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95章:不治自愈
    猝不及防之下,赵旭被小紫貂咬了个正着。

    赵旭“啊!”的叫了一声,以为小紫貂喝了自己的毒血,会中毒死去。

    可这小家伙,好似很喜欢赵旭的毒血,一连喝了几口。

    赵旭揪着小紫貂背部毛皮的部位,将这只贪婪的小东西给拿开了。

    本想打这小东西解解气,可这紫貂非常通人气,溜到了赵旭的身上,好似很欢喜一般。

    赵旭拿这小东西没办法,又把小紫貂给关回笼子里了。

    女儿叶子和沈海现在都非常喜欢这只小紫貂,赵旭已经拿紫貂当家里的宠物养着了。

    他又观察了一会儿,见小紫貂活泼异常,并没有被毒死的迹象,这才放心下来。

    赵旭从家里的药箱取过消毒水,在小紫貂被咬的地方涂了涂药,这才回到卧室。

    李晴晴听到房门传来动静,醒了过来。

    赵旭一直没回来,她有些担心,睡得并不踏实。

    “你怎么才回来?”李晴晴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瞧着赵旭问道。

    赵旭一边换衣服,一边对老婆李晴晴说:“我和小刀去救刘若烟那个女人去了。”

    “那救出来了吗?”

    “嗯!救出来了。”

    赵旭没敢对老婆李晴晴说,刘若烟要杀自己的事情。

    赵旭只希望刘若烟尽快离开临城,这样一来,对大家彼此都好。

    他就想不明白了,刘若烟一个现代的女人,怎么还有古代女子的这种思想?

    转念一想,刘若烟那天身上穿着“护贞锁”。这种东西,在明朝的时候,只有大户人家的女子才会配戴。

    这个刘若烟看起来很时髦前卫的,没想到骨子里这么保守。

    “你想什么呢?”李晴晴见赵旭在怔怔发呆,出声问道。

    赵旭回过神儿来说,“没想什么!”

    换了睡衣后,赵旭刚想关床头灯,免得让李晴晴发现自己中毒的事情。可李晴晴见赵旭神色不对,一直有留意观察他,眼尖的看到了赵旭手臂的异样。

    “你胳膊怎么了?”李晴晴对赵旭问道。

    赵旭没想到,最终还是被老婆李晴晴瞧见了。苦笑着说:“我在救刘若烟的时候,被一只蜈蚣给咬了。”

    “蜈蚣?那你赶紧去医院看病啊?”

    “看了!刚从华医生那里回来。”

    李晴晴拿过赵旭中毒的那条手臂,见半截胳膊又青又肿的。急声问道:“华医生怎么说?”

    于是,赵旭对老婆李晴晴讲述了一遍自己中毒的经过,以及华医生对自己的说词。

    李晴晴在听说,赵旭被一只异域的“血斑蜈蚣”咬到的时候,吓得俏脸一片惨白。特别是,连华怡都束手无策,只能暂时性压住这种毒性。如果最终华怡也没有寻到医治的方法,那么赵旭的这条胳膊恐怕要保不住了。

    李晴晴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那你赶快上床休息吧?”

    “不了!万一毒血溢到被子上,或是碰到你就麻烦了。晴晴,我今晚换个房间睡。”

    “没事的!你上来,我们两个一人一边就行。”

    赵旭一边拿着被子和枕头,说:“我还是换个房间睡吧!”

    李晴晴能从赵旭的眼神中,看出对自己的关怀。

    她现在怀有身孕,担心真得沾上毒,对腹中的胎儿不好,最终还是同意了赵旭的想法。

    赵旭拿着枕头和被子离开后,李晴晴却失眠睡不着了。

    这还没和赵家的“啸天集团”正面交锋呢,事情便一桩接着一桩,没有消停过。

    翌日!

    李晴晴早早起床来到了赵旭所在的房间,见他早已经起床了,正在瞧着自己中毒的那条手臂。

    “咦!你的胳膊怎么好像好了?”李晴晴见赵旭那条中毒的手,从青黑色变成了正常的肤色,目露惊讶地问道。

    赵旭一头雾水地说:“我也感到纳闷奇怪呢!睡了一觉后,起来就这样了。”

    “那你的手,还有什么异常吗?”李晴晴问道。

    赵旭试着活动了下手臂,并没有发现不适的地方,皱眉说:“好像没事了!”

    “你昨晚胳膊中毒的样子好吓人,怎么会睡了一晚,突然就好了?”

    “我也不知道啊!”赵旭笑了笑,说:“这个迷,恐怕得让华医生帮我们解开了。一会儿吃完早饭,我去华医生的医馆一趟。”

    “我也去!”

    李晴晴有些不放心,提议自己和赵旭同行。

    赵旭知道李晴晴是在担心自己,便点头同意了。

    吃完早饭,赵旭本想开车来着,奈何李晴晴不同意,让秘书邓思婕帮着开车去了华怡的医馆。

    在来之前,赵旭就给华怡打过电话。所以,来到医馆后,华怡把其它的病人排在后面,早早在医馆等着赵旭。

    让赵旭没想到的是,陈小刀一大清早也在华怡的医馆。

    来到华怡的办公室后,赵旭主动伸出胳膊给华怡看,不解地问道:“华医生,我这中毒的胳膊是不是好了?”

    华怡和陈小刀见赵旭中毒的那条胳膊,肤色已经变得正常。

    陈小刀大呼意外地说:“少爷!你这也太奇怪了吧?昨天,你的胳膊还肿胀的那么严重,怎么一晚上就好了?”

    “我也不知道啊!这不才来向华医生询问嘛。”

    华怡替赵旭仔细检查了一番,见赵旭中毒的胳膊真得完全好了!

    奇迹!

    简直是医生上的奇迹。

    昨天晚上,华怡几乎彻底没睡,一直在翻看着古老的医术,想从中寻到医治这种毒的方法,可最终还是没寻到。

    华怡笑了笑,对赵旭说:“赵先生,真是恭喜你啊!你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昨晚,我其实没敢和你说实话。如果十天之内,不能将你中毒的手臂医好,你就得截肢了。可没想到,才一晚上,你居然自己自愈了。”

    赵旭面露尴尬的笑容,挠了挠后脑勺,说:“我也闹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你昨天从我这里回去后,这中间的过程倒底发生了什么?你仔细想一想。”华怡说。

    赵旭皱起眉头,想了半天,忽然想起昨晚自己被家里养得那只小紫貂咬过的事情。

    据华怡说,这种“血斑蜈蚣”的毒性特别强,但那只小紫貂喝了自己的毒血,居然没事。

    想到这儿,赵旭眼前一亮,一拍脑门儿,说:“啊!我想起来了。昨晚我回家把在阳城救回来的那只小紫貂放出来了,这小东西当时在我中毒的胳膊上咬了一口,还很贪婪的想喝我的毒血。可事后,小紫貂却没有中毒的迹象。华怡医,是不是和小紫貂咬我有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