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38章:令主大人
    陶阳被赵旭废了两条胳膊,心里面还是十分惧怕赵旭。他的胳膊动了手术,根本不吃力。

    一听赵旭把他比做狗,也不敢说些硬气的话反驳,他今天来陶家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下战书!”,给陶家予以警告。当下,鼻里重重“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陶家。

    陶爱元追了出去,见儿子陶阳上了一辆黑色奔驰,指着陶阳骂道:“你个逆子,要是敢做出对陶家不利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

    陶阳刚坐进车里的身子,重新探了出来,瞧着父亲陶爱元说:“老头儿,你火气那么大做什么?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你都那样儿了,只有你儿子才能让你重振辉煌!”说完,坐进车里,对司机兼保镖说:“开车吧!”

    陶爱元气得气喘虚虚,冲着驰离的车子,大声喊道:“滚!你走了,就永远别回来!”

    当陶爱元回来的时候,见众人都用一种同情的眼神望着他。

    陶老太太出声对大儿子陶爱元说:“爱元,坐下来吃饭吧!”

    “妈!都怪我不好,生了陶阳这个不肖子。”

    “别提那个逆子了,今天是爱军出狱的日子,坐下来吃饭吧!”

    陶爱元这才挨着陶爱军坐了下来。

    由于陶阳的突然出现,让陶家原本为陶爱军接风洗尘欢悦的氛围,再次变得凝重起来。

    陶老太太扫了一眼陶家的子孙,出声说:“你们都怎么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好好吃饭!”

    众人这才强打起精神,开始对陶爱军敬酒,祝贺他归来。

    喝到一半的时候,陶爱军举起杯对赵旭说:“赵旭,舅舅敬你一杯!”

    赵旭见陶爱军站起来对自己敬酒,身为晚辈也跟着站了起来。

    “我知道,我之所以能提前出狱,你帮了不少的忙!舅舅谢谢你。”

    “客气了,舅舅!我们都是一家人,理应帮忙。”

    两人轻轻碰了碰杯子,各自干了杯子里的酒。

    李晴晴目露惊诧的神色,没想到赵旭背着她,不声不晌干了这么一件大事。

    陶爱军提前出狱归来,最高兴的莫过于他的妻子刘梦云了。

    刘梦云在知道是赵旭暗中帮忙,拉着李晴晴的手,两人聊起了育儿经。

    整个陶家,李晴晴和小舅妈刘梦云的关系最为要好,这也是赵旭肯出手帮陶爱军的原因。

    从陶家离开,在回去“月潭湾”墅区的路上。

    因为赵旭喝了酒,陶家派了一名司机送赵旭和李晴晴回去。两人坐在车子的后排座上,手牵着手,宛如新婚燕尔的情侣一般。

    “赵旭,谢谢你!”李晴晴突然说了句。

    赵旭瞧了一眼老婆李晴晴,不由笑了笑,说:“晴晴,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你还和我说这个!”

    “不!这次真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出手帮忙,恐怕小舅从狱中出来,都已经老了。”

    “那也得是他在狱中改造得好才行。”赵旭向老婆李晴晴解释说:“我一直注意着陶爱军在狱中的动向,得知他在狱中改造得不错,就出手帮了他。”

    李晴晴将头枕在赵旭的肩膀上,幽幽地说:“我看小舅舅回来,这次变化挺大得。”

    “希望他能变好吧!”赵旭说道。

    “舅妈高兴坏了!”

    “当然高兴了,人家夫妻团聚了嘛!”赵旭笑了笑。

    赵旭伸手搂住老婆李晴晴的香肩,说:“其实,天王集团陷害陶家,其实也是为了对付我们。小舅陶爱军因此贪上官司,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救他出来。”

    “赵旭,我发现你现在变得越来越细微体贴了!”

    “这不是好老公的标准吗?”

    “说你胖,你就上喘。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不轨的行为,我可饶不了你。”

    “怎么会,我有这么漂亮的老婆,疼你还来不及呢。何况,你肚子里还怀着我们的宝宝。”

    “原来你只在乎肚子里的孩子,不在乎我。”

    “谁说得?老婆和孩子我都在乎的。”

    李晴晴心里感到一阵甜蜜,冲散了连日来心中的忧愁。

    御福园,赵家所居住的地方。

    赵啸仁、赵啸义,带着各自的儿子赵康和赵高,以及赵恒跪在地上。

    赵家众人神态恭敬,一副谦卑的表情。

    如果让别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掉下巴。

    堂堂“啸天集团”世界级名企,赫赫有名的赵家,却像奴才一般,恭敬地跪在地上。

    赵家人不敢抬头,可见对来人惧怕到了何种程度。

    面前站着一男一女,男女脸上戴着3D打印的面具,这对男女身边着着两个装束各异的人,一看就是贴身高手保镖之类的人物。

    男子拿出了一枚黄金令牌,上面纂刻着剑武刀剑的相交的图案,正面赫然是一个“令!”字,反而用纂体写着西厂令三个字。

    男子手持令牌,对赵啸仁和赵啸义出声问道:“赵啸仁、赵啸义,你们可识得此令?”

    赵啸仁和赵啸义抬头一瞧,二人眼神里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赵啸仁和赵啸义齐声拱声说:“见过令主大人!”

    手持令牌的男子鼻里冷哼一声,对赵啸义说:“赵啸义,上次让你取回赵家的守护戒子,居然半路被人劫持,你可知罪?”

    赵啸义额上冷汗涔涔,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快就找上自己头来。

    赵啸义不敢反抗,跪趴在地上,对手持令牌的男子,说:“请令主大人责罚!”

    “哼!这件事情我们已经在查了。倘若让我们查出,是你们赵家在监守自盗,你知道后果的。”

    “赵啸义不敢!但请令主大人明察。”

    手持令牌的男子,说:“让你们对付赵旭的旭日集团,你们赵家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回令主大人,赵旭身边高手如云,动强肯定不行。必需用正常的商战去收购。月初,我们就要和旭日集团打官司了,接下来再等几个帮手,会全面展开对赵旭旗下公司的围剿。”

    “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多久能搞定?”男人问道。

    “三个月到半年吧!”

    “不行!半年的时间太久了。必需三个月之内搞定!否则,我让你们赵家付出代价。”

    男子的话音刚落,赵高不服气地站了起来,指着男子骂道:“你算哪根葱,敢管我赵家的闲事?”

    只见手持令牌男子身旁一个八撇胡的中年男子一动,身形如鬼魅一般,忽地出现在赵高的身前。

    “啪!”一记晌亮的耳光,甩在赵高的脸上。

    这一巴掌,直接将赵高扇得身体向后翻仰。

    手持令牌的男子,走到赵高的近前,一脚踏在赵高的胸膛上,冷声说:“小子,给我老实些。想杀你,就犹如碾死一只蚂蚁那般容易。再敢出言顶撞我,我立马让你归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