此我们与赵家再无瓜葛!没想到,那只是我们李家与赵家缘份的开始。”

    “爸!爷爷要是知道,姐姐和姐夫现在过得很幸福,一定会含笑酒泉的。”李妙妙在一旁说道。

    李国龙道:“你爷爷知道的!”

    赵旭和李晴晴对望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里,满是复杂的神色。

    两人这一路走来不容易。所以,愈发珍惜现在的生活。

    只有李妙妙脸上呈现出狐疑的神色,没理解父亲李国龙“爷爷知道的!”这句话的含义。

    众人怀着沉痛的心情,对李战拜祭了一番。

    从墓园离开的时候,天公不作美,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赵旭担心老婆李晴晴被雨淋到会感冒。他脱下了外衣,披在了李晴晴的头上。

    “我没事,这点儿小雨不会淋感冒的,还是你自己穿上吧!”李晴晴见赵旭脱掉外面的夹克后,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怕他着凉。

    赵旭说:“我是练武之体,身体硬朗的很。倒是你,现在怀有身孕,可不能感冒。”

    女人怀孕之后,最怕的就是乱服用药物。

    一些药物,会影晌胎儿的脑部发育,致使胎儿变成畸形。

    李妙妙在一旁说:“你们要是谁也不穿,那把衣服给我穿好了!”

    赵旭瞪了小姨子李妙妙一眼。

    李妙妙一吐顽皮的小舌,说:“姐夫!我这不是帮你嘛!你看,我姐现在接受你的衣服,不就心安理得了。”

    李晴晴瞥了妹妹李妙妙一眼,说:“就知道耍小聪明,你怎么不把这劲头用在学习上。”

    一提“学习”两个字,李妙妙便沉默下来,不再乱接话茬儿了。

    坐上车之后,赵旭一行人驾车缓缓驶离了“天星山”。

    在一处岔道的路口,赵旭向路旁停的一辆黑色奥迪A8望了过去。旋即收回了目光,继续专心开车了。

    黑色奥迪A8的轿车里,刘文茵对赵啸天说:“小旭,好像发现你了!”

    “他没发现我们!但已经有所察觉了。”坐在车里的赵啸天说。

    “那你怎么不和他见面?”刘文茵问道。

    “还不到见面的时候,文茵我们走吧!”

    刘文茵“嗯!”了一声,开车驶向赵家下榻的“御福园”。

    雨依旧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刘文茵望向院子中的亭子。

    回来都两个小时了,赵啸天站在院子的亭子里足足有一个多小时。

    见雨下得开始大起来,刘文茵微微蹙起秀眉。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件厚得外套,撑着伞向亭子走了过去。

    她将长风衣的外套,披在了赵啸天的身上,说:“进屋去吧!小心身体着凉。”

    赵啸天回转过身体,瞧着刘文茵说:“文茵,这些年委屈你了。”

    “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刘文茵叹了口气,说:“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左右的。”

    “你已经做得够多了!所以,你还是不要再插手了。再这样下去,只会让你左右为难。”

    刘文茵苦笑了一下,说:“啸天,你知道我的立场!我现在也算是赵家的人了。我刘文茵生是赵家的人,死是赵家的魂!”

    “文茵,你知道我对秦婉她......”

    刘文茵打断了赵啸天的话,说:“我知道自己无论做什么,也取代不了秦婉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但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文茵,我赵啸天欠你的。只能用下辈子来还了!”

    “不!我都说,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了。秦婉姐的事情我很遗憾。所以,我刘文茵愿意用一辈子还偿你。”

    赵啸天本能地想去拥抱刘文茵,可胳膊刚刚抬起来,又悄悄放下了。

    良久,赵啸天说:“文茵,你还是回去吧!我担心小旭他见到你,会对你不利。”

    刘文茵苦笑着说:“我和小旭能一时不见面,难道一辈子还能不见面吧!这件事情,终究是要面对。再者说,这次的情况复杂,你是知道的。我担心你自己应付不来!”

    “可这样,会让你公然站到他们的对立面!”

    刘文茵凄然一笑,说:“我说了,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刘文茵将身体投入到赵啸天的怀里,小声地说道:“有人在监视我们!”

    赵啸天听了之后,将大手搂放在刘文茵的细腰上。

    两人在亭子里,静静地搂抱着对方,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一个隐藏在暗处的男人,用手机拍下了赵啸天和刘文茵在一起的照片。

    当刘冠看到这些照片后,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

    “陀风,立刻去把这些照片洗出来。然后,让我送到月潭湾,交给赵旭那小子。”

    “是,少爷!”叫陀风的人,恭声领命道。

    赵旭这一整天,非常的忙碌。

    从“天星山”离开后,他先是陪着李晴晴一家人去“怡年疗养院”去探望了陶爱华。紧接着又去陶家,探望了陶老太太。

    晚上的时候陪着金中等人小聚了一下,到家已经是晚上近十点钟了。

    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要开庭的。

    金中、马宇、张子安和苏政几人,为了赵旭的事情,都推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可谓损失不小。所以,赵旭一腾出空来,就陪着几人。

    几人也是越聊越投机,在一起仿佛有着聊不完的话题。

    赵旭停好车,刚准备进屋,月潭湾的保安队长熊兵,出声对赵旭唤道:“赵先生,请留步!”

    赵旭回转过身体,瞧着熊兵问道:“熊兵,有事吗?”

    熊兵说:“今天下午,有人送来一个信封,让我把东西亲自交到你的手上。”

    “对方是什么人?”赵旭皱起眉头问道。

    “不认识!”熊兵解释说:“我仔细查过了,信封里应该是照片之类的物事。”

    赵旭“哦!”了一声,从熊兵手里接过信封。

    拆开一瞧,顿时气得火冒三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