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61章:从陶家祖谱上除名!
    当赵旭和李晴晴分别接到舅妈刘梦云的电话,让他们即刻来陶家的时候。两人同时为之一惊,都以为陶老太太遭到意外,有可能是身陨之类的。

    李晴晴吓得差点儿哭出来,声音哽咽着对小舅妈刘梦云说:“舅妈!是不是外婆她身故了?”

    “哎呀!不是。晴晴,你想什么呢?电话里一时半刻说不清楚,我已经给赵旭打过电话了,你立马联系他一起来陶家吧!”说完,不等李晴晴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晴晴为之一怔。

    既然不是陶老太太身陨,那么陶家让自己即刻赶去做什么?

    踌躇间,赵旭的电话适时打了进来。

    “晴晴,你接到舅妈电话了吗?”赵旭问道。

    “接到了!她让我们即刻赶去陶家。”李晴晴说。

    赵旭心里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对老婆李晴晴问道:“晴晴,是不是外婆她不在了?”

    “不是!”李晴晴一副肯定地语气说:“不是这个,反正我也不知道陶家让我们即刻去陶家做什么,你快开车来接我吧!”

    “你掐时间吧,我十分钟准时到,在公司楼下等你。”

    “好!”李晴晴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后,赵旭准时出现在“陶氏工程建筑办公大楼”的楼下。

    赵旭顺便把农泉也给带上了,担心陶家会出大事!

    李晴晴和农泉上车后,赵旭开车一路风驰电掣向着陶家赶去。

    十五分钟左右,已经到了陶家。

    赵旭顾不上农泉,让他在院子里候着,拉着老婆李晴晴的手,匆匆忙忙向陶家内宅走去。

    当看到陶老太太稳坐内堂中椅的时候,赵旭和李晴晴这才放心下来。

    让赵旭和李晴晴感到奇怪的是,大舅陶爱元却跪在老太太的脚下,好像犯了大错的样子。再一瞧旁边,陶爱军被搁置在一张折叠床上。

    陶爱军被人打得面目全非,赵旭和李晴晴差点儿没认出他来。

    看到这儿,赵旭和李晴晴终于知道,刘梦云为什么会打电话给他们,着急催二人来了。

    “小舅,你这是被谁打得?”李晴晴奔到陶爱军的床前,急声问道。

    “陶......”

    还没等说出“陶阳!”的名字,陶老太太生气地“哼!”了一声,说:“是被陶阳那个畜牲打得!赵旭,你派人去陶阳所在的公司,把他给我捉来。今天,我要实行陶家的家法!”

    赵旭连忙将候在厅外的农泉唤了进来。

    农泉进来后,一脸憨傻的神态,对赵旭问道:“少爷,你叫俺有事吗?”

    赵旭对农泉吩咐道:“你去仓源大厦十五楼,把陶阳这小子捉来。不要动他,捉回来交由陶家来处置。”

    农泉一听咧着嘴笑了起来,这些日子和血饮他们切磋感觉不过瘾,正手痒着呢。这下肯定有架要打了!

    “好咧!俺这就去。”农泉脸上堆着笑容,转身大踏步而走。

    陶爱元一听老太太要对儿子实行陶家的家法,吓得跪地磕头对老太太求饶说:“妈!陶家下一代就陶阳这么一个男嗣,您要是对他实行家法,我们陶家就绝后了啊!”

    老太太鼻里重重哼了一声,怒声道:“陶阳就是被你给惯坏的!你给我起来,去一边站着,看你就心烦。”

    “妈!您老......”

    “没听见吗?去给我到旁边站着!”老太太发火怒道。

    陶爱元哪敢和老太太顶嘴,他年岁也不小了,双腿早已经跪得酸麻。刚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幸好,女儿陶玉上前一把扶住他。

    老太太大动肝火!

    陶家人个个禁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都在等待着。

    整个陶家的内堂人数虽多,却是鸦雀无声。

    就连李晴晴看陶老太太心情不好,也没敢吱声。站在一旁,紧握着舅妈刘梦云的手,以示对她的安慰。

    刘梦云看着丈夫陶爱军一副凄惨的样子,默默流着泪水。

    半个钟头过后,赵旭的耳朵动了动,他听到门口传来了停车关门的声音。

    “他们回来了!”赵旭出声打破了这份静寂。

    只见陶家房门大开,农泉手里拎着陶阳,如拎只小鸡一样,昂首挺胸,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农泉还没走进内堂,大喇叭的嗓音已经晌起。

    “少爷!这个陶阳在公司布置了二十多个人手,都被俺给干趴下了!”

    农泉一脸兴神的神色,进了内堂后将陶阳往地上一丢。

    噗通!

    陶阳整个人摔在了地上,身体撞在地上的部位,传来了阵阵疼痛。

    赵旭上前一脚踏住陶阳的后背,陶阳刚弓起来的身体,直接被赵旭一脚踩趴在了地上。

    “赵旭,你放开我哥!”陶玉尖叫着喊道。

    陶老太太瞪了陶玉一眼,厉声说:“你这丫头给我闭嘴!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立马给我滚出陶家,永远不准进陶家的大门。”

    陶玉吓得把刚要说出去的话,硬生生吞咽到了肚子里。

    陶老太太对赵旭吩咐道:“赵旭,先给陶阳十个耳光!他目无尊长,敢动手打长辈,是为不敬!”

    赵旭不由分说,左右开弓,一连在陶阳的脸上狠抽了十个耳光。

    陶阳这小子和赵旭可以说是势同水火,赵旭之前顾忌陶爱元的面子,没动陶阳这小子。如今,老太太开口让他打陶阳,赵旭当然不会客气。

    就算赵旭没动内力,十巴掌下去,陶阳被打得鼻口川血,满口牙齿全部脱落了。

    “再打他两记耳光,他勾引外人对付陶家,是为不忠!”老太太厉声说道。

    “啪!......”

    “啪!......”

    又是两记晌亮的耳光,显些把陶阳给打晕过去。

    “不孝敬双亲,却认贼作父,是为不孝!给我再打。”老太太不怒自威,高声喝道。

    赵旭心想再打就打死了!最后两巴掌算是手下留了情。

    饶是如此,陶阳已经被打得眼冒金星,一张帅气的脸,早已经变得惨不忍睹。

    老太太对管家安叔吩咐道:“老安!去把陶家的家谱拿过来!”

    “是!”

    陶安出去后,很快拿着一副尘封书皮模样的册子进来。

    老太太朗声说道:“我在这里郑式宣布,从今天开始,陶阳正式从陶家的家谱上除名!以后再与陶家没有任何的瓜葛。老安,在家谱上勾掉陶阳的名字!”

    “妈,不要......”陶爱元撕心裂肺地喊道。

    老太太对管家安叔厉声喝道:“老安,还愣着做什么?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