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225章:第一次表白,就遭到了拒绝
    赵恒见夏母眼睛都不眨地盯着自己瞧,以为脸上有花,狐疑地问道:“阿姨,是我脸上有东西吗?”

    “没......没有!赵恒,你的眼睛可真好看。”

    夏芃芃端着水果走了过来,适时听到这句话。担心母亲说漏嘴,说:“妈,你老盯着人家看干嘛?”

    “我......”

    夏母刚想说,赵恒的眼角膜,是自己儿子的眼角膜,见女儿夏芃芃对她使了个眼色,立马把想说得话,生生咽到了肚子里。

    “妈,你和爸先进屋子吧!我和赵恒公子聊一会儿。”夏芃芃对母亲说道。

    夏母“哦!”了一声,极不情愿的和夏思远进了卧室。

    卧室里,夏思远对夏芃芃的母亲,小声地说道:“老婆,咱儿子的眼角膜,不会就移植到这个叫赵恒的年轻人眼睛上了吧?”

    “应该是了!”夏母道。

    “那他来咱们家做什么?你说他会不会喜欢我们家芃芃?”

    “谁知道?你别吵吵了,咱们听听他们说什么,不就知道了。”

    夏母对丈夫夏思远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二人贴着门后面,偷听起女儿夏芃芃和赵恒两个人的谈话。

    客厅里,夏芃芃对赵恒说:“赵恒公子,你来我们家有事吗?”

    “夏小姐,我今天在医院没看到你。后来问你们院长,他说你今天休息。”

    “嗯!今天轮到我值休。所以,我不在医院。”

    夏芃芃并没告诉赵恒,在他出院的时候,她就躲在一处墙角的后面。

    “可我说过,我摘下眼罩,第一个想见得人是你!你没在,让我很失望。”赵恒无比认真地说道。

    “对不起!我也不想的。”夏芃芃心里涌起一丝暖流,没想到赵恒会这么在乎自己。

    “芃芃,你是不是故意在躲着我?”赵恒盯着夏芃芃问道。

    “没有啊!”

    夏芃芃不想和赵恒有太多的纠缠。毕竟,赵家的“啸天集团”,可是全球闻名的大公司。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又怎么能配得上赵家的公子哥?

    夏芃芃一本正经地说:“赵恒公子,我是一个护士,照顾你是我的职责。你不必把这件事情看得太重。你的心意我收到了,谢谢你。”

    这番话,无疑在向赵恒表明了她的立场。

    赵恒是个聪明的男人,又怎么会听不出夏芃芃话中的弦外之音。

    “夏小姐,不!芃芃,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赵恒大胆地对夏芃芃表白说。

    听到这儿,夏思远夫妇对望了一眼。

    赵恒这番话,无疑在向夏芃芃表白。

    夏芃芃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说“赵恒公子,我想你误会了。你是赵家的公子哥,我只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儿。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不要这么冲动好吗?”

    “我冲动?”赵恒笑了声,说:“在我中毒不能动弹的那几天,我想死得心都有了。是你在我耳边,不住鼓励我活下去的勇气。是你告诉我要坚强!在别人说,这种毒无药可解,甚至我三个月之后,就要身体溃烂而死,是你告诉我会有奇迹发生。”

    “我不能言语的时候,是你在我耳边讲着你小时候的趣事。讲你和你哥之间的事情!你的一切,无不在鼓励着我,要珍惜生命!”

    赵恒讲到此处,突然见到夏芃芃眼泛泪花。

    在赵恒提到夏芃芃“哥哥!”两个字的时候,夏芃芃再也忍不住,目泛热泪。

    “赵恒公子,你不要再说了!你是赵家的豪门公子哥,临城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个驿站,你终究要回到赵家去。看到你身体康复了,我真心为你感到高兴。时间很晚了,你回去吧!”夏芃芃不想和赵恒太过纠缠,直接下了逐客令。

    “芃芃,我......”

    赵恒刚想再继续说些什么,试图挽回夏芃芃对自己的印象,没想到夏芃芃已经打开了门。

    赵恒“哎!”的一声叹了口气。

    他从来没向女孩子表白过,没想到第一次刚表白,就遭到了女孩子的拒绝。

    若是论颜值,赵恒差不多是赵家最帅的男人;若是论家世,赵家的“啸天集团”,可是全球赫赫有名的大公司。

    就算是在硬件方面无可挑剔的表情,却被夏芃芃无情的给拒绝了。

    赵恒以为夏芃芃不喜欢自己,就没再继续追求下去。毕竟在感情的这一领域,他还是一个小白中的小白。

    赵恒离开夏家后,仿佛行尸走肉一般,不知道自己究竟败在哪里?

    为什么第一次告白,就以失败而告终!

    在赵恒离开后,夏思远夫妇走了出来。

    “芃芃,刚才那个叫赵恒的男孩子向你表白了?”夏母对女儿夏芃芃问道。

    夏芃芃没有回答母亲的问话,嘤咛一声,扭头儿哭泣着奔向自己的房间。

    “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夏母见女儿哭了,有些慌了神儿,上前拍打着门,喊道:“芃芃,你倒底怎么了?是那个叫赵恒的欺负你了吗?”

    还没等夏芃芃回答,就听夏思远在旁边冷哼一声,说:“哼!要是那小子敢欺负我们家芃芃,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你还在这逞什么英雄,没看女儿都哭了吗?”夏母对丈夫夏思远埋怨道。

    “又不是我惹哭得,还不是那个叫赵恒的小子!”

    夏母瞪了丈夫一眼,吓得夏思远立马闭嘴了。

    “芃芃,你快把门打开。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妈讲讲!如果真是那个叫赵恒的欺负你,妈一定为你做主。”

    “妈!你们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我没事,你们别再敲门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夏芃芃冲着门口喊了一句,继续将头埋在床上,哭了起来。

    “芃芃,你真得没事儿吗?”

    “没事儿!”夏芃芃回答道。

    “哦!那你一个人冷静一下吧!”

    夏母摇头叹了口气,对丈夫夏思远做了个手势,让他回卧室去。

    屋子里,夏芃芃的泪水将床单打湿了一大片。

    她哭了一会儿后,又坐起来哭,拿着床头的纸巾,不住抹着香腮上的泪水。结果,大半包纸巾用完了,还没有止住啼哭。

    都说“女人是水做得!”,夏芃芃充份诠释了这句话,仿佛有哭不完的眼泪。

    当初,是因为他哥哥夏凡的眼角膜移植到赵恒的眼睛上,夏芃芃才自告奋勇担当起照顾赵恒的责任。

    可两人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夏芃芃也喜欢上了赵恒这个英俊的少年。

    她以为赵恒活不了太久,毕竟中得毒非常厉害,连省里和市里权威的医学专家都束手无策。没想到,赵恒吉人天相,真得康复了。

    夏芃芃虽然单纯,但她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知道,一旦自己真得喜欢上了赵恒,深陷其中不能自拔,那么最终痛苦的一定是自己。

    电视里,虽然有王子娶灰姑娘。可现实生活中讲究的是“门当户对!”。

    两人身世背景相差悬殊,如果嫁不进去赵家,自己不仅会沦落为别人口中的笑柄,更会让自己在感情上受到极大的伤害。

    夏芃芃心里很矛盾,不知道自己是真得喜欢上了赵恒,还是因为“哥哥!”的原因,迷恋上了赵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