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66章:这是我行医的规矩
    一幢叠拼的四合院户型里,赵旭和假扮成华怡的鲁玉琪跟着乔氏夫妇进了屋子。

    户型不大,但小院收拾得非常雅致。

    进屋后,只见屋子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坐在椅轮上。

    老太太面容很慈祥,知道华怡是儿子特意请来给自己治病得医生。

    进屋后,男人高兴地向老母亲介绍道:“妈!这回我给您请到了一位高明的医生。”

    老太太有些耳背,戴着助听器,摆着手说:“都看了多少个医生了,没希望了!没希望了。”

    “这位是华医生,她医术非常高明,或许有能让您双腿康复的希望。”乔姓男子对假扮华怡的鲁玉琪说:“华医生,您别见怪!我妈这双腿治了多年也没有好,不知道看过多少个医生了。听说您医术高强,希望您能给我们一家人带来希望。我们不求家财万贯,只求父母身体安康。”

    朴实的话语,直击人心,深深打动了赵旭。

    可赵旭知道,鲁玉琪这丫头是假扮的华怡,她哪懂什么医术。不过,鲁玉琪这丫头的表演还是不错的。

    鲁玉琪对乔姓男子点了点头,说:“乔先生客气了!我是医生固然不错,但并不是包治百病的神医。令母的病不是朝夕的事情了,奈何年事已高,还是待我看过再做定夺吧!你把我捧得这么高,真怕治不了,岂不是砸了我自己的招牌。”

    “是是是!我只是有些激动。不管能不能治好,但请华医生放手一试。您放心,不管治不治好,该付的诊金,我还是会照付的。”

    “治不好,我是不会收诊金的。”鲁玉琪学着华怡微笑的动作,莞尔笑了笑。

    还别说,这丫头学华怡的神态举止,还真是惟妙惟肖。就连赵旭都有那么刹那儿,以为身边站得人,真得是华怡本人。

    “那怎么行,您百忙之中抽出空来,上门来替我母亲就诊。该付的钱,我们是一定要付的。”

    “乔先生不必多说了,这是我行医的规矩!”鲁玉琪说道。

    鲁玉琪知道华怡的行医风格,自然不会替华怡乱收诊金。否则,一旦传出去,会有损华怡的名声。

    她拿出医药箱,刚要替老太太察看一番。

    就在这时,赵旭耳尖地听到院子里传来了动静。

    “他们来了!”赵旭小声对鲁玉琪提醒道。

    乔先生的爱人站在赵旭的身侧,听到赵旭说得话,一脸惊诧的神色问道:“先生,谁来了?”

    “哦,没什么!”赵旭敷衍了一句。

    鲁玉琪点了点头,示意听到了赵旭的提醒。

    她装作仔细给老太太察看病情的样子,对着老太太瘫痪的双腿摸了摸,并且不时向老太太询问,有没有知觉。

    老太太都一一对鲁玉琪进行了回答。

    鲁玉琪对老太太询问,这病是怎么造成的。

    老太太告诉鲁玉琪,瘫痪已经有六年了。

    老太太喜欢侍弄一些花花草草,一次在外面摆弄这些花草,突然腰的下半部分就不听使唤了。从那以后,就留下了半身不遂的毛病。

    经过了解后,鲁玉琪虽然不懂医术,但煞有其事地说:“老太太,你应该是有腰的毛病,拐到双腿上,以致于半身不遂。”

    还没等老太太开口,老太太的儿子乔先生立刻接口说:“对!我妈的腰一直不是很好。华医生,那还有得治吗?”

    鲁玉琪故作为难地说:“这种病我得用特制的银针就行。今天不巧,我出门的时候,没带特制型号的银针。这样吧!我回去取一趟,晚一些过来帮老太太诊治。”

    “华医生,要不我回去帮你取吧?”乔先生担心好不容易请来得华医生,一回医馆就没有时间出来了。

    鲁玉琪笑了笑,解释说:“不用!我的银针,你不知道放在哪里。放心吧!我不会食言,不管能不能医好老太太的病,都得试一下才行。”

    “那我送您!”乔先说。

    “不用!我带着司机来了。”

    赵旭立刻说:“乔先生请留步,我们去去就来!”

    按赵旭的推测,他和鲁玉琪出门,是对方下手最好的机会。

    一来,有足够的距离;二来,出入门口的时候,方便对目标下手。如果乔氏夫妇要是跟出去,很容易伤到这两人。

    可这户人家的主人,认为不对华怡相送,会有失礼数,坚持要送赵旭和鲁玉琪。

    赵旭对乔先生使了一个眼色,说:“乔先生,按我说得去做!”

    这一刻,乔氏夫妇突然被赵旭的眼神所慑。因为,两人从赵旭的眼神中,读出了警告的意味。

    “乔先生留步,我们去去就来。”赵旭再次重复了一句。

    乔先生木讷地点了点头,心中虽然好奇,但终究是没把想问的话问出来。

    “走吧,华医生!”赵旭对鲁玉琪说道。

    鲁玉琪“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鲁玉琪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知道出了这扇门,等待自己的命运非生即死,可以说是和死神的一场较量。

    赵旭带着鲁玉琪紧紧护着她,当推开门的刹那儿,就听一声“砰!”的枪晌。

    对方在枪上安装了消音器,虽然只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但听到赵旭的耳朵里,不谛于和正常的枪晌一样。

    赵旭连想都没想,脚踏“狂云步法”的闪字袂,抱着鲁玉琪的身体,身形忽地一闪,人瞬间闪离了当场。

    事前,魔人、男爵和血色玫瑰钻研过赵旭身边这帮朋友的资料,这个叫“影子!”的人,以身法擅长。

    没想到影子十分机警,能及时抱着鲁玉琪避开子弹。

    砰砰砰!

    又是接连三声枪晌。

    乔家房门的玻璃被子弹打碎。

    赵旭抱着鲁玉琪闪开之后,从管裤处掏出了从鲁大师那里花了大价钱买来得高仿“鱼肠剑”。

    这把鱼肠剑,只比匕首长一点点。虽然是高仿的,但出自鲁大师之手,一样是珍贵的名剑,同样能做到削铁如泥。

    见开枪的是血色玫瑰这个外国女人,赵旭手中的鱼肠剑电射而出。

    咻!

    鱼肠剑化作一道白光,向血色玫瑰的射去。

    “啊!......”

    不远处的血色玫瑰传来一声惨叫。

    就在这时,乔姓男子见家里户门玻璃被枪击碎,担心华怡出意外,来查看究竟。

    刚一露头,鲁玉琪大叫了一声“小心!”,人已经扑了上去。

    就听“砰!”的一声,一颗子弹打在了鲁玉琪的身上。

    鲁玉琪“啊!”的一声惨叫,随之将乔姓男子扑倒。

    赵旭见叫“男爵!”的外国男子想逃,顾不得察看鲁玉琪的伤势,快速几个纵跳,向“男爵!”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