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16章:畜生,倒底是不是你干得?
    赵啸仁和赵啸义见赵旭一副冷冰的面孔,也不相送他们,心里有些来气。可眼下和赵旭是敌对的关系,这也怪不得赵旭。

    两人的脸拉得老长,悻悻离开了陈天河的“临苑”。

    在赵啸仁和赵啸义离开后,陈天河对赵旭问道:“少爷,你的事情办妥了吗?”

    “嗯,办妥了!恒远集团的于弘厚,应该会和赵家摊牌了。”

    秦三爷、秦四爷一听,走到赵旭的近前,目光中满是慈详的神色,对赵旭说:“小旭,你大胆和赵家斗,外公们支持你。对了,若是缺钱的话,和我们说,秦家还有不少的积蓄。”

    说话的是秦四爷。

    赵旭笑了笑,对秦四爷说:“四外公,需要钱的时候,我不会和你们客气的。对了,你们除了各自的财富之外,另外还有别的钱吗?”

    秦三爷和秦四爷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秦三爷对赵旭笑道:“小旭,五大家族都有各自传承的宝藏,这也是一直能传承下来的原因。不过,非到紧急关头,是不会启用的。”

    “有多少?”赵旭笑着问道。

    秦三爷笑道:“秘密!”

    话音一落,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御福园!

    当赵啸仁和赵啸义回到居住的“御福园”后,两人都是一脸郁闷的表情。

    这次非旦没有让陈天河办成事,反而被秦三爷和秦四爷怼了一顿。不过,两人都是有城府之人,这点儿小事儿还不足以影晌到两人的心情。

    下车后,两人各自调整了一下负面情绪。

    赵啸仁对赵啸义问道:“老三,小旭说已经把于昊那小子放出来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一会儿回去,我给于弘厚打电话问一下。”赵啸义皱起眉头说:“不过,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小旭不会是在跟我们耍什么计谋吧?这小子从小就鬼点子多,对付起来可真得没有想象的那般容易。”

    赵啸仁笑了笑,说:“就算小旭是个孙猴子,我们几个可是看着他长大得。难道我们这些叔叔几个佛祖级的人物,还能输给他一个孙猴子?”

    赵啸义叹了口气,说:“二哥!小心大意失荆州啊!小旭在李家当了六年的上门女婿,非旦没有摧毁他的意志,反而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将旭日集团经营的风声水起。这小子可不简单!”

    “可我们现在除了对付他,拿下旭日集团,还有什么办法?”

    “二哥,难道我们就要这样一辈子当傀儡吗?”赵啸义停下脚步,目光望向赵啸仁。

    赵啸仁说:“谁愿意当傀儡?可我们不这样做得话,赵家就有灭族的风险。这个代价,我们能够承受得起吗?”

    “可要是将小旭打破产,我心里真得有点过意不去。毕竟,我们是他的亲叔叔。”

    “我们已经尽力了,让他放弃旭日集团,他又不肯。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子的倔强脾气。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赵啸仁沉吟了一下,对赵啸仁问道:“二哥,你说如果让小旭知道真相的话,他会不会拱手让出旭日集团?”

    赵啸仁摇了摇头,说:“小旭受到赵家一连串的打击,不会站在我们赵家的立场上。你也知道,大嫂是怎么死得。在小旭心里,这件事情就是他心中的一根刺。这根刺不拔出来,他不会为了赵家放弃自己的利益。更何况,他分得产业,本就是他和大嫂的东西。从争夺秦婉商场要和我们打官司,就能瞧出来端倪。”

    就在这时,赵高从远处快速跑来。

    赵啸仁和赵啸义见赵高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不由对望了一眼,同时皱起眉头。

    待赵高来到近前,赵啸义对儿子训叱道:“小高,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事要稳重些。你这火急火燎的干嘛?”

    赵高气喘虚虚地说道:“爸、二伯!不好了。恒远集团的于弘厚带人打了我康哥。”

    “什么?”

    赵啸仁和赵啸义同时大吃一惊。

    “于弘厚在这呢?”赵啸仁急声对赵高问道。

    “在呢!”

    “快带我们去。”赵啸义对儿子赵高催促道。

    赵啸仁和赵啸义跟着赵高,急匆匆赶回到了住处。

    进了屋后,只见赵康被打得鼻青脸肿,身上脏乱不堪,好在没有性命之忧。

    于弘厚带着儿子于昊站在旁边,一副冷漠的表情。

    见到赵啸仁和赵啸义回来了,于弘厚鼻里重重哼了一声,显然对二人不买帐。

    赵啸仁将儿子赵康从地上扶了起来,仔细检查了一番,见只是皮外伤,这才放心下来。

    赵啸义身为赵家的家主,脸上有些挂不住。但是“恒远集团”又是赵家的盟友,这个时候正是需要帮忙的时候,又不敢太得罪于弘厚。

    于是,赵啸义对于弘厚出声问道:“老于,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呗。怎么还带人打了小康!”

    于弘厚指着赵康,对赵啸义冷声说:“赵啸义,你在责问我之前,先问问你侄子干了什么好事!”

    赵啸仁一听,盯着儿子赵康问道:“小康,你倒底干了什么事,让于董事长发这么大的火?”

    “爸,我......”赵康嘴唇嚅动着,就是说不出来。

    “说啊!”赵啸仁瞪着大眼睛,冲着儿子赵康厉声吼道。

    赵康没想到找得人那么不靠谱。更没想到,于昊这么快就被放出来。

    要是承认,自己派人去杀于昊,老爸赵啸仁不打死他才怪。

    “我......我也不知道!”赵康吭哧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于弘厚冷笑着说:“不敢说了吧?赵啸仁,还是先听听你儿子干得什么好事吧!”

    只见于弘厚拿出手机,里边清晰传出了葛宽招供的录音。

    播放完录音后,赵啸仁和赵啸义被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赵康,居然会派人去杀于昊。难怪,于弘厚会发这么大的火。

    于弘厚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叠照片,向赵啸仁甩了过去。

    “刚才电话里招供的人叫葛宽,他是临城一个有名的信息贩子。你儿子花一个亿,让葛宽去杀我儿子。幸好我儿子命不该绝,才没有着了赵康这小子的道儿。照片上,是赵康和葛宽见面的经过。另外,葛宽现在正被关押在四城监狱。你们不信得话,可以去亲自问他。”

    于弘厚冷笑着说:“我于弘厚自问对得起你们赵家,邀我过来助拳,我二话不说。可你们赵家是怎么对待我于弘厚的,难道你儿子就是宝贝,我儿子就是捡来得?今天,你们赵家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和你们没完!”

    赵啸仁和赵啸义被惊得目瞪口呆。

    赵啸仁一双眼睛瞪得滚圆,瞪着儿子赵康厉声问道:“畜生,你告诉我,于董事长得话,倒底是不是真得?倒底是不是你派人去杀于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