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92章:刘若烟的愤怒
    这条蜈蚣的毒,特别厉害。

    赵旭被咬之后,半条手臂已经产生了强烈的麻痹感。幸好,他及时封住了胳膊的血脉。

    饶是如此,被蜈蚣咬得那只手,已经变成了半青色,肿得老高。看上去十分的吓人。

    赵旭顾不得伤痛,见蜈蚣之毒没有解药,只能回去求助于华医生了。

    眼前,还是救人要紧,立即打开绿色袖珍大小的瓷瓶,见是一种类似于清凉油的东西。

    他拿着小瓶,向着几个昏迷的女子走过去。

    刚刚被苗北糟蹋的女子,见赵旭走过来,吓得惊叫道:“你别过来!否则,我和你拼了。”

    “我是来救你们的!”赵旭摇头叹道。

    赵旭拿着小瓶,先在一个昏迷的女人鼻子下面,让她嗅了嗅。

    这些女人虽然都昏迷了过去,但呼吸还是正常的。大约盏茶的光景,女人悠悠转醒。见自己衣襟大开,不由“啊!”的尖叫一声。可是手脚却不听使唤。

    赵旭将女人的衣服合上后,见这些女人都被点了穴。

    顾不得替女人解穴,赵旭拿着小瓷瓶来到了刘若烟和林俏的面前,先替二女整理了一下衣衫,省得惹上麻烦。随后,将小瓶放在二人的鼻子下面。

    很快,刘若烟和林俏也悠悠转醒过来。

    赵旭替二人解了穴道,关心地询问道:“你们没事吧?”

    刘若烟和林俏一脸茫然地坐了起来,见身边有几个女人衣衫凌乱,甚至还有的衣不敝体。

    “赵旭,你......”刘若烟随手向赵旭甩了一巴掌。

    手还没触及赵旭的脸颊,就被赵旭伸手握住了皓腕。

    赵旭怒道:“你疯了?若不是我出手救你们,你们都要被这个小色魔给奸污了。”

    刘若烟因为激动,才没往层次里去想。

    林俏已经想了起来,说:“小姐,我记起来了!我们在酒吧,着了这个男人的道儿。”

    赵旭手指着不远处瘫倒在地上的苗北,对林俏问道:“是这个人吧?”

    “是!”林俏点了点头。

    刘若烟的目光却落在身边几位女子的身上,要么是衣衫凌乱,要么是衣不敝体。

    她见地上有把匕首,抄起来就向赵旭刺去。

    赵旭闪身避开,手在刘若烟的腕部一弹。

    刘若烟手一麻,手中的匕首,跌落在地,发出一声“咣当!”的声晌。

    “刘若烟,你疯了?”赵旭再次对刘若烟怒叱道。

    刘若烟见自己身上的衣服扣子都扣错了,明显有人动过自己的衣服。

    “你是不是看过我的身体?”刘若烟不甘示弱,瞪着赵旭怒叱道。

    旁边那个被糟蹋的女子,说:“我们被那个色魔掳来,每个人差不多都被看光了。是这位先生,帮你们穿上衣服的。”

    “什么?”

    林俏听了大惊失色。

    刘若烟一张俏脸仿佛笼罩了一层冰霜一般,冷得有些吓人。

    “小姐,这......”林俏欲言又止。

    刘若烟盯着赵旭问道:“你看过我身体没有?”

    赵旭耸了耸肩,解释说:“你们被这个小色魔掳来,个个都衣裳大开。要不是你和林俏里边穿着护贞锁,恐怕已经被这个色魔给糟蹋了。这个色魔练得是一种阴毒的功夫,需要采阴补阳,必需是纯阴之体。”

    一听赵旭说出“护贞锁!”,也就证明了赵旭的确看过她们的身体。

    刘若烟像疯了一样,向赵旭扑了上来,对她又抓又挠。

    赵旭急忙躲闪,不住地对刘若烟怒叱道:“刘若烟,你疯了?要不是我救了你。这个色魔早晚会把你和林俏的护贞锁打开。到时候,你们的贞洁就不保了!”

    林俏叹了口气,没想到会发生这么悲剧的事情。

    恐怕,也只有她能理解刘若烟,为什么会发疯一样追杀赵旭了。

    刘若烟累得气喘虚虚,手叉着腰,瞪着赵旭说:“要么你娶我,要么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你!”

    “娶你?”赵旭大吃一惊,怒道:“你有病啊!我是有家室的人。娶你,会犯重婚罪的。刘若烟,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我救了你,你不感激我也就罢了。还要追到天涯海角来杀我?”

    刘若烟瞪着赵旭,冷声说:“我发过誓!谁要看过我的身体,要么娶我,要么我就杀了他。你自己选择吧?”

    “什么?”

    赵旭闻言蓦得大吃一惊!

    他没想到刘若烟对自己立下了这么奇葩的誓言。

    赵旭对刘若烟解释说:“我若不是为了救你,又怎么会看光你的身体?刘若烟,你就算是立了誓,也要分清楚情况吧?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对了,这人也看光你的身体,你怎么不杀他?”

    刘若烟冷眼瞥了一眼,地上的苗北,鼻里轻哼了一声,说:“放心!他活不了。”说着,从地上拾起匕首,朝苗北走了过去。

    “等一下!”赵旭拦在刘若烟的面前。

    刘若烟冷眼瞧着赵旭,问道:“你要干嘛?这人既然是个色魔,你干嘛要护着他?”

    “我留着他,要做最后一件事情。一旦验明正身,随你处置。”

    “什么事?”刘若烟问道。

    于是,赵旭把堂弟赵恒遇害的情况,讲给了刘若烟听。

    说,这个叫苗北的人擅于使毒,有可能是毒害赵恒的凶手。

    目前说“邪医”是凶手,也只是基于推断。

    现在苗北现身临城,这人又擅长使毒。让赵旭猜想,此人有可能是残害赵恒的凶手。

    如果,此人真得是残害赵恒的凶手,那么当然是死有余辜!就算不是,刘若烟也不可能放过他。所以,在这人死之前,赵旭要去医院证明这件事情。

    刘若烟听了事情的原委后,瞧着赵旭说:“好!看在你救我的份儿上,我就多留这个色魔一会儿狗命。我随你一起去医院,绝对让这个色魔活不过今晚!”

    赵旭点了点头,说:“你等一下,我帮其它几位姑娘解穴,让她们都各自回家。”

    赵旭先是掏出手机,给陈小刀打了电话。说,已经在这边的冷库,寻找到了刘若烟,让他去“平康医院”汇合。

    解开几位姑娘身上被封的穴道后,几位姑娘对赵旭感恩戴德了一番。得知自己被糟蹋,个个哭天抹泪。

    赵旭对几个女人安慰了一番,这些女人才悻悻离开。

    赵旭手提着苗北,对刘若烟和林俏说:“走吧!我们去医院。”

    就在这时,一阵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有人来了!”赵旭说。

    很快,施浪带着少说有二十几个人,气势汹汹赶到了这里。

    见刘若烟和林俏果然在这里,施浪指着赵旭说:“好你个赵旭,你手段够可以的!玩起金屋藏娇,居然把若烟给藏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给我上,打死打残,一律我来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