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059章:攻破娄美的防线
    赵旭知道娄美心里的防线已经彻底崩塌!

    他拿出唐剑签署的承诺书,走到娄美的近前,说:“我刚刚和唐凯歌的大儿子唐剑谈过,准备扶持他接掌长狮集团。只要唐剑接管公司,这份遗嘱就可以作废。我替你没出生的儿子,向唐剑要了长狮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倘你要是能出庭指证是唐凯歌指使你买凶杀得聂虎,那么这百分之十五的股权书,会给你的!如果你不想出庭指证,我会将股权换成钱,全部用来做慈善事业。”

    “我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过时不候!”赵旭说着,转身离开了娄美的房间。

    房间里,娄美像是丢了魂儿一样,痴痴的看着手中唐凯歌立下的遗嘱。

    “呵呵!唐凯歌,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吗?”

    “你的那些海誓山盟呢?”

    “你对我做出的那些承诺呢?”

    “你不是跟我说,会母凭子贵吗?”

    “狗屁!一切都是狗屁!唐凯哥,你个混蛋王八蛋。”

    娄美像疯了一样,将手中的遗嘱影印文件,撕了个粉碎。

    鲁玉琪在门外听到屋里有动静,对赵旭问道:“你对娄美做了什么?怎么这女人的情绪看起来很激动?”

    “不用管她!让她发泄发泄吧!”

    紧接着,屋里传来一阵霹雳啪啦,东西打碎的声音。

    “不会出事吧?”鲁玉琪担心地问道。

    “不会!”赵旭回了句。又担真得会出意外,对鲁玉琪说:“你先看着她,该是时候让娄美的父母过来见她了。”

    “行,那我看着她点儿吧!”

    鲁玉琪将门开了一条缝隙,担心娄美会做出过激的事情。

    赵旭下楼后,给老黑打了电话,让他把娄美的父母送到宋依霜的住处。

    老黑接到电话后,说三十分钟就到!

    不到三十分钟,老黑就带着娄美的父母来了。

    赵旭打量起娄美的父母来,见两人虽然穿着名牌的衣服,但仍然是一副老实忠厚的样子。

    不得不说,娄美是个蛮孝顺的女儿,至少知道赚了钱,花销在父母的身上。

    娄鹏举见到赵旭后,上前摇着赵旭的胳膊急声问道:“你是不是看到我女儿了?小美是不是在这里?”

    “她在楼上!”

    “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包养她的那个男人?”娄鹏举气极败坏地对赵旭叱声问道。

    “我打死你!打死你!”

    娄鹏举紧紧攥着拳头,疯狂向赵旭打了过去。

    赵旭一边闪避一边解释说:“你误会了,我不是包养你女儿的那个人!”

    “哼!你们这些有钱人就知道玩弄女人的感情,从来不会负责任!这里除了你之外,难道还有别人吗?”

    娄鹏举累得呼哧带喘,对赵旭追打了半天,也没有打到一下。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了娄美的唤声。

    “爸!”

    “妈!......”

    娄鹏举夫妇抬头向楼上望去,见到女儿娄美后,二老高兴地喊道:“小美!”。

    娄美看到父母后,急匆匆下了楼。

    一家三口紧紧搂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赵旭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说真心话,他心里很羡慕娄美。至少她有一个完整的家,父母都是爱她的。

    娄美一家三口拥抱了足足有近十分钟。

    三人都高兴地流下了流水。

    娄母是过来人,一眼就瞧出了女儿有孕肚,惊问道:“小美,你这是怀孕了吗?”

    娄美知道瞒不住母亲,点了点头,说:“怀孕了,已经三个多月了!”

    娄美的父亲娄鹏举一听,指着赵旭对女儿娄美问道:“小美,是不是这小子干得好事?你别怕,爸为你做主!”说着,撸起袖子,气势汹汹朝赵旭这边走了过来。

    “爸!和赵先生没有关系,不是他的孩子。”娄美出声喊道。

    娄鹏举站住后,如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一样,不解地问道:“不是他?”

    “嗯!不是。”娄美点了点头。

    娄母拉着女儿娄美的手问道:“小美,那你怀的倒底是谁得孩子?”

    “是长狮集团唐凯歌的!”

    一听“唐凯歌”的名字,娄鹏举夫妇完全被惊呆了!

    娄母惊呼道:“小美,唐凯歌不是一个老头子吗?他的岁数,应该比你爸还大了吧?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为了钱!”娄美直言不讳地说道。

    “爸、妈!我穷怕了,不想再过穷苦的日子了。别得同事和同学都能买名牌包包,而我不能买;她们都可以出入各种高档场所,而我为了省一口饭菜,每天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那些女人长得又没我好看,凭什么她们能过着人上人的生活?而我娄美不能?”

    “我不想你们住院生病了没有钱治;我不想你们年老了,还在外劳累打工;我没有好命,但不想认命!而唐凯歌能给我过上想要的生活!”

    听娄美的一番肺腑之言后,娄鹏举大怒,上前一巴掌掴在女儿的脸上。

    “混帐!你这是什么思想?”

    娄母拉着老公娄鹏举劝道:“你别打小美,她肚子里怀着孩子呢。”

    “今天你别管!”娄鹏举冲着老婆发火吼道。

    宋依霜诺大的别墅,完全成了娄家一家三口人的戏场。

    鲁玉琪和顾惜雪站在楼上,就连天天守在电脑前的于国洋也走了出来,站在楼看看着这一切。

    娄鹏举指着女儿娄美的鼻子骂道:“你爹妈是没有钱,但是不是从来没让你饿着?”

    “你爹妈是没有势,但是不是从来没让你受欺负?”

    “你爹妈没本事,但是不是我们一直在赚钱,供你念书上学,想改变我们这样普通的生活?”

    “可你给我们回馈了什么?找了一个男人,比你爹的岁数还大?你这叫不要脸!叫水性杨花,没有一点廉耻!以后,不许你说是我娄鹏举的女儿!”

    娄鹏举气得上气不接下气,显然身体不太好,应该身上有隐疾。

    赵旭听了娄鹏举的话后,不由对这个男人刮目相看起来。

    他原本是想把娄美父母请来,让他们劝劝娄美。没想到,娄家虽然贫穷,但三观很正!

    看来,自己倒是多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