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15章:这是人干得事儿吗?
    在秦三爷和秦四爷的面前,就算是赵啸仁和赵啸义也不敢造次。两人规规矩矩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秦三爷站了起来,铁青着一张脸,瞧着赵啸仁和赵啸义说:“你们大哥赵啸天,干了什么缺德的事情,你们兄弟心里明白。欺负小婉也就算了,现在还想来欺负小婉的孩子。你们赵家人真得是狠心,简直是欺人太甚!”

    “秦三爷,小旭他......”赵啸义刚想辩解。

    秦三爷厉声喝道:“你先给我闭嘴,听我把话说完。”

    就算是赵啸义是“啸天集团”的董事长,赵家的家主,在大发雷霆的秦三爷面前,仍然噤若寒蝉,吓得不敢作声。

    秦三爷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踱着脚步。

    “在小婉最后的日子里,赵啸天他不陪着小婉,却另结新欢讨了那个叫刘文茵的女人。小婉她最后,也没让我们秦家找你们赵家的麻烦,这倒也罢了!可是你们赵家都干了什么缺德的事儿,仅因为小旭提前分到了家产,就把他逐出了赵家的门第,还要收回秦婉商场名字的使用权。小旭,可是小婉和赵啸天的亲骨肉啊!你们赵家收回去这个品牌,能让你们再次飞黄腾达吗?”

    秦三爷越说越来气,瞪着赵啸仁、赵啸义,说:“还有,你们居然联合了那么多的帮手,要来对付小旭。这就是你们赵家的行事风格?这是人干得事儿吗?”

    秦三爷的一番话下来,叱得赵啸仁和赵啸义为之哑口无言,两张老脸臊得微微泛红。

    在外人看来,这本就是以大欺小,大义灭亲的事情。可是赵家也很无奈啊!

    赵旭手中掌握的“旭日集团”,已经打通了东三省的J省、H省、L省三个省份的商业网络,对于“啸天集团”发展有着重要意义。

    “秦婉商会”是驰名于国际的商场品牌,这个品牌更是有着非凡的战略意义。除此之外,赵家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让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赵啸义身为赵家之主,待秦三爷说完后,这才开口说:“秦三叔,关于我大嫂秦婉的事情,我只能替我大哥说抱歉了。这是我大哥赵啸天的私事,我不便多言。至于小旭的事情,他已经提前分割到赵家的家产,原则上来讲,已经失去了赵家啸天集团的继承权。如果我们不将他逐出赵家的门第,他在外面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赵家。既然,小旭提前分到了赵家的家产,我们将他逐出赵家的门第也无可厚非。”

    “另外,关于和旭日集团打秦婉商场的官司,是属于集团战略性的需要。要出手对付小旭,也是啸天集团集团发展所需。所谓,商战如战场,秦三叔、秦四叔,你们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我们赵家,断然不会因为小旭是我们的亲侄子,就停止发展的进步。这是商场,不是亲情、儿戏!”赵啸义不卑不亢出言解释说。

    赵啸义的话音刚落,秦四爷咆哮着怒吼道:“赵家身为五大世家之首,之前满口仁义道德。原来,一切都是为了金钱。你们赵家还缺钱吗?怎么张嘴闭嘴都是钱,全是一股铜臭的味道,简直是在放屁!”

    秦三爷怒声附和道:“对,放屁!放你们的狗屁。”

    赵啸义脸色一阵难堪,两人来到陈天河这里,原本是想逼陈天河搭救“恒远集团”的公子哥于昊。哪曾想,秦三爷、秦四爷会在这里,完全打乱了事前的计划。

    赵啸仁出声说:“秦三叔、秦四叔息怒!我们在之前找过小旭,游说他只要将持有的旭日集团交出来,我们会给付他相应的等价金钱。奈何小旭他不答应,我们这才和小旭冲突起来,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秦三爷瞪着赵啸仁怒声说道:“你们没法子?这让外人怎么看你们啸天集团?怎么看你们赵家?赵啸仁、赵啸义,有些事情最好不要做得太过份。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赵家早晚会有报应的。”

    陈天河站在旁边默不作晌,见赵啸仁和赵啸义被秦三爷、秦四爷怼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时,陈天河的管家匆匆走了进来。

    管家对陈天河说:“陈老,赵旭少爷来了。”

    一听赵旭来了,秦三爷、秦四爷还有赵啸仁、赵啸义全部变得沉默起来。

    陈天河对管家说:“带赵旭少爷进来吧!”

    “好的!”

    管家应了一声后,再回来的时候,带着赵旭走了进来。

    赵旭见秦三爷、秦四爷脸色都不是很好,明显刚刚发过脾气的样子。赵啸仁和赵啸义一脸吃瘪的样子,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

    赵旭和“秦三爷”、“秦四爷”、陈天河分别打过招呼后,目光落在了赵啸仁、赵啸义两人的身上。

    “二叔、三叔!原来你们也在陈老这里啊。”赵旭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样子。

    赵旭一来,顿时缓解了秦、赵两家人剑拔弩张的局面。

    赵啸义站了起来,对赵旭笑道:“小旭,你最近好像挺忙啊!都见不到你的影子。”

    赵旭回怼道:“三叔,面对赵家的啸天集团,我可是不敢有一丝的懈怠,在积极备战呢。”

    赵啸义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瞧着赵旭点头说:“不错!有我赵家的风范。”

    秦四爷冷声道:“小旭都不是你们赵家的人了,什么叫做有你们赵家的风范?赵啸义,你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赵啸义脸色一阵尴尬,今天跑来陈天河这里,没想到碰了一鼻子的灰。

    陈天河故意对赵啸义问道:“三爷,你们今天来我这里,有事吗?”

    “这个......”

    赵啸义本想让陈天河帮忙去保释“恒远集团”的于昊,可是当着秦三爷、秦四爷的面前,有些难以启齿。话锋一转,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许久未见陈老了,我和二哥过来瞧瞧,没想到秦三叔和秦四叔也在这里。改天,我们再带礼物来登门拜访。”

    赵啸义深知再继续留在这里,只有自取其辱的份儿。

    秦三爷、秦四爷都不待见自己兄弟,哪还有脸再留下去。

    赵啸义对二哥赵啸仁使了个眼色,赵啸仁也跟着站了起来。

    赵啸义神色镇定地说:“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改天,请秦三叔、秦四叔、陈老一起吃饭。”

    两人正要离开,赵旭出声叫住赵啸义说:“三叔,等一下!”

    “小旭,还有事吗?”赵啸义瞧着赵旭问道。

    赵旭盯着赵啸义说:“你们是来找陈老,帮忙搭救恒远集团的于昊吧?我已经让人把于昊放出来了。我只是告诉你这个消息!慢走,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