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59章:同室操戈
    陶爱军从“天成实业”离开后,又去了“吉达木业”,在“吉达木业”那里得到了同样的结果。

    同样是“冠豪集团”使得手段,勒令其停止对陶家的合作。

    得到想要的答案后,陶爱军按照“吉达木业”宋老板提供的地址,来到了“冠豪集团”临城办公处的地址。

    “陶阳,在这里吗?”陶爱军对公司门口的前台小妹询问道。

    “你要找我们陶总吗?请您登记一下,我会帮您做一下预约。”

    “你说我叫陶爱军,是他的叔叔,你们陶总会见我的。”

    “那您等一下,我打陶总秘书的电话问一下。”前台小妹声音甜甜地说道。

    前台小妹打过电话后,对陶爱军客气地说:“陶先生,我们陶总有请!”

    陶爱军点了点头,跟着前台小妹进了公司。

    轻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后,就听里边传来了陶阳的声音。

    “进来!”

    秘书没敢进去,对陶爱军说:“陶先生,您自己进去吧!”

    陶爱军点了点头,推门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个长发美腿上裹着肉色丝袜的女人,衣衫不整的从陶阳身上离开。

    女人瞥了陶爱军一眼,俏面羞红地对陶阳说道:“陶总,那我先出去了!”

    陶阳在女人性感的翘臀上摸了一把,根本当陶爱军不存在,如空气一般。

    陶阳的秘书,红着脸,匆匆忙忙离开了办公室。

    点燃一支雪茄烟,陶阳眯着眼睛,冷眼瞧着陶爱军问道:“你怎么来了?”

    陶爱军没想到陶阳会堕落成这个样子,瞪着陶阳怒道:“陶阳,我早警告过你,不准你动陶家,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了?”

    陶阳拿起桌上的一本书,向陶爱军身体砸了过来。

    陶爱军闪身避开,眉毛倒立,怒道:“你!......”

    陶阳豁得站了起来,对陶爱军怒声说:“你让我不动陶家,我就不动陶家?陶爱军,你算老几啊?从老太太把我逐出陶家的那一刻起,我陶阳就发誓,要报复你们陶家的每一个人。对了,还有赵旭和李晴晴这两个贱种!”

    “你知道我的这两条胳膊是怎么废得吗?就是被赵旭手下那个叫农泉的手下,给打断的!”

    陶爱军对陶阳回怼着说:“你身为晴晴的表哥,胆敢调戏她,你活该!换作我是赵旭,直接要了你的命!”

    “我活该是吧?”陶阳冷笑道:“我是陶家的长孙!可老太太宁愿把陶家公司交到李晴晴一个外姓人的手上,也不愿意交给我。居然为了李晴晴这个贱人,把我逐出陶家。从那一刻起,我陶阳早已经和陶家誓不两立了。”

    “你!......”

    陶爱军真得被陶阳给气到了,没想到陶阳这么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心胸这般狭隘。

    陶爱军对陶阳怒吼道:“如果不是你想非礼晴晴,赵旭又怎么废了你的双臂。你奶奶不想将陶家公司交到你的手上,是因为你不配管控陶家的企业,你就是个废物,不是那块料!”

    “够了!”陶阳厉喝一声。

    两人的嗓门一个比一个大,从办公室里隐隐传了出来,听得门外偷听的女秘书心惊肉跳。

    陶阳对陶爱军怒声说道:“陶爱军,你一个从狱中刚出来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我?现在陶家的公司,可是掌握在李晴晴这个外姓人的手里,只要李晴晴动点私心,你们这些垂涎陶家家产的人,毛都分不到。我对陶家出手的目的,自然是想把陶家经营的控制权夺回来。小叔,不如你过来帮我,一旦我把陶家的公司夺回来,交给你来管理怎么样?”

    陶爱军鼻里重重哼了一声,说:“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叔叔啊?”

    陶阳抽着雪茄烟,缓步朝陶爱军踱了过来。站在陶爱军的面前,笑道:“小叔!我们吵归吵、闹归闹,我们毕竟是陶室宗亲,李晴晴才是外姓人。只要你愿意和我里应外合,把陶家公司搞到手,我保证你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砰!

    陶爱军一拳打在陶阳的脸颊上,猝不防之下,陶阳被一拳打倒在地,连牙齿都脱落了两颗。

    他抹了下嘴角的鲜血,刚要起来,被陶爱军上去又狠踹了几脚。

    “畜牲!我早警告过你,不要打陶家的主意!我今天打死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陶阳抱着头,身上又挨了几脚,高声求救喊道:“来人,救命!”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四五个身形彪悍的保镖人物冲了进来。

    陶爱军见陶阳公司的保镖冲了进来,和这些保镖打了起来。以他的战斗力,又怎么可能是这些训练有素的保镖对手,很快被打倒在地。

    无数拳脚如雨点般落在了陶爱军的身上,陶爱军身体缩成了一团,毫无还手之力。

    陶阳站起来后,从地上捡起抽剩的雪茄,狠吸了一大口。

    见陶爱军被打得身受重伤,出声叫道:“都住手吧!”

    保镖们立刻停止了手上踢打动作。

    陶阳上前对着陶爱军的身体,就是狠踢了几脚,骂咧咧地说:“陶爱军,你还真以为李晴晴能够重用你?你刚从狱中出来,人家只是把你当作看门狗罢了。”

    “敢打我?你还真以为你我陶阳会怕了你!”

    “回去告诉陶家的那个老不死的,我才是陶家正宗的嫡传子孙。让她把遗嘱早早立好,不要让陶家的家产,落到李晴晴那个贱人手里。”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陶家!你想通了,再来找我,我会不计前嫌,给你安排个职位。要是还敢和我陶阳为敌,我弄死你!”

    陶阳说完之后,又在陶爱军身上狠踢了数脚,这才作罢。

    见陶爱军被打得失去了行动能力,陶阳对手下吩咐道:“弄辆车,把他扔到陶家的门口!这几天都给我精神着点儿,要是有人敢来公司捣乱,给我打出去!”

    “是,陶总!”

    几人上前,各自扯着陶爱军的手脚,将奄奄一息的陶爱军抬了出去。

    陶家!

    一辆黑色丰田轿车驶到陶家的门口,陶爱军被人一脚踢了下去,随后黑色轿车很快驶离了当场。

    当陶家人发现重伤倒地的陶爱军时,陶家的管家“安叔!”匆匆向内堂跑了进来。

    “老太太,不好了!爱军少爷,出事了!......”安叔气喘虚虚地对陶老太太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