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94章:有情才是无情事,无情才是最有情!
    林俏拖着苗北的残躯就往外薅,陈小刀上前对刘若烟说:“刘小姐,这人叫苗北,他父亲可是一个族寨的头目,你要杀了他,恐怕会惹祸上身的。”

    刘若烟寒着俏脸说:“别说他老爹是族寨的头目,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住他。”说完,瞪了赵旭一眼,说:“我们之间的事情,再慢慢清算!”说完,头也不回离开了。

    赵旭和陈小刀对望了一眼,二人相视一笑。

    心里都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女人真得惹不得!

    陈小刀对赵旭说:“少爷,我已经给华医生发信息了,我们走吧!”

    “好!”赵旭点了点头。

    陈小刀见赵旭中毒的好条手臂,又黑又肿的,对赵旭劝说道:“你把车停医院吧!一只手开车不方便,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好吧!”

    赵旭没再倔强,要是因为乱动,致使封住的血脉被冲开,那就坏了。

    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在去华怡家里的路上,陈小刀一边开车,一边对赵旭询问道:“少爷,你和那个刘若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救了她,她一点也不感激你的样子?”

    赵旭叹了口气,说:“哎!别提了。”

    于是,他将营救刘若烟和林俏的经过讲了一遍。

    当陈小刀听说,赵旭看光了刘若烟的身体。

    刘若烟曾经发誓过,看了她身体的男人,要么娶她,要么就会被杀掉的时候,惊得猛地来了一脚刹车。

    车子来了个急刹,幸好陈小刀和赵旭都系了安全带。

    赵旭瞧了陈小刀一眼,对他调侃道:“小刀,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

    陈小刀平复了下情绪,将车速放缓下来,苦笑着说:“少爷!这幸亏是你救得刘若烟和林俏。倘若是被我救得,那她要杀得人岂不是我?”

    赵旭笑了笑,没想到陈小刀原来是在担心这件事情。

    不过,陈小刀说得话并无道理。

    如果,当时陈小刀要是挑选这边的冷库,那么救刘若烟和林俏的人,定然是陈小刀无疑,也会遭到赵旭同样尴尬的问题。

    赵旭对陈小刀开玩笑地说:“你可以娶了刘若烟啊?”

    “怎么可能?少爷,你知道我心有所属的。”陈小刀说。

    一提到这个,赵旭对陈小刀关心地询问道:“小刀,你和你师妹的感情进展怎么样了?”

    “还可以吧!云瑶她总算是敞开了心扉,但还没完全接受我。”

    “为什么?”赵旭不解地问道。

    “为了陆小川!”陈小刀叹息了一声,说:“陈小川就是云瑶的心魔,只有除掉陆小川,或许能让她释怀吧!”

    赵旭伸手拍了拍陈小刀的肩膀,出声安慰道:“别放弃!只要有希望就好。”

    赵旭感觉自己和老婆李晴晴的感情之路就够坎坷了,没想到陈小刀的感情之路,比他还要艰难的多。

    有道是:“有情才是无情事,无情才是最有情!”

    华怡事先接到过陈小刀的电话,待赵旭和陈小刀到了之后,早已经穿戴好等在了家里。

    华怡毕竟是个女人,虽然已近深夜,但不能在赵旭和陈小刀两个大男人面前穿得太暴露。

    见赵旭的右手,从胳膊肘位置到手臂,黑得像乌鸡骨,手掌肿胀,看上去相当骇人。

    “赵先生,你这是怎么弄得?”华怡紧皱着秀眉,对赵旭问道。

    赵旭对华怡说,是被一条“蜈蚣”咬得。

    他记得,苗北说这是来自异域的“血斑蜈蚣”。

    异域“血斑蜈蚣?”

    华怡听了大惊失色。

    赵旭察颜观色,从华怡眉头紧皱,就知道这毒性肯定非常棘手。

    华怡取过银针,让陈小刀去取一个盆子,到楼下取下松软的泥土,放进盆子里,以防毒血外溅。

    陈小刀将华怡说得东西准备齐全后,华怡开始用银针,捏着赵旭的手指,开始放血。

    五根手指逐个放血后,赵旭手指的肿胀并没有缓解多少。倒是青黑之色,略有减退。

    华怡用止血贴,粘住赵旭手指针扎的部位。然后起身对赵旭说:“赵先生,你等一下!我去医馆给你拿瓶袪毒丸。”

    “小刀,你陪华医生去吧!”赵旭说。

    陈小刀应了句:“好!”,陪着华怡去了医馆。

    十几分钟,两人回来之后,华怡将取来的“袪毒丸”交到了赵旭的手上,神色凝重地说:“赵先生,异域的血斑蜈蚣,是蜈蚣里的变种,这种毒素极强。若是普通人被咬,恐怕不到一个小时就会毙命,幸好你及时封住了血脉。但这种毒,我华家药典有过记载,只记载过有被咬病人的经历,却没写怎么治之法。”

    “我教你一种针法,你每日戴上手套,在食手、中指和无名指的手指肚位置,分早晚放两次血,直到手的肤色黑色颜色减退。我没有寻到根治的方法,但暂时能保住你的这条手臂。我一会儿取一管你的血,然后研究一下。要是有结果,我会通知你!”

    赵旭见华怡为了自己,深夜还在劳累,心里非常过意不去,点头对华怡说:“有劳了!”

    华怡拿出注射器,在赵旭中毒的那条手臂上,抽了一管毒血,以做研究之用。

    华怡这才向赵旭询问,倒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旭简单对化怡讲了讲,但没说刘若烟要杀自己的事情。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陈小刀这才开车将赵旭送了回去。

    到家后,赵旭让负责“月潭湾”安保的熊兵,派到到“平康医院”把自己的车取回来。

    已经近凌晨一点钟了!

    赵旭到家并没有立即回房间休息,他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中毒的那条手臂,紧锁起了眉头。

    没想到会为了救刘若烟,害得自己被蜈蚣咬了。

    赵旭在这个时候中毒,万一厂狗来了高手,可是对己方大大的不利。

    赵旭拿着从华怡那里取回来的银针,尝试着在手指肚子,学着放血。

    只是微微扎了一下,感觉还可以!

    就在这时,放在窗边笼子里的那只小紫貂在笼子里窜来窜去,突然变得异常活跃起来。

    赵旭跟影子学了与动物沟通的能力,口在轻吹着口哨,想让小紫貂安份下来。

    可是小紫貂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兴奋的有些异常!

    赵旭紧皱起了眉头,想打开笼子,安抚一下小紫貂。

    笼子刚打开,小紫貂一下子窜到了赵旭的手上。

    赵旭轻抚着小紫貂的柔顺毛发,口中哼着柔和的口哨,对小紫貂进行安抚着。

    突然,手上传来一阵锥心的刺痛。

    小紫貂居然对着他中毒的手,就咬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