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98章:想到了一个点子
    赵旭和刘若烟约会见面的场景,被施浪派来监视刘若烟的人,全部拍了下来。

    当施浪看到手下传来的这些照片时,气得怒不可遏。

    他越来越感觉刘若烟和赵旭有问题,感觉自己的头上,长了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

    年底施浪就要和刘若烟结婚了,可刘若烟和他在一起,从来不提婚约的事情,每次都百般婉拒自己。

    施浪就想不明白了,自己哪里不如赵家的这个弃子赵旭。

    若是论家世背景,京城的施家,绝对不比他们赵家差。更何况,赵旭已经被赵家逐出了门第,沦为弃子。

    若是论容貌,他施浪虽然不能自诩貌比潘安,但至少是圈里有名的大帅哥。

    更让施浪郁闷的是,他是个单身的钻石王老五,而赵旭已经是个有妇之夫。

    施浪觉得自己处处都比赵旭这小子强,也不知道刘若烟这个女人是不是瞎了眼了。怎么对赵旭这小子情有独钟。

    施浪在想,该怎样破坏刘若烟和赵旭之间的关系,最好让二人反目成仇,打得鸡飞狗跳。

    想来想去,还真被施浪想到了一个点子!

    施浪一拍自己的大腿,兴奋地口沫横飞,说:“哎呀!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想到点子后,施浪嘴角泛起阴险的笑容,自言自语地说道:“刘若烟,这可是你逼我这样做得!”

    施浪想到此处,将施家的护院高手夏豪换了过来。

    “少爷!有何吩咐?”夏豪对施浪恭敬地问道。

    施浪对夏豪问道:“我安排你做得事情,做好了吗?”

    “已经联系好了!”

    “他现在人在哪儿?”

    “在临城!”

    施浪拿出一根雪茄烟,点燃抽了起来。眯着眼睛说:“让他去对付赵旭!”

    “是!......”夏豪恭声应道。

    赵旭从“名爵酒店”离开后,开车先是去了“平泰医院”探望赵恒。

    赵康正在医院陪护着,不过也只有呆在走廊的份儿。坐在走廊里的坐椅上,旁边立着赵家的保镖,看上去一副牛逼轰轰的样子。

    见赵旭来了,赵康一副鼻孔朝天,不予理睬,选择了漠视。

    赵旭也懒得得和赵康计较,直接进了病房。

    病房里,小护士夏芃芃正在和赵恒聊着什么。

    见赵旭来了,羞红着脸,借口有事,急忙退了出去。

    赵旭总感觉这个叫夏芃芃好像喜欢赵恒的样子。可,以赵家显赫的家世,就算赵恒喜欢这个叫夏芃芃的小护士,夏芃芃也进不了赵家的家族。

    待夏芃芃出去后,赵旭坐下对躺在病床上的赵恒问道:“小恒,你不会喜欢那个叫夏芃芃的姑娘吧?”

    赵恒嘴角泛出一抹苦笑,说:“旭哥,你别开玩笑了。我身上的毒无解,是一个过着今天没明天的人,又谈何来谈爱情?”

    “你今天觉得怎么样?”赵旭问道。

    “还行!身上的疼痛,我早已经麻木了。现在只想早点儿揭开眼睛上的纱布,重见光明,看看这个世界。”赵恒说。

    赵旭能理解此刻赵恒的心情!

    对于一个失明的人,没有什么比让他重见光明,更渴望的事情了。

    赵旭出声对赵恒安慰道:“你的换眼角膜手术很成功,只是现在还不宜马上揭下眼罩。不过,马上就能重见光明了。”

    赵恒“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说:“旭哥,查到害我的凶手了吗?”

    “目前推测应该是那个叫邪医的人,但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是他。”

    兄弟二人,在病房里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赵康趴在病房的门口偷听着。

    赵旭知道赵康在门口偷听,和赵恒聊完后,小声在他耳边说了句:“我走了!”

    他走到门边,故意用力拉了一下门。

    赵康大半个身子都前倾在门上,被赵旭这么一晃,整个人失去重心,向房间里跌来。

    赵旭本可以扶他一把,让赵康止住跌势,但他却没那么做。

    噗通!

    赵康直接跌倒在地上。

    赵旭冷声对赵康说:“做人呢,还是光明正大比较好。在门口偷偷摸摸,和鸡鸣狗盗之辈有什么区别?”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你......”

    赵康刚想回怼几句,见赵旭已然离开,鼻里不由重重“哼!”了一声。

    赵恒虽然眼睛不能视物,但心里了然于胸。故意对赵康问道:“康哥,你怎么了?”

    “没什么!”赵康回了句。

    他从地上站了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

    其实,赵恒所在的病房,是医院的高级病房,每天都有专人打扫。可赵康这人有洁癖,仔细掸过之后,这才放心。

    赵康对赵恒出声叮嘱说:“小恒,你以后少和这个赵旭联系。他都不是赵家的人了,你还和他联系做什么?”

    赵恒解释说:“再怎么说,这次也是他派人救得我。我赵恒不能做忘恩负义之人!”

    “那你就没想过,我们现在是敌对的立场!这次赵家兴师动众来临城,还不是为了对付这小子。假如赵旭他识抬举的话,肯将旭日集团归还给啸天集团,我们也不想难为他。”

    “康哥!其实,我觉得是我们赵家咄咄逼人了。旭哥他并没做错什么!”

    “你说什么?”赵康的声音提高了分贝,冷哼道:“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立场。你是赵家的人,和赵旭早已经没关系了。你再这样维护他的话,小心赵家将你也一并逐出门第。哼!......”说完,头也不回离开了病房。

    关门的时候,还特意摔了一下门,发出一声“嘭!”的声晌。

    赵旭离开赵恒的病房后,并没有直接离开医院。而是来到了医院院长宋子桥的办公室。

    见赵旭来了,宋子桥一脸惶恐的神色,生怕自己工作哪里被赵旭挑出毛病。

    “赵先生!”宋子桥恭敬地对赵旭问侯道。

    赵旭点了点头,在院长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瞧着宋子桥问道:“宋院长,我想找你了解了解夏芃芃这个人。”

    一听赵旭要了解“夏芃芃!”,宋子桥这才放心下来。他皱起眉头,对赵旭问道:“怎么了,赵先生?难道夏芃芃工作上有什么不好的表现吗?”

    “这倒不是,我只是对这个姑娘很感兴趣。”赵旭解释说:“我见夏芃芃和我堂弟赵恒很聊得来,想向你打听打听她的情况!”

    “哎!......”

    宋子桥叹息了一声,说:“我之所以安排夏芃芃去照顾赵恒先生,是因为她哥哥夏凡刚刚去世。而赵恒换眼手术用得眼角膜,就是她哥哥夏凡捐赠的。”

    “什么?”赵旭闻言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