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042章:原来是只小狐狸
    场中发生了骚乱后,吓得舞池中跳舞的人,纷纷退避三舍,生怕会秧及池鱼。

    “迪龙夜总会”的刘保,早已经得到过秦川的叮嘱,不要插手此事。只让他负责赵旭的安全。

    只要赵旭不出事,不管店里发生了任何事,都不要插手。

    见残剑突然出现,鲁玉琪顿时来了精神,指着地上的男子对残剑说:“残剑哥!这人要我和小雪去给别人陪酒。”

    残剑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向对方走了过去。

    男子目露惊恐的神色,还没等从地上爬起来,就被残剑一脚再次踢倒在地。

    残剑一脸冷漠的表情,在男子身上连踹了数脚。要不是他收住内力,这几脚就能让男子归西。

    几脚下去,把男子踢得奄奄一息。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骚动。

    顾惜雪对残剑喊道:“残剑哥,小心后面!”

    只见残剑连身体都没转,一个闪身,就避开了一名男子的棒棍袭击。

    转过身来,见五六个手持凶器保镖模样的人向他围了过来。

    残剑又怎么将这些普通的保镖放在眼里,只见他身体一纵,欺身向一名男子的近前。一拳抵在对方的下颌下,直接将对方打得身体冲天而起。不等从空中落下来,残剑飞起一脚将对方踢出老远。

    其它几人手持凶器纷纷向残剑刺来。残剑身体高高跃起,一记空中鞭腿,将两人踢倒在地。

    身体甫一落下,双拳迅速击出,磕掉对方手中的武器。单手一抓抓住近边一人,抓着对方的头向下一按,提膝撞在了男子的面部上。

    男子连哼都没哼一声,身体萎靡倒在了地上。

    另一人转身要逃,残剑见地上掉落着一只双截棍,脚尖一勾一提,飞起一脚。

    双截棍高速旋转着击在了逃跑男子的腿上。

    男子“啊!”的一声惨叫,一个前扑跌倒在地。

    残剑走过去,在男子身上补了一脚,怕是至少要住上七天以上的院了。

    唐超见自己派出去的手下,被打得落花流水。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猛哥!我在迪龙夜总会出事了。你快带人来帮忙!”

    电话里的人听了之后,立马答应说:“小少爷,我马上就到!”

    打完电话后,唐超心情不爽,把身边的女人都轰走了。

    他带着身边仅有的两个保镖说:“跟我走!”

    两名保镖护着唐超下了楼。

    残剑收拾完唐超的手下后,转身来到了鲁玉琪和顾惜雪的身边,关心地询问道:“小琪、小雪,你们没事吧?”

    鲁玉琪和顾惜雪摇了摇头。

    鲁玉琪说:“残剑哥,其实我也能收拾得了这帮人。不过怕脏了自己的手。谢谢你了!”

    “不谢!”残剑说。“走吧!这里龙鱼混杂,还是不要这里跳舞了。”

    出事了之后,鲁玉琪和顾惜雪也没心情跳舞,跟着残剑正准备回到包房。

    “站住!”唐超出声对三人唤住。

    鲁玉琪见唐超人长得非常帅气,但一双色眯眯的眼睛,肆无忌惮盯着自己和顾惜雪。

    唐超就是个见了美女,就脚迈不动道儿的人。

    唐超眼前一亮,就觉得鲁玉琪和顾惜雪两人会是美女。亲眼目睹之后,更是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特别是顾惜雪,身材娇小玲珑,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又有小家碧玉的味道儿,简直是女人之中的极品。

    鲁玉琪见唐超一副下流胚子的模样儿,瞪着唐超怒道:“你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唐超身边的两个保镖刚要抢出来收拾鲁玉琪,被唐超给喝止了。

    “对美女要有礼貌!”

    自己那么多手下都打不过残剑一个人,这两人再上去,也是送人头的货。

    唐超听鲁玉琪不是本地口音,出声问道:“你们是外地人吧?”

    要是滨城本地人,不可能不认识他唐超。

    “怎么,你歧视外地人?”鲁玉琪瞪着唐超怒道。

    赵旭知道鲁玉琪这丫头的性格,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别说是唐超,就算是他老爹唐凯歌亲自到场,也会被鲁玉琪喷得体无完肤。

    这丫头就是加剧冲突的化学剂。赵旭自然希望冲突越加剧越好。

    唐超冷笑了一下,说:“看来,我有必要介绍一下我本人了!我是长狮集团的二公子,我叫唐超!”

    唐超不介绍还好,一听是唐凯歌的儿子。鲁玉琪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天天为了娄美指认唐凯歌,她还不至于天天被关在家里,天天看着娄美那个女人。

    “哦!你是唐凯歌那只老狐狸的儿子啊?原来是只小狐狸,我说说话这么臭呢。都说狐狸放屁臭,没想到嘴巴更臭!”

    唐超听了一阵目瞪口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公然在他面前称他老爸唐凯歌为“老狐狸”。而自己还被眼前的女人骂成了“小狐狸”。

    以唐超的身份,纵横滨城各大夜店场所,也没有人敢招惹他。别人都得把他贡着、敬着,出入叫一声“少爷!”,现在却变成了“小狐狸!”

    “臭丫头,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是滨城商会会长?”

    “知道啊!可惜已经不是了。现在的会长,不是依虎集团的宋依霜吗?你在唬谁呢?”

    唐超听了一脸尴尬的神色,没想到一个外地来得小丫头,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

    “你们给我等着,今天谁也别想跑!我唐超要是不把你弄到床上征服你,我都不姓唐?”

    “征服我?”鲁玉琪自然明白唐超话中的含义,手叉着腰,气得柳眉倒立,指着唐超骂道:“你自己也不撒泡悄照照,就你那身体虚得一副瘦瘦弱弱的模样儿,还想征服别人?要是在省城,我天天打得你满地找牙。”

    唐超被鲁玉琪气得暴走。

    说又说不过鲁玉琪,骂也骂不过这丫头!

    他何曾受过这等侮辱,怒道:“小爷原本想和你一夕风流。看来,你这种贱女人,就得卖到黑人多的地方,送给那些黑鬼侍候着。贱婢,今天我唐超就让你知道我的手段。”