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85章:我能相信的人不多,但你算一个
    翌日,下午!

    一架飞机停在了省城的机场上。

    赵啸智面色沉重,在身边四名保镖的簇拥下,下了飞机。

    两辆接赵啸智的专车早已经候在了机场,见赵啸智带人走了过来。等候的人立马上前恭声问候道:“赵五爷!”

    赵啸智“嗯!”了一声,对接自己的人问道:“阿贵,少爷怎么样了?”

    “还在医院,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叫阿贵的人回道。

    “哪家医院?”

    “平泰医院!”

    赵啸智知道“平泰医院”是原“啸天集团”的下属医院。上车后对叫“阿贵!”的人说:“我们走吧!”

    赵啸义给赵啸智打电话,只说赵恒受了伤,并没说伤势的严重程度,更没敢说赵恒中毒了。

    赵啸智戴着一副金边的眼睛,显得很绅士。

    他这一路上,都在想着儿子赵恒的事情。

    如果儿子赵恒的伤势不严重,那么三哥赵啸义绝对不会给自己打电话。

    一想到有人伤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赵啸智脸色看上去有些阴沉,阴沉的有些可怕。

    赵啸智到临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的光景了。

    今天白天,赵恒已经成功完成了眼角膜移植的手术,这让赵啸义长舒了一口气。至少,赵恒手术后,能重见光明。

    只是赵恒身上的“毒心散”还没解,以华怡的医术,最多才能拖三个月之久。如果在三个月内还寻不到解药的话,就会身体溃烂,毒发身亡。

    当赵啸智到了医院后,赵啸义和赵啸仁早就得到了消息迎了上去。

    “老五!”

    “二哥!三哥!”

    赵啸智上前,分别和二哥赵啸仁,还有三哥赵啸义分别拥抱了一下。

    “二哥!三哥!小恒怎么样了?”赵啸智问道。

    赵啸义叹了口气,说:“老五,进来再说吧!”

    赵啸义越是这样说,赵啸智的心头更是蒙上了一层阴影。他走路的两条腿,如灌铅一般沉重。

    到了赵恒所在的病房后,只见赵恒穿着病号服,眼睛上蒙着纱布。全身上下,多处有打石膏的迹象,裹得像一个木乃伊似的。

    “三哥,这......”赵啸智喉中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哎!......”

    赵啸义长叹了一声,说:“我派小恒去L省鞍市,他在半路上被人攻击,就变成这样了。”

    “是谁干得?”赵啸智一张斯文的脸,变得狰狞起来。

    赵啸义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有可能是武神榜上邪医下的毒。”

    “下毒?”赵啸智闻言大吃一惊。

    赵啸义点了点头,将赵恒中毒的情况,原原本本讲给了五弟赵啸智。

    在听说,儿子赵恒刚做完眼角膜移植手术。就算眼睛复明了,但身体的“毒心散”毒未解,那么三个月后就会皮肤溃烂,毒发身亡。

    听到此处,赵啸智瞧了瞧左右,将其它人喝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赵啸义、赵啸仁和赵啸智,以及躺在病床上的赵恒。

    赵啸智对赵啸义问道:“二哥,是不是那些人干得?”

    “不知道!”赵啸义摇了摇头。

    赵啸仁说:“老五说得并无道理。”

    “可我们现在一直在按他们说得办事,并没有反抗和逾越,他们出手对付小恒做什么?”

    赵啸义一句话,问得赵啸仁和赵啸智哑口无言。

    可赵啸智了解儿子赵恒的脾气秉性。无论赵恒走到哪里,他都放心。因为,赵恒从来不惹事生非。

    赵恒突然遭到了报复,很大可能性是冲着赵家来得!

    赵恒的事件,对赵啸智打击特别大。

    这一瞬间,赵啸智仿佛苍老了十岁,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松垮了下来。

    “老五,你一路风尘仆仆赶来,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我会让人在这里照顾小恒的。”赵啸义对赵啸智说。

    “二哥、三哥,你们先回去吧!我想留在医院,陪陪小恒。”

    赵啸智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儿子赵恒的病床前。

    他拉着儿子赵恒的手,脸上流露出了内疚的神色。

    当初,是他一意孤行,想让儿子赵恒出来历练历练。如果没有当初自己的坚持,儿子就不会变成今天这般模样。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有些事情就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一样。

    赵啸仁和赵啸义对望了一眼,二人各自拍了拍赵啸智的肩膀,先后离开了病房。

    就在两人要出病房门的时候,赵啸智忽然说了句:“二哥、三哥!不要让其它人进来打扰我们。”

    “知道了!”赵啸义应了一声后,随手关上了病房的房门。

    赵旭在医院外面的一辆车里,见赵啸仁和赵啸义乘车离开了。他这才下车,缓步朝医院走去。

    到了赵恒所在的病房时,赵旭向里边瞧了一眼,见里边有一个熟悉佝偻的背影。

    这一瞬间,往事浮上心头。

    赵旭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推门走进了病房。

    “我不是告诉你们,不要进来打扰嘛......”

    赵啸智听到病房的门传来声晌,回转过头来。当他看到进来的人是赵旭的时候,眼神里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小旭!”

    “五叔!”赵旭强忍住内心的冲动,对赵啸智唤道。

    “你怎么来了?”赵啸智问道。

    赵旭走到赵恒的病床前,瞧了一眼赵恒,说:“小恒的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所以,我要查出事情的真相。”

    赵啸智直接拒绝道:“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了,我来解决就行。”

    赵旭对赵啸智说:“五叔,你可以查你的,但我要查我的。而且我要告诉你,这件事情和京城的施家有关。你认为,赵家会为了小恒,和京城的施家开战吗?”

    “京城施家?”赵啸智听了大惊失色,急忙对赵旭追问道:“小旭,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于是,赵旭向赵啸智讲了,自己去“帝诺酒吧”会见施浪。以及施浪告诉自己赵恒会有危险的事情。

    赵啸智听了之后,双眉紧锁起来。

    他以为只是一桩简单的报复,如今看来,事情比想象中的复杂。

    赵啸智瞧着赵旭问道:“小旭,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赵旭说:“就算不是京城施家人干得,也必然和他们脱不了干系。所以,我要来个顺藤摸瓜。”

    赵啸智是个聪明人,盯着赵旭问道:“你想让我配合你?”

    “是!”

    “你相信我?”赵啸智问道。

    赵旭笑了笑,说:“赵家我能相信的人不多,但五叔你算一个。”

    赵啸智听了之后,点头对赵旭说:“既然你已经有了计划,那就我们联手来查这件事情。”

    赵旭笑了,没在病房多做停留,对赵啸智说:“五叔,回见!”

    “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