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79章:男人之间的事情
    刘若烟带着林俏走进来,让施浪和赵旭同时为之一怔。

    “你怎么来了?”施浪和赵旭异口同声,对刘若烟问道。

    施浪瞪了赵旭一眼,鼻里冷哼一声。

    赵旭不甘示弱,犀利地眼神盯了施浪一下。

    两人的眼神甫一触碰,施浪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施浪是京城豪门大少,只要一个眼神,就会让人慑服。可他和赵旭眼神对上之后,赵旭的眼神犀利的宛如一把利刀,给他一种不寒而粟的感觉。

    刘若烟美目流转,瞧了瞧赵旭又看了看施浪。

    她对赵旭冷声说道:“赵先生,就算你有妻室,也不用把我说得那么不堪吧?”

    赵旭面露尴尬的神色,他哪里会想到,刘若烟会在这个时候进来。

    刘若烟对赵旭说完之后,冷眼瞧着施浪说:“施浪,你还有完没完?”

    施浪见刘若烟发火,立马解释说:“若烟,你误会了!我找赵旭来,是有别的事情。”

    “什么事?”刘若烟盯着施浪追问道。

    刘若烟之所以凑巧赶来,皆是因为李晴晴。

    李晴晴有些不放心赵旭,担心他和京城施家的人起冲突。这才打电话给刘若烟,说施浪写信给赵旭,让赵旭去信阳路的“帝诺酒吧”赴约。

    刘若烟一听,施浪单独约赵旭出来了,哪里还能坐得住,这才带着林俏匆匆赶了过来。

    施浪解释说:“男人之间的事情!”

    刘若烟闻言之后,微微蹙起秀眉。对施浪说:“施浪,我再和你强调一次。赵旭是我朋友,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你要是为难他,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施浪知道刘若烟来了,自己的计策便无法开展了,只能作罢。

    施浪在别人面前,从来都是别人阿谀奉承他,什么时候被别人指责谩骂。

    他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见未婚妻刘若烟冲自己发火。本想隐忍,哪知道没忍住,直接爆发开来。

    施浪对刘若烟发火说:“刘若烟,你还说和赵旭没关系。现在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对我大呼小叫!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啊?你越是这样,就说明你和赵旭的关系欲盖弥彰。”

    刘若烟一张俏脸冷得吓人,瞧着施浪说:“施浪,你爱怎么想,怎么想!还有,这桩婚事是我们双方父母同意的,但并没经过我刘若烟的同意。我在这里明确的告诉你,我不会嫁给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林俏,我们走!”刘若烟说完,带着林俏转身气冲冲离开。

    “若烟!若烟!......”

    施浪追了出去,可刘若烟并没有回头,很快离开了帝诺酒吧。

    经刘若烟这么一搅和,赵旭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他也不想和京城施家的人结梁子,可现在看来,这个误会恐怕越来越深。

    赵旭带着农泉正要离开,施浪走回包房后,鼻里哼了一声,对赵旭说:“赵旭,你给我等着!”

    赵旭耸了耸肩,故意对施浪气道:“施公子,这好像不关我赵旭的事吧!我只是和刘若烟拍了一张普通的合影。你居然拿这个做文章吧!男人嘛,胸襟还是豁达一点好。否则,把女人给逼急了,早晚给你头上戴抹绿。”

    “你!......”施浪气得咬牙切齿。

    “你最好别被我发现,你对若烟有不轨的想法。否则,我饶不了你。”施浪狠狠瞪了赵旭一眼。

    赵旭瞧着施浪说:“施公子,你说我要是不来,可能会错过精彩的好戏。难道就是为了恐吓我?”

    “非也!”施浪摇了摇头,在赵旭耳边说:“赵恒是你的族弟吧?别怪我没提醒你,他现在好像有危险。哈哈哈哈!......”

    施浪放肆大声笑了起来。

    赵旭一听赵恒有危险,哪里还能忍住,上前一把揪住施浪的衣领。

    “放开我家公子!”

    屋子里其它人的,各执凶器将赵旭和农泉两人团团围住。

    农泉正失望打不起来呢,见施浪的手下各执凶器围了上来,兴奋地磨拳擦掌道:“奶奶个腿滴!俺农泉正手痒呢,你们敢碰俺家少爷试一试。”

    别看农泉是个莽夫,他可是“茶壶煮饺子”心里有数。

    在来的时候,赵旭告诫他,不要鲁莽行事,对方是一个有身份之人。所以,面对环伺的对手,虽然心痒难耐,但见赵旭没有出手,农泉并没有动手。

    施浪对手下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散开。

    他料定赵旭不敢对自己动手,对赵旭冷笑道:“赵旭,你做事不会这么没脑子吧?要不是我透露给你信息,你恐怕连你族弟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小恒倒底怎么了?”赵旭厉声对施浪问道。

    施浪说:“这你应该去问赵家的人去!”

    赵旭这才松开了施浪,瞪着施浪说:“最好别让我发现,你对小恒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否则,就算你是施家的人,也保不了你。”

    赵旭说完之后,和农泉二人,目光同时落在不远处一个头戴礼帽的男人身上。

    因为,在赵旭抓住施浪衣领的时候。他和农泉同时感受到来自头戴礼帽男人身上一股强大的战意。

    这人,绝对是“武神榜”上的人,并且排名不会太低。

    头戴礼帽的男人,自始至终低着头,用帽子遮压着面部,看不到真实的容貌。

    “农泉,我们走!”赵旭鼻里哼了一声,率先迈步离开了帝诺酒吧。

    这仗没打起来,农泉脸上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急忙向赵旭追了过去。

    见赵旭面部表情紧绷,似一座随时井喷的火山,农泉没敢乱吱声。

    上车之后,赵旭开车直接向赵家人下榻的“御福园”,一路风驰电掣驶去。

    赵啸仁和赵啸义正在下围棋,“御福园”的主人赵福刚,匆匆跑了进来。

    赵福刚对赵啸仁还有赵啸义,说:“二当家、三当家!不好了,赵旭那小子来了。”

    如今,赵啸义是赵家的家主。

    他一听赵旭来了,不由紧皱起了眉头。

    赵啸义对赵福刚说:“赵旭来了,你慌张什么!他说来做什么了吗?”

    “没说!指名道姓的要见你们。”赵福刚回道。

    “让他进来吧!这么晚来找我们,肯定有事发生。”

    “好!”

    赵福刚应了一声后,急忙转身走了出去。

    赵啸仁对赵啸义问道:“老三,小旭这么晚来做什么?”

    “不知道!如果没发生大事,他不可能这么晚来见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赵啸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