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088章: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九日茶楼!

    这是韩珉新给赵旭购置的一个茶楼。

    赵旭平时喜欢喝茶,又要忙于应酬,韩珉便在赵旭去滨城的时候,购置了“九日茶楼”这处产业。

    茶楼不对外开放,只针对赵旭、陈天河和韩珉平时用来招待客人。

    九日这个名字,还是赵旭亲自起得名字。

    他平时要用化名,就叫“李九日!”,用老婆李晴晴的姓氏,加上自己名字“旭!”字拆开来用。

    赵旭先一步到了“九日茶楼!”。

    回来后,他来过茶楼两趟。所以,店里的员工都认识他。

    赵旭对门口的迎宾说:“要是一会儿有位叫赵恒的先生来了,记得带来见我!”

    “知道了,赵先生!”店经理恭声对赵旭应道。

    茶楼的员工在这里工作,每天工作非常清闲。

    聘请得都是专业茶楼的茶艺员和服务员,薪水要高出普通茶楼近一倍。所以,在这里工作的人,都非常满意这份薪资待遇,格外珍惜这份工作。

    赵旭叫了一壶龙井茶之后,靠在窗边一边品着香茗,一边望着窗外。

    等了十几分钟,只见一辆黑色奔驰轿车缓缓在“九日茶楼”停了下来。

    赵恒下车后,将车钥匙交给了茶楼的保安。

    保安帮着将车顺停在了茶楼的车位里。

    赵恒在茶楼经理的引导下来到了赵旭所在的位置。

    赵旭瞧了一眼赵恒,见他一脸凝重的神色,看起来有大事发生。

    “坐吧!”赵旭神色淡漠地说。拿起茶壶,给赵恒倒了一杯茶。

    赵恒刚要开口,赵旭说:“先不用急着说事情,喝杯茶吧!还记得你以前,总偷我的茶喝。”

    一句话,瞬间把赵恒带到了儿时的记忆。

    赵恒端起茶杯,品了一口后,说:“这是梅家坞老井!”

    赵旭点了点头,说:“不错,你喝茶的水平还没有退步。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二伯、三伯都来了!”

    “我已经见过三叔了!”赵旭没想到连二叔赵啸仁也来了。

    “这里说话安全吗?”赵恒环视着周围,对赵旭问道。

    “安全,说吧!”

    赵旭神色严肃地说:“我听二伯和三伯说,赵家什么守护戒子在你的手上。还说,如果你不交出赵家的守护戒子,赵家就有灭顶之灾。旭哥,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手中的赵家守护戒子,究竟是什么?”

    赵旭慢条斯理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并没有急着回答赵恒的问题。

    重新倒了一杯茶后,赵旭盯着赵恒问道:“这件事情,你问过你爸了吗?”

    “问过!”

    “五叔怎么说?”

    “他不让我掺与到这件事情中。可我也是赵家的一份子,有权利知道真相。”

    “那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知道多了,会让你陷入危险的。”

    赵恒一听就急了,说:“你们究竟在搞什么飞机,为什么每个人都要瞒着我?”

    “因为你还小!”

    “我小?我过了今年都二十三岁了。”赵恒振振有词地说:“现代男子十八而立,古代男子十五就征战杀场了。哦!我知道了,原来在你眼中,我一直是个长不大的毛孩子。”

    “旭哥!我不想看到赵家和你自相残杀。你把真相告诉我,我可以从中帮着周旋。”

    赵旭摇了摇头,说:“根源不在于赵家!我之前就和你说过,赵家不是以前的赵家了。”

    “旭哥!你别跟我打哑迷了。难道你真得不怕啸天集团对付你?他们联合了千山集团、恒远集团、海博集团、丽帆集团、靖远集团,这里的企业随便拿出一个,都可以比肩你的旭日集团,你是斗不过赵家的。”

    赵旭笑了笑,说:“人的一生就在于折腾!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既然赵家想把我逼上绝路,那我当然不能坐以待毙!我会用实力告诉赵家,我赵旭离开了赵家照样能活得精彩,照样活出自我。会让他们见证,什么叫做绝处逢生!”

    “那你总得把真相告诉我吧?赵家的守护戒子倒底要守护什么?”

    “守护一份责任!守护一份正义!守护一份安宁!守护我们赵家的世世代代子孙!”

    赵恒越听越糊涂了!

    赵旭对赵恒解释说:“小恒,恕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真相。我宁可你怨我、恨我,也不能告诉你。现在让你早一分知道,你就多一分危险。没有什么事情,你还是少来见我吧!要是被赵家的一些有心人知道你来见我,他们会出手对付你的。”

    “赵家谁会对付我?”赵恒问道。

    赵旭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或许,这次啸天集团对付我,能让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浮出水面吧。”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问吧!”赵旭点了点头。

    赵恒盯着赵旭说:“你真得要和赵家撕破脸皮吗?”

    赵旭冷笑了一声,说:“从把我逐出赵家的那一刻起,我其实和赵家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瓜葛了!”

    “可赵家的守护戒子在你的手中,这可是赵家的东西!”赵恒据理力争道。

    “这是我妈给我的遗物!除了我妈,谁也休想从我的手中,夺走这个东西。还有,不许你再任何人的面前,提起赵家有守护戒子。否则,容易招来杀手之祸!”

    “你走吧!记住我今天说得话。能不管的事情,尽量少管;赵家并非全是好人,有些人已经站在了赵家的对立面。要想赵家重新崛起,不破不立!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懂我的意思。”

    赵恒见从赵旭这里问不出所以然后,面色冰冷站了起来。盯着赵旭说:“我会自己查明事情真相的!倘若,让我知道你负了赵家,我是不会放过你得。

    赵旭笑了笑,说:“海水褪去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一天的。到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今天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赵恒鼻里重重哼了一声,转身愤而离去。

    赵恒离开后,赵旭一个人坐在座位上静静发呆。

    不知怎么回事,赵旭的脑海里居然全是他老爸赵啸天的身影。

    是你在谋这个局吗?

    你是在考验我能不能解开这个局,是不是?

    望着天空厚重的云彩!

    不禁诗意涌上心头:“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难道我真错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