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30章:戒子失而复得
    九日茶楼!

    赵旭在来之前,已经给茶楼的工作人员说,自己一会儿要在茶楼见一位叫“赵啸义”的先生。所以,当他来到茶楼后,赵啸义已经等在了二楼的雅座位置。

    赵旭吩咐茶楼经理,不要让任何人上来。昂首迈着大步,朝赵啸义所坐的位置走了过来。

    落座后,赵旭一副淡漠的表情,瞧着赵啸义问道:“你找我做什么?”

    赵啸义亲自给赵旭倒了一杯茶,然后举起自己的茶杯,抿了一口。笑了笑说:“你个臭小子,倒是挺记仇的嘛!连三叔也叫不出口了。”

    “还是直奔主题吧!晴晴等我回去呢。”赵旭神色冷俊地说道。

    赵啸义将一个精致的小盒推到了赵旭的面前,说:“这个你收好!”

    赵旭在看到这个精致的小盒,心脏不由自主快速跳了起来。

    这个精致的小盒他再熟悉不过。正是赵啸义当上赵家家主的时候,他把赵家的“守护戒子”归还给了赵家,亲自交到了赵啸义的手上。

    拿过桌上的盒子打开一瞧,里面赫然是那枚金镶玉赵家祖传的守护戒子。

    赵旭虽然有几枚赝品的“守护戒子!”。但戒子如何来判断真假,鲁大师早就告诉了他。所以,赵旭一眼就能辩认出,赵啸义递来的戒子,是真得赵家守护戒子。

    “三叔,你这是......”赵旭紧皱起眉头,不明白赵啸义是什么意思。

    赵啸义笑了笑,说:“怎么,这会儿叫我三叔了?我不把东西给你的时候,你连叫都不叫。现在把东西一给你,你就叫我三叔了。你小子是不是太现实了?”

    赵旭脸露尴尬的笑容,解释说:“我们现在不是敌对关系吗?”

    “是敌对关系没错,但也改变不了我是你三叔的事实!”

    “可我已经不是赵家的人了!”

    “混帐!”赵啸义眼睛一瞪,对赵旭怒声叱道:“你这话对外人讲讲还行!但对你三叔讲没用。你身上的血脉流淌的是赵家的血,就算是死,也是赵家的魂!”

    赵旭听了三叔赵啸义的话神情为之一愕。

    赵家里有内奸,赵旭吃不准三叔赵啸义,倒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不过,他肯把赵家的守护戒子归还给自己,好的成份居大。

    不过,赵旭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在没有确定好赵啸义真正的身份之前,他不敢贸然对赵啸义流露出真感情。

    赵旭一副受教的模样,聆听着赵啸义对他的教诲。不过,已经把赵家的守护戒子收在了怀中。

    这可是重要的宝贝,既然赵啸义还给自己,当然不拿白不拿。

    赵啸义发泄了一通后,将面前喝剩的半杯茶,一口灌到口中。

    他将茶杯在桌子上重重一放,就听“咔嚓!”一声,杯子传来了一声破裂的声晌。

    楼上茶楼的人员隐隐听到动静,奈何碍于赵旭的叮嘱,谁也不敢上来一瞧究竟。

    赵啸义发泄完了之后,很快平复了一下情绪。瞧着赵旭说:“我知道你会感到奇怪,我为什么会把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是赵家的希望!你二叔家的小康城府太深,我儿子小高心高气傲太浮躁。你四叔家的小晗是女流之辈,你五叔家的小恒倒是可堪重任,但年龄还小,沉不住气。只有你做事最为稳重,有勇有谋!”

    赵旭没想到三叔赵啸义会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但和赵家“啸天集团”大战在即,不知道赵啸义葫芦里倒底卖的是什么药?

    “小旭!我知道你一直在怪罪你爸。但你爸所做的一切,无不是为了整个赵家。你不该恨他!”

    赵旭没有说话,静静地聆听着赵啸义的述说。

    赵啸义接着说道:“我今天找你来,一是想把东西还给你。记住,不要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另外,这次和你的旭日集团对决,我是不会放水的。如果你连我和赵家啸天集团的攻击都承受不住。那么当你面对赵家的敌人时,终究会失败!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赵旭点了点头。

    赵啸义站起身,说:“我先走了!我知道你的事情,也知道你知道赵家的事情。你别把我当成好人,也别把赵家任何人当成好人。是好人还是坏人,用你的眼睛去判断!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连我这一关都过不了,只能说我和大哥都看错了人!”说完,转身离开了茶楼。

    赵啸义离开后,赵旭一个人坐在座位上静静发呆。

    从今天赵啸义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是站在赵家的立场上。可他临走时候说得那番话,又让赵旭的思想产生了动摇。

    连赵啸义自己都说,不要让赵旭把他当成好人。

    那么赵家,谁倒底是内奸?谁又是真正心向赵家的人?自己倒底应该相信谁?

    迷!

    赵旭此刻心乱如麻!

    如果这是父亲赵啸天布下的一个局,那么这个局太深奥复杂了。

    这个局,难到赵旭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想到解开的办法。

    最难得就是面对赵家亲情这一关,谁是赵家的人,谁是厂狗的内奸!

    赵啸义还说,如果连他这关都过不了。那么赵旭就没有资格和厂狗对决!

    这是对他的考验吗?

    可这项考验也太残酷了吧?

    赵家将自己逐出赵家的门第,赵家又千里迢迢跑来对付自己?

    难道......?

    赵旭脑海中忽得灵光一闪,幡然醒悟过来。

    “难道这是做戏给厂狗看?”

    突然冒出的想法,赵旭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让他欣喜若狂!

    他忽然知道该怎么和赵家的啸天集团来过招了。

    心道:“如果这是你们故意来考验我?那就来吧!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想到这儿,赵旭起身离开了茶楼。

    驾车回往家的途中,赵旭思绪万千!

    最近这些日子,接二连三发生一连串的事情,简直让他有些应接不暇。

    算起来,和赵家打官司开庭的日子,还有些时日!

    李晴晴因为陶爱华的事情心生郁闷,是时候找时间带着家人放松一下了。

    当赵旭回到家,来到卧室之后。他把从赵啸义那里得来的赵家守护戒子,拿出来放在了掌心上,呈现在老婆李晴晴的面前。

    李晴晴看到戒子后,蓦然大吃一惊,“啊!赵旭,你哪来的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