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14章:秦、赵两家人初相见
    “恒远集团”于弘厚父子离开后,陈小刀瞧了地上的葛宽和老虎一眼,对赵旭问道:“少爷,这两人怎么办?”

    “在这里关着吧!”赵旭说。

    葛宽一听,急忙对赵旭磕头如捣蒜一般感谢起来。磕头在地上,磕的砰砰作晌。

    “谢谢赵先生!谢谢赵先生!”

    赵旭虽然让陈小刀把葛宽关在监狱,但在葛宽看来,不谛于“福音”。以葛宽现在的处境,再也没有比监狱这种地方更安全的地方了。

    一旦让赵康得知,是他泄露了整盘计划,赵康定然不会放过葛宽。

    葛宽虽然是个消息贩子,却是个聪明人,知道赵旭其实是在暗中帮他。心中自然对赵旭感激涕零。

    就在赵旭带着陈小刀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葛宽出声唤住赵旭。

    “赵先生,等一下!”葛宽对赵旭出声叫道。

    赵旭停下脚步,转身瞧着葛宽,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还有什么事?”

    “有个叫林俏的女人,向我打听关于你的事。我只把你一些简单的资料给了她。”

    “林俏?”赵旭闻言不由紧皱起眉头。

    林俏是刘若烟的侍女,这丫头向葛宽打听自己做什么?

    赵旭见葛宽有悔过自新的意向,对葛宽安慰说:“你在牢里好好呆着,我保证没人会伤害到你。但若是出了这个地界,我可保不了你。”

    “谢谢赵先生!”葛宽心头狂喜。

    有赵旭的亲口承诺,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下来了。

    赵旭和陈小刀联袂向牢房外面走去,在路过“0”号牢房的时候,赵旭的脚步慢了下来。与此同时,陈小刀的脚步也放慢了下来。

    两人同时放慢了脚步。

    赵旭向陈小刀瞧了一眼,陈小刀摇了摇头,示意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赵旭在牢房门前停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打扰里面关押的人,旋即带着陈小刀离开了。

    出了“四城监狱”后,陈小刀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对赵旭说:“少爷,刚才0号牢房里......”

    赵旭打断了陈小刀的话,接口说:“是高手!小刀,尽快查一查里边关押人的资料。”

    “好,这件事情,我会立即着手去办。只是很奇怪,按理说这里要是关押着高手,我不可能不知道。他怎么会在你来得时候,会故意散发出体内强大的战意呢?”

    赵旭沉吟了一番,说:“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人的身份是保密级别的。另外,你我身上的内力气息,引起了这人嗜战的敌意。在四城监狱这种地方,关押着高手,对我们来讲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得清楚是敌是友才行。”

    陈小刀点了点头,说:“没想到,小小的四城监狱,居然还来了个狱锁狂龙。”

    赵旭笑道:“难道你忘了古书上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四城监狱虽然是小小的弹丸之地,这个高手可不容小觑。小刀,在调查清楚这人的身份之前,切不可去惊扰这个人。”

    “嗯,知道了!少爷,你先送我回我的侦探社吧。接下来,你该去陈老那里了吧?”陈小刀说。

    “你小子果然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连这个都知道!”赵旭笑了笑。

    陈小刀心思缜密,办案快捷高效,效率极高。否则也不能被誉为全国第一神探。

    临苑,陈天河的住处。

    赵啸仁和赵啸义分乘两辆黑色奔驰轿车,驶进了陈天河居住的临苑。

    陈天河已经得到手下人的汇报,说“啸天集团”的赵啸仁和赵啸义来了。

    以秦九爷的暴躁脾气,在得知赵家人来了之后,恨不得上前一番劈头盖脸的谩骂方才解恨。虽然说,赵啸天迫于西厂的压力,另娶新欢情有可原。但终究是他负了秦二爷的女儿秦婉。

    在众人的劝说下,秦九爷和秦七爷都没有露面,只有秦三爷和秦四爷代表秦家,在客厅里等着赵啸仁、赵啸义的到来。

    停好车后,早有司机替赵啸仁和赵啸义打开了车门。

    赵啸义现在可是“啸天集团”董事长,赵家的家主。陈天河虽然跟着赵旭做事,但终究是赵家的家臣。

    陈天河早已经等在了府邸的门前,见赵啸仁和赵啸义下车后,主动迎了上去。

    “二爷、三爷!”陈天河脸上堆着笑容,主动和赵啸仁还有赵啸义打着招呼。

    陈天河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赵啸仁和赵啸义了。

    隔了数年后,赵啸仁和赵啸义两人除了两鬓斑白,模样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反倒是陈天河已经见老了。

    赵啸义身为赵家的家主,率先开口对陈老寒暄着问道:“陈老,别来无恙!”

    “托几位爷的福,身体还算健康!”

    赵啸仁见陈天河虽然年迈,但精神矍铄,没有一丝老态龙钟的样子,微微晗着点头笑道:“陈老,近些年看样子保养得不错!”

    “二爷、三爷,才叫保养得好。眼见有十年未见了,你们都还未变,可我已经是风烛残年了。”

    陈天河侧过身子,对赵啸仁和赵啸义礼让着说:“二爷、三爷,还是屋里说话吧!”

    赵啸仁和赵啸义同时点了点头,率先大踏步进了陈天河的府邸。

    陈天河紧随其后,跟在赵啸仁和赵啸义的后面。

    当赵啸仁和赵啸义进了屋子后,一眼就瞧见了客厅里沙发上坐着得秦三爷和秦四爷两人。

    赵家的人和秦家的人见面的机会不多,并且赵啸仁和赵啸义在秦三爷、秦四爷的面前,算是后生晚辈。

    两人见了秦三爷和秦四爷后,脸上立刻呈现出恭敬的神色,快步走到秦三爷、秦四爷的面前拱手抱拳道:“秦三叔、秦四叔!”

    秦四爷对赵啸天对待侄女秦婉的事情耿耿于怀,鼻中重重哼了一声,并没有给赵啸仁和赵啸义好脸色看。

    秦老大早年夭折,秦老二为了秦家兄弟,又被厂狗所害。目前,秦家以“秦三爷”为尊。所以,秦三爷说得话,差不多代表的就是秦家人的立场。

    秦三爷也是一脸严肃的神色,瞧着赵啸仁和赵啸义说:“你们兄弟坐吧!我有话对你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