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09章:他必需死
    临城,“御福园!”。

    “御福园”在临城众多地产公司作品中,并不显眼。

    此刻,“啸天集团”赵家的人,却都住在“御福园”这里。

    “御福园”是属于“福刚集团”旗下的产业。

    “福刚集团”的董事长赵福刚,正是临城商会成员之一。

    这个赵福刚,是“啸天集团”赵家的族系,一个远房亲戚。

    赵啸仁的房间里,恒远集团的董事长于弘厚,正在发飙。

    赵啸仁和其儿子赵康,还有赵啸义以及其儿子赵高,都紧皱着眉头,见于弘厚发飙,均默不作声。

    于弘厚指着赵啸仁,厉声说:“赵啸仁,我刚刚去狱中见过我儿子于昊,小昊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皆是拜你儿子赵康所赐。要不是你儿子暗中怂勇他,去对付赵旭的小姨子,又怎么会犯了事儿。你们赵家看着办吧,如果这事儿不给我一个说法,那么我恒远集团将会撤出和你们赵家的合作。”

    赵啸仁瞪了儿子赵康一眼,没想到儿子这么沉不住气。在没有策划好之前,就擅自对赵旭动手。

    以赵啸仁对赵旭的了解,儿子赵康又怎么会是赵旭的对手?

    赵康被父亲赵啸仁瞪了一眼之后,被吓得噤若寒蝉。

    赵啸仁站了起来,对恒远集团的于弘厚出声安抚说:“于董事长,我们赵家已经在帮着疏通关系,营救令公子了。这件事情,我和啸义事先并不清楚。是我们的疏忽!您放心,我们赵家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于弘厚鼻里“哼!”了一声,瞧着赵啸仁和赵啸义说:“希望你们在七天之内,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倘若我儿子在狱中要是受到非人的折磨,或是有任何的损失,别怪我于弘厚不顾交情。”说完,一拂衣袖转身离开了“御福园”的赵家。

    就在于弘厚离开后,赵啸仁一巴掌狠掴在儿子赵康的脸上。

    “爸!”

    赵康一脸委屈的神色,事情已经败露,他也无力争辩。

    原本,赵康是想在赵家“啸天集团”对上赵旭的“旭日集团”,能有此建树,没想到于昊这小子还是把他给抖了出来。万幸的是,于昊只把实情告诉了他老爸于弘厚,要是让赵旭那小子知道,自己才是幕后之人,估计不会放过自己。

    赵啸仁怒声叱道:“谁让你擅自对赵旭行动的?”

    “我......”

    赵康想争辩,却知道自己的一切解释,在事实面前都苍白无力。

    赵啸义在一旁劝道:“二哥,小康也是好心,你就不要怪罪他了。我们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怎么把于昊这小子救出来吧。要是于昊这小子在狱中真得有闪失,那么对于我们赵家来说,那就麻烦大了。”

    赵啸仁瞪了儿子赵康一眼,怒声吼道:“你给我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赵康耸拉个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儿,离开了。

    赵高心中暗乐,知道赵康是急于表现,以图赵家的财产。到时候继承赵家的家业,就有非常大的优势。只是可惜,非旦没有成功,反而搬起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

    “三弟,这件事情,你认为该怎么办?”赵啸仁没了主意,对赵家家主赵啸义问道。

    赵啸义沉吟了一番,说:“临城是小旭和陈天河的地盘。我们赵家虽然强大,但在临城这块地界上,先天优势可是不如他们。想要把恒远集团的于昊给捞出来,必需借助陈天河的实力才行。”

    “你是说,我们去见陈天河?”赵啸仁问道。

    赵啸义神色凝重地说:“目前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倘若,于昊那小子真的在狱中受到伤,或是遭到了一些犯人非常的对待。以于弘厚的脾气秉性,定然不会算完。到时候,若是恒远集团真得退出了和我们赵家的合作。这等于未战,先折损一员大将,对我们赵家可是大大的不利。”

    “陈天河可是小旭的人,那万一他不答应怎么办?”赵啸仁担心地问道。

    赵啸义笑了笑,说:“二哥,别忘了!陈天河他一辈子为赵家工作,虽然是小旭的人,但在我们面前,谅他还不敢公然违抗我们的命令。倘若,陈天河真得不顾赵家的情面,不肯出手搭救,那么只有启用我们赵家的能量了。”

    赵啸仁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只能按赵啸义的建议行事,说了句:“那就这样办吧!明天,我们去找陈天河。”

    “野渡酒吧!”

    赵康因为心情不好,正在和赵家的远房亲戚赵福刚喝着闷酒。

    赵康一直和赵福刚有联系。所以,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不过,按辈份来讲,赵康得管赵福刚叫一声“叔叔!”。

    他喝了一口酒后,瞧着赵福刚问道:“刚叔,你给我找得那个人靠谱吗?”

    “小康,你放心!绝对靠谱。”赵福刚回答道。

    赵康眼神中闪过一抹厉色,说:“于昊,必需死!一旦让他活着,就会把我抖出来。所以,一定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刚叔,这件事情一旦做成了,到时候我若是能成为赵家的家主,一定让你重归赵家,少不了你的好处。”

    赵福刚听了之后,一脸激动的神色。对赵康说:“小康,刚叔就喜欢你的率真、坦直。你放心,我找的那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赵福刚的电话晌了起来。

    赵福刚面露喜色,对赵康说:“小康,他来了!一会儿你们好好谈。”

    “好!”赵康点了点头。

    赵福刚接起电话后,告诉对方自己所在的包房。

    没用上两分钟,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眼神阴鹜,身高约有一米七五四十左右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让赵康印象深刻的是,这个叫做“葛宽”的人,鼻子位置有一道蜈蚣模样儿的疤痕,看上去有几分狰狞和恐怖。

    据赵福刚介绍,这个叫“葛宽”的人,是个消息贩子。属于给别人牵线搭桥的人物,认识许多三教九流的人。只是收费非常昂贵,但对于赵康来说,钱不是问题,而是能不能帮他解决眼前的麻烦。

    “赵总!”葛宽对赵福刚打了声招呼。

    赵福刚和葛宽握了握手,然后将身边的赵康介绍给了葛宽。

    葛宽见赵康一副世家公子哥的样子,知道是个不差钱的金主。

    “坐吧!”赵康对葛宽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对葛宽说:“葛宽,我想让你找人帮我杀个人,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开个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