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052章:残剑逞威
    一击之下,陈小刀和对方虽然各退了两步,但陈小刀只使出了七成力道,但对方却使出了九成力道。

    和陈小刀对奕的人,正是杨兴带来的哑巴。

    哑巴可是“天榜”排名十七的高手,并不逊色于陈小刀多少。不过,陈小刀戴了面巾,他不知道是陈小刀。

    这一掌哑巴可是使出了九成内力,对方似乎没出全力的样子,这让哑巴大惊失色。

    短暂的发愣过后,二人再次斗在了一起。

    只见两人拳来脚往,两团身影越打越快。

    其它人见状纷纷避开,这种高手的打斗,根本不是他们普通人能够掺与的。

    “跟我冲进去!”

    薛猛一马当先,带人从陈小刀和哑巴身边掠过。

    陈小刀被哑巴缠住,想要脱开身,至少要打上两百招开外。好在里边有残剑,倒是让他放心不少。

    几个争抢头功的人,刚冲进屋内,被一条长扁担飞出来。

    残剑为了不暴露身份,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携带武器。而是从屋子里拿了一条扁担当剑来使用。

    残剑纵出屋后,一眼就瞧见了薛猛。

    他早看这家伙不顺眼了。

    昨天在“迪龙夜总会”的时候,因为赵旭出手,残剑并没有机会收拾薛猛。如今有此良机,他当然不会放过薛猛。

    残剑在“地榜”上排名第八,而薛猛是排名两百名左右的高手,两人实力相差悬殊。

    只见残剑将手中的扁担抡得虎虎生风,一招横扫千军,扫向近边众人的下盘。

    耳边传来一阵“啊!啊!......”的惨叫声,瞬间七八个人被打得人仰马翻。

    薛猛向残剑扑来,残剑一记“仙人指路”,扁担向薛猛的咽喉部位戳去。

    薛猛闪身一避,堪堪避开残剑的攻击。

    就在残剑一扁担当头砸下来的时候,薛猛伸掌接住。

    残剑这才发现薛猛手上戴了一副特殊的手套,估计能防住刀刃之类的利器。

    薛猛刚刚攥住扁担的一头,残剑快速出脚踢向薛猛。

    薛猛只招架了十几脚,就抵挡不住残剑的攻势,一脚被踢飞出去。

    残剑手持扁担,立在门口处,大有一无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薛猛的那些手下屡屡冲上来,均被残剑手中的扁担拍飞。

    这时,残剑眼尖地看到薛猛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枪出来,不等他扣动扳击,残剑手中的扁担直接向薛猛掷了过去。

    扁担正中薛猛的手臂,将他手中的枪打落在地。

    薛猛还没缓过神儿来,残剑人已经冲了上来。一脚向薛猛踢去,薛猛闪身一避。

    原来残剑这招只是虚招,脚尖在地上的扁担轻轻一勾,扁担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残剑拳脚功夫一般,擅长使用剑术,这支扁担正可以当作长剑来使用。

    扁担在手后,施展出一记绝招,只见漫天的棍影将薛猛的身体完全罩在其中。

    一顿霹雳叭啦的爆晌,薛猛身上挨了无数下,最后一击拍中他的背部,他“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被砸趴在地上。

    残剑回头一瞧,见薛猛的手下已经冲进了屋子里。他快速抄着扁担冲了上去,或拍、或挑、或刺、或扫,将围在屋前的众人一一拍飞。

    这些普通的打手,根本招架不住持有扁担的残剑,被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哑巴在和陈小刀战到一百五十招开外的时候,哑巴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再战下去,不出三百招,他必改无疑。当下卖了个破绽,故意诱陈小刀击向自己。

    陈小也一掌向哑巴拍了过去,哑巴挥掌相迎,借着反震之力,身体几个纵跳,人迅速隐没在夜色之中。

    如果陈小刀施展飞刀绝技,哑巴绝对逃不掉。就算侥幸能逃脱,也会负伤而走。可一旦施展出飞刀,就会暴露他的身份。

    这次来这里主要目的,是为了将娄美的父母转移。所以,陈小刀就任由哑巴逃走了。

    残剑护着娄美的父母走了出来。上了车之后,陈小刀亲自驾车驶向滨城。

    中途的时候,再次换了车,在晚上九点钟左右,赶到了滨城。

    在回滨城的路上,陈小刀给赵旭打了电话,说唐凯歌的人果真搜到“黑沟”这个地方去了。要是晚了一步,后果不堪设想。还好先他们一步到了黑沟。

    赵旭让陈小刀注意安全,说“大都楼”的老黑,在一处叫做“支农大街”和田宇路交汇处等他,是一辆黑色马自达轿车。

    挂断电话后,陈小刀开车驶进滨城后,直接向支农大街与田宇路交汇驶去。

    见到老黑后,陈小刀将娄美的父母交给了老黑。

    陈小刀对娄美父母安慰了一番,说这两天就会安排见他的女儿娄美。娄鹏举夫妇这才肯跟着老黑上车离开了。

    回到宋依霜的住处后,赵旭见陈小刀和残剑风尘仆仆归来。早已经准备好了酒菜迎接他们。

    三人一边聊天,一边喝着小酒。

    在喝酒的过程中,陈小刀对赵旭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赵旭听了之后,对陈小刀问道:“小刀,你对上的那个武神榜高手,确定不是杨兴吗?”

    “绝对不是!”陈小刀摇了摇头,陷入回忆想了想,说:“这个人我好像有点印象,应该是在九爷葬礼上交过手的那个人。”

    赵旭点了点头,说:“那应该和杨兴是一丘之貉,应该是东厂的人!唐凯歌身边没有这么厉害的高手。”

    “嗯!应该是东厂的人。”陈小刀喝了一口酒,说:“少爷,东厂的势力不容小觑啊!你现在不动杨兴,看来是对的。”

    “我也听说厂狗之中属东厂、西厂的实力最强大,猎户门次之,最弱得是天王集团。所以,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能和东厂、西厂直接叫板。不过嘛,最弱的天王集团,倒是有机会能斗上一斗。”

    “你要动天王集团?”陈小刀目露惊色。

    赵旭笑了笑,说:“现在想斗也没那个精力,解决完滨城的事情,又好对付赵家的啸天集团了。解决了啸天集团这个大麻烦,或许可以斗斗天王集团这个最弱的力量了。”

    陈小刀苦笑着说:“天王集团虽说是厂狗之间最弱的力量,但恐怕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当然了,他们传承了数百年,想必有些底蕴!不过,以我们今天的实力,倒是可以斗上一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