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42章:令牌
    赵旭让韩珉着手查“冠豪集团”的事情,说于国洋会配合他一起来查这件事情。

    他又对韩珉叮嘱了一些事情,让他防着点赵家的“啸天集团”突然发难,便起身离开了“旭日集团”。

    从“旭日集团”离开后,赵旭开车去了天榜第一人孔鲲鹏老爷子的住处。

    进了内宅后,赵旭见孔老爷子正在研习张旭“落歌行!”的书法。

    孔老爷子只抬头瞧了赵旭一眼,说了句:“你来了!”说完,又低头研习起手中的文房墨宝。

    赵旭见孔老爷子时而眉头紧皱,时而仿佛顿悟的样子,要不就是两条眉毛纠结在一起。

    赵旭知道孔老爷子正在思考事情,就没敢出声打扰他,在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足足一个多钟头,孔老爷子嘴角才露出笑容,大笑着说:“妙极!果然妙啊!”

    赵旭这才站起身来,出声问道:“老哥,你是不是悟到了什么?”

    孔老爷子一副吃惊的表情,对赵旭问道:“赵旭,你小子什么时候来得?”

    赵旭听了哭笑不得,孔老爷子练武都快练成武痴了。之前,都和自己打过招呼了,居然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得。

    随后,一拍自己的脑门儿,大笑着说:“都快我太聚精会神了!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我还在研习张旭的这幅书法!这幅书法简直是瑰宝,每次研习之后,都有不同的感受。真是受益良多啊!”

    赵旭感慨着说:“是啊!我也是这种感觉。古人云,横看成岭、侧成峰。从不同的角度去研习,每一次都会有新的收获。”

    孔老爷子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将“张旭书法”收好,对赵旭说:“这书法再放我这一阵子,等我再突破突破,再还给你!”

    老爷子生怕赵旭会拒绝一般,将“裴旻书法”收在了怀里。

    赵旭笑道:“不急,其实这套字体和裴旻剑法的剑舞,早印在我的脑海中了。”

    孔老爷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瞧着赵旭问道:“对了,你小子来找我有事吗?”

    赵旭这才想起来孔老爷子这里的目的,“哦!”了一声,说:“是这样的,临城已经出现西厂的人了。我提醒你注意一下!担心圣坛的人,还有猎户门和天王集团的人,也会来搅局。”

    孔老爷子闻言皱了皱眉头,对赵旭询问说,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赵旭把赵恒对他讲得事情,对孔老爷子讲述了一遍。

    当孔老爷子听到赵旭讲到令牌的时候,皱着眉头对赵旭问道:“赵旭,你说什么令牌?”

    赵旭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小恒说那两个神秘人拿出了两块令牌,赵家的人就甘愿俯首称臣。估计是西厂人身份的象征吧!”

    “我这里有两块令牌,是我当初击杀了两个江湖高手,从他们身上搜到的。据我研究过,这两块令牌同属明朝之物。一个是东厂的梅花令牌,另一个是西厂的剑武令牌。”孔老爷子说。

    赵旭听了大喜,对孔老爷子说:“老哥,那你快拿出来让我瞧瞧!”

    “嗯!你等着,我这就去拿。”

    孔老爷子说完,急匆匆进了置物室。

    孔老爷子平时喜欢收藏古玩之类的物事,经常去跳蚤市场或是古玩城去淘东西。

    他击杀了江湖两大高手,从身上翻出其令牌,自然懂得这令牌的价值。

    要不是赵旭提起“令牌!”这件事情,孔老爷子早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

    孔老爷子拿出两块令牌,两块都是白银材质。

    东厂的令牌上面用明朝的字体写着“东厂”二字,上面是个梅花图案,印制某某年,和一个叫做万奉的名姓;另一块是剑武图案,一剑一刀相交,标着西厂二字,写着屠傲的名字。

    孔老爷子说,这个叫“万奉”的人,和这个叫“屠傲”的人,都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万奉身上背负着至少二十条命案,屠傲至少背负着五十条命案。两人都是在逃特级通缉犯,最后撞到了孔老爷子的手上。

    孔老爷子为人刚正不阿,自然不会放过这两个坏蛋,出手击杀了二人,最后从二人的身上取得了令牌。

    赵旭向孔老爷子询问了击杀的经过,最后问道:“老哥,除你之外,别人知道这两个人已经死了吗?”

    孔老爷子回答说:“这种江湖恩怨,当然不能曝光于众。就算我们是为民除害,也不能太过张扬。所以,我没对任何人讲过。”

    赵旭皱了皱眉头,沉吟着说:“也就是说,东厂和西厂的人可能认定万奉和屠傲会遇害,也有可能是失踪。”

    “当然有这个可能!”

    “老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赵旭问道。

    孔老爷子想了想,说:“我击杀东厂的万奉,差不多是五年前的事情。击杀西厂的屠傲,差不多是在七年前吧。”

    赵旭点了点头,对孔老爷子说:“老哥,你留着这两块令牌也没什么用,还是把这两块令牌给我吧。”

    “你小子要这东西做什么?”孔老爷子倒不是舍不得,只是有些好奇。

    赵旭笑了笑,解释说:“我拿回去研究研究!”

    孔老爷子笑道:“就知道你小子在打东厂和西厂的鬼主意。正如你所说,我留着这两块令牌也没什么用,你就拿去好了。”

    “谢谢老哥!”

    “臭小子,和我还这么客气。我可告诉你啊!你的张旭书法真迹,在我这里再放一段时间,我总感觉自己要突破了!”

    “突破天榜到神榜?”赵旭惊讶地问道。

    “有这种迹象,但你也知道想要突破到神榜,是需要机缘的。得多练、多悟,我相信总会有突破的那一天。这次的感觉特别强烈!”

    赵旭激动地说:“老哥,我是真盼着你突破天榜到神榜啊!你要是突破到神榜,我就有靠山了。”

    “臭小子,你都是天榜第二了,你我联手,再加上小刀或是农泉,足以对付一名神榜高手。你怕什么?”

    “那能一样吗?你要是突破到神榜,临城才叫真正的固若金汤!以后那些厂狗想要来滋事,可得掂量掂量。”

    孔老爷子被赵旭说得来了兴致,拍着赵旭的肩膀笑道:“走!好久没人陪我耍耍了,我们出去切磋切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