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62章:上家法
    管家陶安,将陶阳的名字从陶家族谱上勾掉之后,对老太太恭声说:“夫人!已经将陶阳的名字从陶家家谱上勾掉了!”

    “上家法!”陶老太太中气十足地说道。

    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声音充沛,根本不像是风烛残年的样子。

    “是!”陶安应了一声,走回陶家的供房,将族谱重新放好,恭敬地从上面拿出一支乌黑的藤棍。

    这是陶家祖上传下来的规矩,这支乌漆麻黑的藤棍,就是陶家的刑具。

    陶安拿着藤棍重回内堂后,就听老太太厉声说:“杖刑五十,随后扔出陶家,任其自生自灭!”

    赵旭向后退到了农泉的身边,两人在一旁瞧着热闹。

    只见管家陶安挥起藤棍,陶阳刚喊了句:“不要!”

    “啪!”的一声,藤棍狠抽在他的屁股上。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凄惨声音晌起,打得陶阳额上冒出了冷汗。

    陶爱元不忍心看儿子挨打,别过脸去,老泪纵横。

    五十棍打完之后,把管家陶安累得气喘虚虚,陶阳被打得皮开肉绽,几乎昏厥过去。

    陶阳的母亲和陶阳的妹妹陶玉,本想扑上去,奈何老太太正在气头上,谁敢替陶阳开口求情,绝对会一并逐出陶家。

    打完之后,老太太对管家陶安说:“老安!把陶阳扔出去,任其自生自灭,不许再进其陶家家门!”

    “是!”

    管家陶安应了一声,让陶家的护院保镖指着昏厥的陶阳给扔到了陶家的大门外。

    从一辆黑色奔驰车上,走下来一位面色冷峻的中年男人。他蹲下来探了一下陶阳的鼻息,见陶阳只是晕死过去,并没有性命之忧。但被打得皮开肉绽十分凄惨,手朝后一挥。

    在一辆面包车上,又跳下来几名男子。

    几名男子抬起晕厥的陶阳,将其抬上车后,随后匆匆驶离了当场。

    陶安从院墙的一道缝隙里,全程目睹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他匆匆向内堂奔来,向老太太汇报道:“夫人,陶阳被一些不速之客抬走了。”

    老太太“嗯!”了一声,说:“肯定是冠豪集团的人!”

    “晴晴啊!”老太太唤道。

    “在!”李晴晴急忙应了一声。

    老太太瞧着李晴晴说:“陶阳借冠豪集团之手,回来报复我们陶家,你要做好准备!外婆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外婆放心吧!有赵旭帮我呢,陶家不会轻易倒下的。”

    “那就好!”老太太点了点头。

    老太太目光落在大儿子陶爱元的身上,“爱元,我已经将陶阳这个畜牲,从陶家族谱上除名。从今天开始,你们再也不是父子关系。你若想留在陶家,就安心为陶家办事。要是不想留陶家去找陶阳,我也不拦你!”

    “妈!我生是陶家人,死是陶家魂!我是不会背叛陶家的。”陶爱元拾起悲伤的情绪,躬身说道。

    “那就好!”陶老太太点了点头,说:“梦云,去把陶家的医生唤来,给爱军治病!晴晴和赵旭,你们跟我来我的房间。”

    李晴晴急忙上前搀扶着陶老太太,赵旭给农泉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在内堂的坐椅上等着自己,急步跟了过去。

    陶老太太的卧室里,老太太拉着李晴晴的手坐在床上,赵旭则坐在屋子里的椅子上。

    老太太语重心长地说:“晴晴!别看外婆老了,但并不糊涂。眼下临城的商业局势诡异,赵旭对上赵家的啸天集团,偏偏在这个时候,冠豪集团支持陶阳来对付我们陶家。不管,是冲着赵旭来得,还是冲着我们陶家来得。总之,我们是一家人,都应该携手共渡难关。”

    赵旭在一旁听了陶老太太的这番言语,心里对老太太暗生钦佩。

    一个上了八十岁的老人,还如此精明。

    赵旭早有怀疑过这个“冠豪集团”。

    这个“冠豪集团”看似明面上是对付陶家的公司,实则是对自己已然构成了隐患。

    这家“冠豪集团”同时是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偏偏它本身不是一家上市公司,这里面的猫腻可不小!

    想到这儿,赵旭出声对陶老太太说:“外婆,你说得对!不管是冲着我赵旭来得,还是冲着陶家来得,我们都应该携手共渡难关。”

    陶老太太笑呵呵地说:“在别人看来,这或许是一场灾难!但我绝的,这可是陶家真正崛起的一次机会。只要能打赢赵家的啸天集团还有这个冠豪集团,陶家一定会涅槃重生,走向辉煌!”

    “晴晴!不要保守,放手大胆地去做。更不要有思想压力和负担,外婆这么大年岁了,一些事情早就看开了!我能帮你们的不多了,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们。但绝对能保证陶家的人,不会给你们添乱!”

    “赵旭,你过来!”陶老太太对赵旭唤道。

    赵旭走到老太太的近前,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只见陶老太太牵起赵旭的手,放到了李晴晴的手背上。笑着说:“晴晴虽然姓李,但在我的眼中,无异于是我陶家的一份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得,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孩子。她现在又怀了你的骨肉,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过日子。只要心往一起聚,劲往一处使,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赵旭和李晴晴相视对望了一眼,二人对老太太点了点头,说:“谢谢外婆,我们一定会赢的!”

    老太太笑眯眯地说:“外婆相信你们!这个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该是你们成长和承担的时候了。”

    离开陶家后,赵旭让管家陶安派了一辆车,送农泉和老婆李晴晴回公司。

    他独自开车去了陈小刀的私人侦探社!

    九堂死去的六个兄弟不能白死,逃走的猎户门那三个顶级杀手还在临城盘桓。

    赵旭准备和陈小刀商量对策,诛灭这三个人,才能放心下来。否则,如梗在喉,将会极其的难受。

    到了陈小刀的侦探社后,赵旭见陈小刀手中正在转着笔,眉头紧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见到赵旭来了,陈小刀立刻站起来打着招呼说:“少爷,你来了?”

    赵旭“嗯!”了一声,笑道:“小刀,想什么呢?看起来很投入的样子。”

    “我在想,怎么才能把猎户门那三个家伙引出来。”

    “哦?”

    赵旭没想到陈小刀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

    “那想到了方法了吗?”赵旭问道。

    “想到了!但差一个饵才行。”

    赵旭摆了摆手,让陈小刀坐下,他在陈小刀的对面坐了下来,从衣兜里掏出烟来,扔给了陈小刀一根,好奇地问道:“说来听听,倒底是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