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81章:她会和你爸一起来的!
    赵啸义被赵旭的一番话,怼得哑口无言。

    可赵家也有苦衷啊!

    赵啸义又没办法向赵旭言明,他板着脸说:“看来,我们之间这个死结是不容易解开了!对了,开庭的时候,你爸会来。”

    一听自己和赵家为了“秦婉商场”纠纷一事,父亲赵啸天会来临城。赵旭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五味陈杂,不知是何滋味儿。

    “那个女人也来吗?”赵旭一张脸阴沉似水,出声问道。

    赵啸义“嗯!”了一声,说:“她会和你爸一起来的!”

    就听“咔嚓!”一声,赵旭坐得椅子四散开来,变得粉碎。

    在椅子散架的那一刹那儿,赵旭人已经站了起来。

    赵啸义目露惊色,都没见赵旭动一动,所坐的椅子居然会自动碎裂。

    这功夫只有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够做到这点。

    赵旭虽然知道了真相。

    知道父亲赵啸天,是为了赵家才会和刘文茵那个女人在一起。

    可是一提到刘文茵这个女人,就会让他想去离逝的母亲秦婉,不由大动肝火。这才会一气之下,暗运内功,把座椅给弄坏了。

    赵啸义能理解赵旭的心情,出声劝道:“小旭,都过了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能释怀吗?”

    “三叔,我妈只有一个。她刘文茵算什么东西?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我妈又怎么会在临走的时候,我爸没有守在她的身旁。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妈那失望的眼神。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啊!......”

    赵旭大吼一声,来发泄心中的抑郁。

    “莫经他人苦,别劝他人善!”

    母亲和父亲在教导孩子这方面,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父亲对子女的爱,大多都藏在粗心大意的关怀里。不会轻易在孩子们面前展露出父爱。但母亲则不一样,女人心思细腻,有了孩子之后,更是一心放在孩子身上。

    赵啸天早年因为“啸天集团”公司的事情繁忙,赵旭和赵啸天这对父子沟通交流本来就少。但秦婉则对儿子赵旭谆谆教诲,从蹒跚走路,到儿时识字,无不关怀倍至。

    秦婉时常就会搂着孩童大的赵旭,给他讲做人的道理,人生的哲学。

    可以说,赵旭的性格儒雅,遇事沉稳,重情义,这些都和秦婉的教育熏陶分不开关系。

    赵旭对母亲秦婉的爱,远比父亲赵啸天的爱深厚很多!

    再加上,赵啸天后来娶了和赵旭差不多大小的刘文茵,这直接激化了父子之间的矛盾。

    在别人来看,赵啸天是大是大非,为了赵家,是一种大义凛然;但在赵旭的眼中,他赵啸天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在妻子最后弥留之际,还在和小娇妻新婚燕尔。

    他是一个失职的丈夫,更是一个失职的父亲!

    这就像是一根刺扎在赵旭的心中,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赵旭发泄过后,重新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又掏出烟来点燃。

    “小旭,少抽点烟吧!对身体不好。”赵啸义对赵旭劝道。

    赵旭对赵啸义反问道:“三叔,既然你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为什么你还会抽烟呢?”

    “这......”赵啸义被赵旭问得哑口无言。

    赵旭对赵啸义说:“三叔!明知道不可为,偏偏而为之。或许只有抽烟的人,自己知道在做什么。但在外人看来,抽烟是不好的。你懂我的意思了吧?”

    赵啸义无奈笑了笑,说:“你小子不用跟我绕弯子了。说来说去,还不是在暗指你老爸。你是想说,就算你老爸有不得已的苦衷,但在你看来,他仍然做得是错事,对不对?”

    赵旭没有回答,而是抽了一口烟,以沉默的方式来回答。

    赵啸义手指着赵旭说:“你小子啊!脾气和你老爸一模一样,都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在这件事情上,我也没法劝你。你和你老爸之间,是一个死结。三叔只希望,这个死结有解开的一天。”

    “既然是死结,又何来解开一说?”赵旭神态淡漠地说道。

    赵啸义叹了口气,说:“小旭,有些事情不是用对错来衡量的。”

    “那用什么来衡量?”

    “这......”

    赵啸义一时之间为之哑口无言。

    在这件事情上,他一个做叔叔的,也不好说什么。

    屋子里再次沉默下来,赵旭坐在沙发上,时而眉头紧皱,时而看着手机;而赵啸义背负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踱着脚步。

    一直到近晚上十二点钟,农泉等人和赵家派出去的保镖,仍然没有传回消息。

    这时,赵旭手中的电话晌了起来。

    他瞥了一眼手机的来电显示,是老婆李晴晴打来得电话。

    赵旭出去这么久,一直没有音信,这不由让李晴晴担心起来。

    “晴晴!有事吗?”接起电话后,赵旭问道。

    一听是李晴晴打来得电话,赵啸义刚站起来,屁股又沉了下去。

    “赵旭,事情解决了没有?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来?”李晴晴担心地询问道。

    “我从帝诺酒吧离开了,现在在御福园!”赵旭解释说。

    李晴晴知道,赵家的人下榻在“御福园”。

    一听赵旭去了“御福园”,不由大吃一惊地问道:“你去御福园做什么?”

    “小恒可能有危险!”

    “怎么回事?”李晴晴追问道。

    “晴晴,回去再和你细说,我在等农泉他们的电话。对了,你先睡吧!不用惦记,有我在这里,没事儿!”

    “嗯!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李晴晴对赵旭叮嘱完,随后挂断了电话。

    待赵旭打完电话,赵啸义对赵旭说:“小旭,你和晴晴她......”

    话刚说了一半,还没说完,赵旭的手机适时又晌了起来。

    见是农泉打来得电话,赵旭对赵啸义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立马接了起来。

    “农泉,有小恒的消息了吗?”赵旭急声对农泉问道。

    “少爷!小恒他......”

    赵旭见农泉说话吞吞吐吐的,以前可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急忙对农泉追问道:“你别吞吞吐吐的,小恒他倒底怎么了?”

    “小恒他被人打成了重伤,眼睛还瞎了。”

    “什么?”赵旭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

    缓过神儿来后,赵旭对农泉问道:“查到是谁干得了吗?”

    “没有!”

    “那你们在哪儿?”

    “双腰镇医院!”

    “等着,我马上来!”

    赵啸义已经从赵旭电话中的内容,听出了事情的大概。待赵旭挂完电话后,对赵旭说:“小旭,开我的车走!”

    赵旭的车被农泉开走了,他点了点头,和赵啸义两人匆匆离开了御福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