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17章:第一回合,我们败了
    在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就算赵康想抵赖也不成。

    赵康怎么也没有想到,葛宽这么快就落网了,还将他给供了出来。

    好在,父亲赵啸仁和三叔赵啸义及时赶了回来。只要有他们在,谅于弘厚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电光火石之间,赵康心中已经有了决策。

    噗通!

    赵康直接给赵啸仁跪了下来。

    一副虔诚悔过自新的样子,痛哭流涕地说:“爸,是我一时糊涂。我是担心于昊他将我给供出来,你们会责罚我。就一时糊涂做了错事。我愿意向于昊和于叔叔道歉!”

    “啪!”

    赵啸仁一巴掌掴在儿子赵康的脸上,气极败坏地吼道:“畜生,你疯了,于昊是你兄弟,你竟然派人杀他?”

    “爸,我......”

    赵康刚想辩解,被赵啸仁一脚踢翻在地上。

    赵啸仁仍不解恨一般,上去一连又来了几脚。

    赵啸义急忙上前拉住赵啸仁,劝阻说:“二哥,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打死小康又有什么用?”

    站在旁边冷眼瞧着的“恒远集团”于弘厚冷笑着说:“你们兄弟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说吧!这事儿该怎么办?我只是带人打了赵康一顿,可赵康却想要我儿子的命!”

    赵啸仁上前一把扯住儿子赵康的衣服,将他扯到了于弘厚的面前,说:“老于,既然这事儿是我儿子干得,我赵啸仁绝不会包庇他。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赵啸仁,这可是你说得!”于弘厚从手下保镖手里接过一把匕首。

    拔刀出鞘后,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于弘厚将刀抵在了赵康的咽喉处,一丝血渍从赵康的脖子上流了下来。

    赵康吓得身体瘫软在地上,没想到父亲赵啸仁非旦没有坦护他,反而把自己交给了于弘厚处置。

    只要于弘厚将手中的匕首轻轻一送,他美好的人生,将会就此断送。

    “爸,救我!三叔,救我!”赵康吓得声音发颤,舌头都快打结了。

    赵啸义没想到二哥赵啸仁会把亲生儿子送到于弘厚的手里,听凭他处置。

    见于弘厚手中的匕首,已经抵在了赵康的脖子上,所抵之处已经出现了血渍。

    “老于,别冲动!”赵啸义伸手按住于弘厚的手,劝道:“这事,肯定是小康做得不对,我们坐下来谈谈吧!”

    于弘厚没有相让的意思,盯着赵啸义问道:“怎么个谈法?”

    “你先把刀子放下来!”

    于弘厚也只是想出出气,吓唬吓唬赵康。

    如果真要让他杀赵康,那么和赵家的仇恨就结得大了,这也是于弘厚不愿意看到发生的事情。

    在赵啸义的劝说下,于弘厚正好顺着台阶下,撤回了手中的匕首,“当啷!”一声,扔在了地上。

    赵啸仁见儿子赵康要起来,出声厉喝道:“逆子,你给我跪着!”,吓得赵康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客厅里,赵啸义亲自从雪茄盒里,给于弘厚递了一支雪茄烟。

    于弘厚伸手接过,再怎么说赵啸义是赵家家主的身份,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赵啸义亲自点燃一根,抽上了之后,对于弘厚说:“老于,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杀了小康也无济于事。我们可是一条战线上的盟友,这个时候自乱阵脚,可对我们大大的不利。只要你不杀小康,我们赵家愿意给你个说法!”

    于弘厚鼻里“哼!”了一声,说:“什么说法?说来听听。”

    赵啸义早就想好了对策,说:“小康要花一个亿找人去杀于昊,万幸的是于公子没事。在这件事情上,险些酿成大错。我们赵家就赔付你一个亿好了。”

    其实,于弘厚带儿子大闹赵家。一是要兑现对赵旭所说立场的承诺,二是想向赵家讨要个说法。赵家既然肯答应给一个亿的赔偿,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不过,于弘厚人老成精,并没有急于表现出来。

    “这个嘛!我得好好想一想。”于弘厚手托着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状。

    赵啸义见于弘厚没有拒绝,心里已经有谱了。对跪在一旁的赵康招呼道:“小康,还不快向于董事长和于昊道歉!”

    赵康一听,急忙跪着行了过来。一副虔诚的样子,对于弘厚说:“于叔叔,是我赵康一时糊涂,您看在我们两家的情份上,饶过我吧!”

    “于昊,是哥哥我不对!”说着,在自己的脸上狠扇了两记耳光,一边抽打一边念道着:“我混蛋!我该死。”

    “好啦!”于弘厚一摆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于弘厚起身瞧了瞧赵啸义和赵啸仁,说:“怎么说,我们两家也有很深厚的交情,我也不想因为这事儿,使我们两家闹掰。就按啸义说得办吧!三天之内,一个亿的赔款必需到帐。另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没心情再和你们掺和下去。我已经决定,恒远集团撤出对旭日集团的计划。”

    一听于弘厚要撤出对“旭日集团”的计划,赵啸义顿时慌了神儿。

    “老于,我们可是事先都讲好得啊!如果把旭日集团拿下来,该给你们恒远集团的,我会一分不少给你们得。”赵啸义急声说道。

    “不必了!”于弘厚沉着脸说:“是赵旭让他小姨子撤销了对小昊的控诉,小昊才被无罪释放的。我于弘厚虽然是个商人,但不会干昧着良心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改了。青山永在,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小昊,我们走。”

    于昊瞪了赵康一眼,急忙跟着父亲于弘厚快步离开了屋邸。

    “老于!老于!......”

    赵啸义追了出去,冲着离开的于弘厚喊道。可是于弘厚父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等赵啸义回来的时候,发现二哥赵啸仁对着儿子赵康一顿猛踢,踢得赵康在地上抱头求饶。

    “爸,别打了!别打了!”赵康声泪俱下的求饶道。

    赵啸义见状,急忙上前拉开二哥赵啸仁。

    “二哥,你这是干什么?”

    赵啸仁气极败坏地指着赵康说:“因为这个畜生,坏了我们赵家的大事,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说完,又在赵康的身上来了两脚,踢得赵康鬼哭狼嚎。

    赵啸义急忙将赵啸仁拉开,出声劝道:“二哥,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打死小康也没用。恒远集团撤出我们的合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小旭棋高一招!第一回合,我们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