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058章:我爸叫我丧门星
    赵旭和唐剑谈好合作关系,并没有立刻离开咖啡厅。

    唐剑以未来“长狮集团”董事长的名义,给赵旭写了一份承诺给出百分之十五股份的承诺书。

    收了东西之后,两人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半晌之后,唐剑瞧着赵旭问道:“你应该有事问我吧?”

    赵旭点了点对,对唐剑问道:“我想知道,你老爸为什么不喜欢你,偏偏喜欢宠溺你弟弟那个纨绔子弟?当然了,这是你的个人隐私,你要是不想说,可以不说。”

    唐剑瞧着赵旭问道:“有烟吗?”

    赵旭从衣兜里摸出烟来,递给了唐剑一支。

    唐剑见赵旭抽得烟只是普通的细支烟,微微愣神儿了一下,笑了笑,说:“没想到你一个临城商会会长,旭日集团的老板,会抽这种便宜烟。”

    “这个和身份无关,只是单纯的喜欢。你调查过我?”赵旭盯着唐剑问道。

    唐剑点了点头,说:“我唐剑也从来不打无把握的仗。不过,这一次,我知道面对的对手有多么强大,取胜的机率几乎为零。这也是我选择和你合作的原因之一。”

    唐剑一边抽着烟,似乎在喃喃自述,说:“我出生的时候,有个道士给我算过命,说我是唐家的克星。所以,我爸叫我丧门星。从小就不受他的爱戴!”

    “你是唐家的克星?”赵旭皱起眉头,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唐剑说:“我一生下来,背上就长了一块特殊的青色胎迹。那道士说,这青色胎迹,是来向父母索债的。说我十岁那年,我妈会因我而去。就在我十岁那年,我妈带我出门,她被一帮劫匪绑架。原本,那些劫匪是为了图财,后来见我妈漂亮,就奸污了她。还把我妈撕票了!”

    “或许,我真得是灾星吧!就连我自己都信了那道士的话。”

    赵旭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难怪,唐凯歌一直不待见大儿子唐剑。

    赵旭说:“这个世界上有多的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或许那只是一个巧合。”

    “不管巧不巧合,但终究验证在我的身上了。”唐剑又狠抽了几口烟,似乎想麻醉自己。

    “在我妈下葬的那天,我爸亲自用刀割了我背上的青色胎迹。当时,我被疼晕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一块带着青色胎迹的人皮在我的面前。”

    “受体发肤受之于父母,我本来不会说什么。可从那以后,我爸再也没叫过我一声儿子。总是打我、骂我!”

    “或许,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那样的话,我妈就不会死了。”

    “我很想证明自己,就一直在努力!可在他的眼中,就像一直看不到一样,让我从公司的一个基层员工干起,一直干到了今天的位置。可这两天你也看到了他对我的态度。”

    “长狮集团不是他唐凯歌一个人的,也有我妈一起创业的功劳。所以,我绝不允许它垮掉!”

    “今天和你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发泄一下埋藏在心中的牢骚,希望你不要见笑就好!”

    听完了唐剑的讲述后,赵旭沉默了半晌。说:“唐剑,我知道我们为什么可以成为朋友了?”

    “为什么?”

    “因为,我也深爱着我的母亲,有一个混蛋父亲。不过,我老爸比你老爸要强上许多。他暗中为我做了很多的事情!”

    “那我很羡慕你!”

    “羡慕有什么用,就算我们再努力又如何?如果能换回我妈的命,我愿意倾尽亿万家财!”

    赵旭站了起来,对唐剑说:“等我的消息吧!记住,不想认命,就逆天改命!”说完,迈着阔步,昂首离开了咖啡厅。

    赵旭离开后,静香见唐剑坐在位置上怔怔发呆。走过来,小声地唤道:“唐大少爷!”

    唐剑莫名其妙说了句:“或许,我和他会真得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谁,那个赵先生吗?”静香问道。

    唐剑“嗯!”了一声,起身对静香说:“静香,你准备一下,下个月我要和你结婚!”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静香好半天没缓过神儿来,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回过神儿来后,美眸里流露着喜色。

    “他要娶我了!他真得要娶我了!......”

    静香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甚至感觉会是一种奢望。

    她只想在咖啡馆里每天就那样静静瞧着唐剑,哪怕瞥上一眼也好。

    宋依霜的住处!

    赵旭回来后,把陈小刀唤到了身边,将唐剑给他名单交给了陈小刀。让陈小刀想办法去搞定这些股东。

    陈小刀见只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股东,对付这种角色对他来讲轻松自如。便拿着名单离开了,说三天之内肯定会搞定。

    “不,两天!”赵旭说。

    陈小刀点了点对,说:“好,我两天搞定!”说完,步履匆匆离开了。

    在陈小刀离开后,赵旭来到了娄美的房间。

    娄美刚刚被鲁玉琪这丫头骂完,心情非常糟糕。见赵旭来了,一副冰冷的神色,对赵旭说:“你们不用枉费心机了,我是不会招得!”

    赵旭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瞧着娄美说:“你现在招不招,其实也没什么大的分别了。我只是想来告诉你些事情!”

    “什么事?”娄美一双美眸落在赵旭的身上,问道。

    赵旭说:“你虽然是唐凯歌包养的女人。但其实,唐凯歌除了管你的日常花销之外,不会再额外给你钱,也不会让你继承他的一毛钱。”

    “你不用在这里挑拨离间了,你又不是唐凯歌,怎么会知道?”娄美寒着俏脸说。

    赵旭笑了笑,说:“因为,唐凯歌早就立下了遗嘱。百分之八十的产业都给了他的小儿子唐超,百分之二十的产业给了大儿子唐剑。至于你嘛,一毛钱也没有。就算你给他生了儿子,也不会有一毛钱的。”

    “你胡说!”

    娄美气得怒目圆睁,一张俏脸看起来有些狰狞。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这是唐凯歌遗嘱的影印版本,他的笔迹你应该认识吧?另外,专业律师印章,企业法人章,董事章,你自己看吧!”

    赵旭说完,将手中的资料向娄美扔了过去。

    三四米的距离,精准落在了娄美的身边。

    娄美翻开遗嘱仔细瞧了瞧,脸色变了几变,身体瘫坐在床上,口中喃喃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