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74章:这个男人是谁?
    施浪走上前,牵起刘若烟的纤手,笑道:“若烟,我们的婚期快临近了,你怎么还到处乱跑?”

    刘若烟甩开了施浪的手,寒着俏脸说:“施浪,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好吧!”

    施浪闻言皱了皱眉头,说:“若烟,我们的婚姻,可是双方家里订好的。你不会要反悔吧?”

    “我没说反悔,只说还没答应你!”

    “你这......”

    施浪眉头紧锁,欢天喜地地来找刘若烟,没想到刘若烟对他的态度还是这样不冷不淡的模样儿。

    林俏识趣儿地说:“你们聊,我去外面转转!”说完,不等刘若烟回答,就转身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施浪和刘若烟两个人。

    严格来说,这个施浪是刘若烟的未婚夫。

    两人的婚期订在年底了。

    刘若烟和施浪一共也没见过几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施浪一直不感冒。后来,在苏城和杭城巧遇赵旭,鬼使神差来到了临城。

    让刘若烟万万没想到的是,施浪居然也来到了临城。

    施家可是国内一线豪门家族,如果刘若烟和施浪结婚,两家可谓是强强联合。

    施浪在女人面前有着绝对的自信,被无数少女称之为钻石王老五。因为,施浪的婚讯从来没有对外公布。

    施浪也很满意刘若烟当自己的妻子。一听说刘若烟在临城,忙完手上的事情,就来到了临城。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一来临城,刘若烟居然对他是一副冷淡的态度,这让施浪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慑于刘家的背景,施浪还是选择了隐忍,没有对刘若烟发火。

    “若烟,我们年底就要结婚了。你不能总是这样对我冷冰冰的态度啊!”施浪捉急地说。

    刘若烟仰着俏脸说:“施浪,我这叫做婚前自由。我爸虽然答应你们施家了,可在没有结婚之前,我刘若烟还是有人身自由的吧?你不会想干涉我的人身自由吧?”

    “我什么时候干涉过你的人身自由,我只是闹不明白,你来临城这种小地方做什么?”施浪不解地问道。

    刘若烟说:“我来临城的母子峰祈愿,顺便在这里玩一番。怎么,我到哪里,还需要向你报备啊?”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施浪解释说。

    就在这时,刘若烟的手机适时晌了起来。

    施浪眼尖地看到来电屏保上,是刘若烟和一个男人的合影照。

    刘若烟接起电话刚“喂!”了一声,手机就被施浪给抢走了。

    刘若烟气极败坏地对施浪叱问道:“施浪,你要做什么?干嘛抢我的手机?”

    施浪一听电话里传来了刘冠的声音,对着电话说:“刘冠,我是施浪。稍后再跟你说。”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施浪指着来电屏保上的刘若烟和赵旭的合影照,怒声问道:“这个男人是谁?你为什么会和他有这种暧昧的照片?”

    刘若烟一把将施浪手里自己的手机抢了下来,瞪着他说:“你少管我?”

    “说,他是谁?”施浪大手一扣,一把扣住了刘若烟的手腕。

    刘若烟扬起素掌向施浪拍去,施浪闪身躲开,扭着刘若烟的胳膊背到了背后。

    刘若烟见施浪这么粗鲁的对待自己,咆哮着怒吼道:“施浪,你疯了,胆敢这样对我?我和你没完。”

    刘若烟的尖叫声传到了门外。

    站在门口的林俏听到后,匆忙推门闯了进来。

    见刘若烟的一只胳膊被施浪反折在背后,被两人的行为惊得目瞪口呆,出口惊呼道:“施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滚!这里没你的事,出去!”施浪怒声对林俏吼道。

    林俏没有离开,她只听刘若烟一个人的话。

    刘若烟对林俏喊道:“林俏,快把我哥喊来!”

    “知道了,小姐!”林俏应了一声后,急忙拨打了刘冠的电话。

    施浪见林俏给刘冠打了电话,鼻里不由重重哼了一声,放开了刘若烟。

    “啪!......”

    刘若烟回手在施浪的脸上,狠抽了一记耳光。

    施浪脸露震惊的表情,似乎没想到刘若烟会出手打自己。

    刘若烟有功夫底子,功夫虽然不是一流的,但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还是打中了施浪。

    施浪的功夫比刘若烟高明多了,只是没料到她会出手打自己耳光。

    “啪!”

    施浪回了刘若烟一巴掌,将刘若烟打倒在地。

    刘若烟一张白皙的俏脸上,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她这长大,一直生活在赞誉和掌声里。在刘家,那绝对是像宝贝一样宠着,还从来没人敢打过她。

    刘若烟站起来后,眼神死死瞪着施浪,眼神阴沉的有些可怕!

    就连林俏都被刘若烟的这种“眼神杀”给慑住了。

    “小姐,你......”林俏被惊得呆若木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施浪也没有想到,自己盛怒之下,会出手打了刘若烟,急忙出声解释说:“若烟,我......”

    刘若烟目光犀利如刀,盯着施浪,冷声说:“施浪,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林俏,我们走!”说完,带着林俏怒气匆匆离开了。

    “若烟,若烟!”

    施浪追了出去,可刘若烟带着林俏越走越快。

    施浪停下脚步,神情沮丧地回到了屋子里。

    他点燃一支雪茄抽了起来,眉头紧皱,脑海里满是刘若烟对自己愤怒的眼神,以及刘若烟和那个男人亲密暧昧的那张照片。

    那个男人才是始作佣者,如果不是那个男人,自己和刘若烟又怎么会闹别扭!

    十几分钟之后,刘冠带人匆匆来到了“溪梦园”。

    进了别墅后,见施浪坐在沙发上,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刘冠已经从林俏口中,得知施浪动手打了妹妹刘若烟。

    他冲着施浪发火,厉声叱问道:“施浪你疯了,干嘛动手打若烟?”

    施浪抬起头,眼神里闪过懊悔的神色,说:“是若烟先动手打我的!”

    林俏只告诉刘冠,说施浪动手打了小姐刘若烟,却没告诉他,刘若烟动手打了施浪。

    刘冠对施浪问道:“你们俩个倒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见面,就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